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安丘市大法弟子周淑芬一家人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明慧网2004年10月3日】我叫周淑芬,今年63岁,丈夫:宿孝由,今年64岁。籍贯:山东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兴山村。

我们是97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高血压、白内障、两脚骨质增生,一走路两脚象扎针刺似的痛疼难忍,修炼法轮功以后一切症状都消失了,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生活。特别是我丈夫,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的腿痛的晚上睡不着觉,用他自己的话说:真是生不如死。什么样的药都用过,都不见效,修炼法轮功以后,都神奇般的好了。

我的三个女儿(现都已出嫁。大女儿:宿宝兰,34岁,安丘市石堆镇石人坡。二女儿:宿宝云,32岁,安丘市赵戈镇王家景阳村。三女儿:宿宝丽,27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李家古城村),她们见我们老俩口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受益这么大,也都相继修炼了法轮功,都自觉的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正当我们全家人深浸在炼功后带给我们的幸福喜悦之中时,99年7.20,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忌,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疯狂镇压,也就是这天,由于受谎言的蒙蔽,我们村原村村书记宿兆昇和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原所长恶警韩福本非法闯入我家,把我丈夫非法绑架到了王家庄子镇派出所。7月22日又非法绑架了我,非法绑架到了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我和我丈夫,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8天才回家。

99年8月29日,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韩福本带着一帮恶人、恶警非法到我三女儿宿宝丽家行恶,见宿宝丽不在家,误认为宿宝丽去了北京(当时宿宝丽因家务外出)。恶警韩福等领着一伙歹徒就非法闯入了我家,逼迫、要挟我丈夫说出宿宝丽的去向。我的大女儿宿宝兰听说了,就在亲戚家找到了宿宝丽,并向恶警韩福本说:我妹妹在某地方。恶警韩福本找到了宿宝丽的去向还不罢休,又把我丈夫和宿宝丽非法绑架到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非法关押了10天,在关押期间我丈夫和宿宝丽不仅受尽了邪恶之徒的残酷迫害,而且宿宝丽家中还有一个吃奶的孩子。以后又被非法关押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多次。

我们见没有说理的地方,99年10月11日,也就是我丈夫和宿宝丽被镇政府非法关押回家的第三天,我们老俩口和三个女儿、小外甥(二女儿还带着她5岁的孩子),祖孙3代6口人毅然决定去北京证实法。到了天安门广场,发现恶警、便衣到处在抓人、打人,我们被恶警冲散了,找不着三个女儿了。我们老俩口没地方去,就到了北京通县的一个农村,在哪儿见到了很多外地的大法弟子進京证实法,第9天,我和丈夫在那儿就被恶警非法绑架了,绑架之后把我和丈夫拉回安丘市,回安丘后我和丈夫被恶警非法拘留15天。在拘留期间得知,三个女儿和小外甥到天安门后,第三天就被非法绑架了。三个女儿(小外甥被家人接回)都被安丘市恶警非法拘留了15天。15天后我和丈夫、三个女儿又被安丘市恶警,从拘留所出来又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们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30天。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逼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片,逼迫我们放弃“真、善、忍”,不许我们炼功,一炼功恶警就用电棍、电皮棍打、酷刑、折磨、罚站、奴役劳动……我们在安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安丘市公安局恶警,趁机向我在济南上学的儿子(常人)敲诈勒索了2400元钱。我们回到村还没進家,又被村里的邪恶之徒宿兆昇非法关押了5天。我们这次進京证实法,被邪恶之徒非法关押,从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从拘留所出来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从看守所出来又被非法关押在王家庄子镇兴山村,连续被非法关押了50天。

回到家,到家门口一看,门上贴了封条,门锁也给换了。据目击者说:我们進京的第二天,王家庄子镇兴山村邪恶之徒宿兆昇,就领着六、七个匪徒,把我家的门锁给撬开,非法闯入我家宅院,非法抄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粉碎机、小推车、摩托车、现金几百元(包括一角的纸币一角的硬币)、定期存单2100多元(其中有定期5年的,现在快到期了),抄走了我家的全部财产。

之后,王家庄子镇兴山村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宿兆昇、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韩福本对我家進行多次非法抄家、勒索钱财、对我们進行非法骚扰、恐吓、威逼、绑架、关押、迫害……

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韩福本把我家的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带、录像带、炼功带、放象机、3个录音机全部非法抄走。

王家庄子镇兴山村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宿兆昇,在99年年底非法断了我家的电,在我儿子从山东大学上学回家过年时,看到家里被邪恶迫害的这种惨境,连电都不给供给,就去找邪恶之徒宿兆昇要求给送电,邪恶之徒宿兆昇趁机又向我儿敲诈勒索了1000元钱,才给送电。后来,又因为我们于2000年6月再次進京证实法,电又被邪恶之徒宿兆昇给非法断了。至今还未给送电。

2000年3月,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韩福本、李景波(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现任安丘市石堆镇派出所副所长,在石堆镇对大法学员犯下了重罪)非法闯入我家,把我们老俩口非法绑架,绑架到了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里,还非法关押着大法弟子杨春范、黄文真。我们4人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25天。

2000年6月,我丈夫和我三女儿宿宝丽,又一次進京证实法,到达天津查车时,被恶警非法绑架,又一次被非法绑架到安丘市看守所。我丈夫和宿宝丽在安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5天冲出看守所。回到王家庄子镇,我丈夫和宿宝丽又被恶警韩福本非法关押了28天。(注:当时凡是开往北京的客车,为了防止大法学员進京证实法,在各个交通路口都有恶警盘查,让乘客一律骂师父、骂大法,凡是不骂者立即被非法绑架,绑架关押后進行迫害,直至单位领导来认领,确认并非是大法学员后才放人)

2000年8月,我和丈夫正在地里收玉米桔,刚到家,准备吃午饭,王家庄子镇兴山村邪恶之徒宿兆昇,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李景波、小张非法闯入我家,叫我们到派出所去,我们不去,恶警就给王家庄子镇打电话,几分钟王家庄子镇分管迫害大法的恶徒周文和带着几名匪徒、打手非法闯入我家,恶徒周文和当着众人的面,烧了3本《转法轮》,烧完之后,上来一伙恶警、匪徒把我和我丈夫非法铐上背铐,强行抬上警车,绑架到了王家庄子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之后,又把宿宝丽非法绑架,绑架到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我和丈夫、宿宝丽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30天后。30天后又把我丈夫从王家庄子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到安丘市610洗脑班,在安丘市610洗脑班被非法洗脑、酷刑一个月,邪恶没有达到目地,又把我丈夫从洗脑班非法绑架到昌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我和宿宝丽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61天,在绝食后生命垂危时,才冲出了魔窟。

2000年10月,我丈夫被非法劳教3年,在劳教期间被劳教所的恶警、恶徒迫害的几乎失去生命。2000年10月,我丈夫刚被非法关進劳教所时,恶徒就问我丈夫:还炼不炼?我丈夫说:炼!恶徒们(其它劳教犯,其它劳教犯对大法学员的迫害都是在恶警的授意下而行的)就上来7、8个,把我丈夫摁倒在地上,胸朝地背朝上,有2个恶徒摁住脚、有2个恶徒摁住手、有1个恶徒摁住头,其它几个恶徒,就轮换着用农用手扶车上的三角带和皮腰带(腰带一头带有一个摁的丁柱)的丁柱,抽打我丈夫,先抽打我丈夫的大腿下方,即从膝盖关节以上开始用力抽打,每抽打几次就问问我丈夫:还炼不炼?我丈夫只要说炼,恶徒就抽打的更加残忍、严重。邪恶之徒为了达到让大法弟子放弃“真、善、忍”的目地,邪恶之徒在迫害大法弟子用的酷刑中,只要能把大法弟子迫害的能说不炼了就行,不管什么酷刑都可以,所以,为了逼迫让我丈夫早日放弃“真、善、忍”,邪恶在抽打我丈夫的大腿下方时,都是先重复抽打上次打的地方,一直把先抽打的这个地方,打的血肉模糊、糜烂、看到大法弟子被抽打的麻木、失去知觉时,再换一个地方抽打,打完之后再一点点的往上抽打,循环往复。就这样,我丈夫被抽打的,从膝盖关节以上开始一点点的往上排,一直排到大腿、腚、腰、肩膀、最后抽打到脖子……邪恶之徒在抽打我丈夫时,皮腰带打断了一条,三角带上全是血和肉……整个背部一片烂肉。3年后,我丈夫从劳教所回家后,背上被恶徒用三角带和皮腰带的丁柱抽打的痕迹都历历在目。一条条紫黑的痕迹记载着大法弟子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的见证!

2000年秋天,我丈夫被非法劳教后,王家庄子镇兴山村邪恶之徒宿兆昇把我和丈夫的口粮田全部非法没收,又把我公婆的口粮田也全部非法没收了,而我公婆是常人,他们不炼功,但他们在村里是受人尊敬的老人,都80多岁的人了,而且老人家就只有我丈夫这么一个儿子,老人家和我们早就单独生活。邪恶之徒宿兆昇这么做的目地是想通过断绝我公婆的生活来源,没有口粮农田,唯一的儿子的口粮农田也没有了,看你如何生活?

2001年正准备过年,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李景波、蒋积学、小杜、小于等匪徒,非法闯入我家,把我非法绑架到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到了晚上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闯出了派出所,来到了石堆镇石人坡我大女儿宿宝兰家,不料恶警李景波等几名恶徒找到了我大女儿家,要非法绑架我回去,我说:不回去。恶警李景波恶言说:你不回去我们就把你女儿的房子给砸了。我想这帮恶警、匪徒是做得出来的,我怕连累了女儿。就说:回去也不做你的车。是大女婿用摩托车带着我,把我送回了家,恶警李景波的警车的后边紧跟着。回家后,发现王家庄子镇政府、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兴山村,十几名恶警、匪徒在我家非法住着、企图监视着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许我离开自己的宅院,农活也不让干。我被迫无奈,第三天,在师父在加持下,我正念从邪恶之徒的眼皮底下走了出来,从此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我一个60多岁的人,因为信仰“真、善、忍”而丈夫被非法劳教,大女儿被迫害致死,二女儿被非法劳教,小女儿被多次非法绑架、关押,被恶警敲诈勒索3万多元,最后被迫流离失所,我有家不能归,被迫在外流离失所2年多。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全国人民所宣扬的所谓的“团结、教育、挽救”的谎言。

2003年秋天,我丈夫从劳教所回家后,得知他被劳教期间,自己的农田和父母的农田全部被王家庄子镇兴山村村书记恶徒宿兆昇给非法没收了,至今未给,就找到王家庄子镇兴山村新任村书记宿献暖讲真象,宿献暖在明白真象后,随即给我们退还了3口人的地,还欠1口人的地,至2004年9月写迫害事实时,这1口人的地还没有退还。同时宿献暖还把恶徒宿兆昇99年时非法到我家抄走的摩托车也退还给了我丈夫。恶徒宿兆昇非法抄走的我家的定期存单至今还没有退还。

下面,简述我的三个女儿所遭迫害的情况:

大女儿:宿宝兰,34岁,安丘市石堆镇石人坡。由于她坚修大法,曾進京证实过法,为向世人讲清真象,揭露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谎言。2000年7月某天晚上,宿宝兰和她小妹妹宿宝云还有其他几名大法弟子,一起到周边市高密市某镇发“纸包不住火”、“善良的人们请来了解法轮功”真象材料时,被当地恶警非法绑架,绑架后铐在了当地的派出所里。当天晚上两人正念走出了派出所。一个是在上露天厕所方便时,在厕所里带着手铐趁看管者不注意翻墙而走脱。另一个被看管的更加严,就把另一名大法弟子铐在了派出所的某固定物上,看管的恶警认为,手铐铐的这么牢固,不会再走脱吧?就放松了警惕,半夜时恶警有点迷糊,睡着了,这时手铐突然开了,这名大法弟子趁机走出了派出所。这名大法弟子走出了派出所后,就往安丘方向走,走到明天时,俩姐妹又走到了一起(注:高密市这个地方她们俩姐妹曾未去过,那儿的地形一点也不熟,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师父在看护着)她们深知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看护着她们,是师尊在领着他们往回家的路上走。姐妹俩当天回到了安丘,回到安丘后,同修被宿宝兰姐妹的故事感动的泪水涟涟,之后,凡是听说宿宝兰姐妹故事的同修,都被师尊的洪大慈悲融化的泪流满面,深深感受到师尊时时刻刻都在慈悲的看护着我们、领我们回家!

宿宝兰,曾先后被石堆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多次,在非法绑架关押期间,邪恶没有达到目地,就把宿宝兰从石堆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到安丘市邪恶的610洗脑班,在洗脑班非法迫害了30天,邪恶还没达到目地,又把宿宝兰从安丘市610洗脑班非法绑架到安丘市看守所,宿宝兰在看守所与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几天后,正念闯出安丘市看守所。

由于安丘市恶警、邪恶之徒,经常非法到我大女儿家進行骚扰、恐吓、敲诈、勒索、逼迫她放弃“真、善、忍”。在万般无奈下,宿宝兰于2001年2月离家出走,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在流离失所期间,于2001年8月,在回家看望父母、丈夫、孩子时,被安丘市公安局恶警和安丘市邪恶的610之徒非法绑架,再次被非法绑架到安丘市邪恶的610洗脑班,对宿宝兰進行洗脑迫害。面对邪恶一次次的疯狂迫害,宿宝兰更加坚定、成熟,坚修大法、证实大法的心令邪恶胆寒。由于宿宝兰坚决不配合邪恶,邪恶加重了对宿宝兰的迫害……一个月后,宿宝兰的尸体,在安丘市安丘镇三合村(安丘市城里)发现了。

(注:宿宝兰,被迫害致死的详情请见明慧网2002年10月20日山东潍坊安丘市大法弟子宿宝兰被迫害致死

宿宝兰被邪恶之徒迫害致死的冤案,至今还没有得到昭雪。到底是谁害死宿宝兰?是谁残害夺取了无故善良人的生命?是谁使我失去了可爱的女儿,是谁使孩子失去了妈妈,是谁使孩子失去了母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相信邪不压正,历史已经多次见证:善有善报,恶受恶报,乃天理!邪恶之徒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二女儿:宿宝云,32岁,安丘市赵戈镇王家景阳村。由于坚修大法,曾先后被安丘市赵戈镇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多次,被非法关押在赵戈镇派出所,每次被非法关押都是好几个月。宿宝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曾被邪恶用酷刑、洗脑、威逼、恐吓等進行迫害。宿宝云于2000年10月,被邪恶之徒非法绑架到济南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3年。被非法劳教期间家里还有一个5岁的孩子无人照顾。

三女儿:宿宝丽,27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李家古城村。99年7.20之后,我小女宿宝丽被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恶警韩福本、李景波等匪徒,非法绑架数次,非法关押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由于家里的亲人(常人),受江氏政治流氓集体谎言的蒙蔽和邪恶之徒的暴行影响。在恶警面前,被恐吓的有时不敢不配合恶警、恶徒的要求,所以多次配合恶警、恶徒对宿宝丽進行干扰,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宿宝丽在此情景下,被迫流离失所。在流离失所期间,宿宝丽于2002年10月28日,在安丘市城里某大法学员租赁的房子里,被安丘市反××大队恶警李升华、贾在军等6、7名恶警非法绑架,被非法绑架到安丘市看守所。宿宝丽在安丘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60多天,恶警又向宿宝丽的家人勒索钱财,开口就要3多万元钱。宿宝丽的丈夫(常人),为了凑足这3万多元钱,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借了,还不够,又把家里仅有的小麦卖掉,这3万多元钱,全部被恶警勒索去。既是这样,宿宝丽到2003年春天,又被非法绑架关押了2次。

附:恶警、恶人录
安丘市 邮编:262100
安丘市 反××大队办公室电话:0536-4251510
安丘市 邪恶的610办公室电话:0536—4396609
宋云清 分管迫害法轮功,男 50多岁,宅电:0536-4266618
张進校:(大队长 经常迫害大法弟子)宅电:0536--4228721办公电话:0536--4368610
张元亭(看守所管教 经常给大法学员强行灌食)宅电:0536-4261032
马喜彦 宅电:0536-4261779
葛江 老家安丘市贾戈镇 (反××大队长,)反××大队办公室电话:0536-4251510
李升华:安丘市公安局老家宋管疃镇 大石榴村(经常抓大法弟子)
宅电:0536-4264901 邮编:262100
贾在军 (经常恐吓大法弟子)宅电:0536-4266239
宿兆昇:山东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兴山村原村书记 邮编:262105
韩福本:王家庄子镇派出所所长
李景波: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副所长
周文和:王家庄子镇政法书记
安丘市王家庄子镇派出所电话:0536—4750110 邮编:262105
安丘市石堆镇派出所电话:0536—4700024 邮编:262103
安丘市赵戈镇派出所电话:0536—4710011 邮编:262115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