沈阳张士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图示(图)

【明慧网2004年8月25日】下面是沈阳张士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使用的几种酷刑:

酷刑一:码座


此种迫害手段发生在沈阳张士教养院的“新收大队”(沈阳市司法局的“劳教人员新收大队”设立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在“坦白检举”时采用此手段。“码座”时最前面的人腿并拢双脚抵墙,后面的人两腿分开坐在地上(暗红色木板地,晚上就睡在上面),后面的人的前胸紧贴前面人的后背,依次坐紧。警察为加强体罚力度,用穿皮鞋的脚猛踹最后一个人的后背,踹得人与人就象压缩粘在一起一样,后面人的眼睛贴着前面人的后脑勺。每“码”一次持续6-8小时左右,从晚上六点吃完饭开始,一直“码”到半夜十二点,有时“码”到第二天凌晨两点。

“码座”期间逼迫“检举他人”,说了才让睡觉。普通劳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码”在一起。一些“普教”受不了这种苦,就瞎编胡说应付“坦检”。2001年5月“坦检”时,一名“普教”受不了苦,就瞎编说他认识一个炼法轮功的如何如何。法轮功学员李长斌(沈阳市和平区)澄清事实真象,却被“新收大队”许队长(男,四十多岁)叫到办公室电击。

此种刑罚看似安静,实则很痛苦,因长时间挤压不动,浑身又热又难受,加上夜里很困,产生烦躁、闹心,精神受不了。

酷刑二:燕飞码堆

此种迫害手段发生在沈阳张士教养院的“新收大队”,在“坦白检举”时采用此手段。普通劳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码”在一起。“燕飞码堆”时最前面的人低头顶墙,两腿分开脚跟抬起,双臂向后上扬,后面的人脑袋钻到前面人的胯下,同时做“燕飞”动作。期间警察逼迫“检举他人”,动作稍有不合乎警察的要求就遭到皮鞋刨后腰和电棍电击。

此种刑罚力量集中在脚尖,全身往前冲,最前面顶墙的人头部受力最大,头顶疼得受不了。一般持续半小时左右承受到极限时才让放下。

酷刑三:立板(又名“睡刀鱼”)

此种迫害手段发生在沈阳张士教养院的“新收大队”和沈阳市看守所等羁押场所。普通劳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立”在一起。

张士教养院的“新收大队”因人多地方小,晚上睡觉时每个人侧身躺下,互相贴紧,由牢头在前后用力一踹互相贴紧,立着身子睡觉。如果有人起来上厕所,回来时就進不去,没位置了。睡觉时集体盖一块破苫布(粗帆布材质),上面被老鼠嗑的一个个窟窿。

酷刑四:撅着

此种迫害发生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和龙山教养院等地,是教养院常见的迫害手段。动作是弯腰低头向下倒控,两腿分开,双臂向后上扬。

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很多法轮功学员受过此种体罚。1999年11月,在沈阳龙山教养院(那时叫龙山强制学习班),沈阳市铁西区大法弟子钟恒杰(已被迫害致死)被罚撅,一撅就是一上午。队长叫“普教”看着,不撅就拿床板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