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诚丹心归法航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九九年六月份,邪恶迫害还未全面展开,也就是正在阴谋构陷之际,全国大面积法轮功学员先行在各地政府部门反映法轮功情况,以求给法轮功公正位置。我与其他八位同修通过学法交流,决定要到省里上访。我们第一次上访,并没有太大压力。我们一早就搭上出租在附近一火车站口等车,因为是第一次出来,经验不足,很快被邪恶之徒安插在此的岗哨发现,被恶警带回当地。只有我与另一位同修识破不法之徒的企图,我们绕过不法之徒的耳目,安全脱离。我们经过理性认识,决定先回当地。接着当地镇委打到学员家中电话,无理勒索家属每人一千元所谓保证金,当时同修及家属正念都很强,没有配合他们,邪恶无计可施,没有超过24小时,将同修们放回家,在当地首次开创了良好的正法修炼环境。

九九年七月十四日,因为邻近一地区政府部门写出一篇诬陷法轮功文章,邻近一地区学员上访要求停止造谣,在当地非但没有解决,而且愈演愈烈。于是,当地法轮功学员依照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权利,依法向市委、市政府反映情况,一时间我们周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云集市府大楼附近。我们都非常安静祥和的站在市委大道两旁,我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不好的行为,没有怕心,堂堂正正,正念都很强,真正展现了大法弟子的威严风貌。而警察却如临大敌,严密部署,警车来回走动,监控器来回扫描,妄图找到更大的迫害借口,正与邪的交量在此展开。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走过,大法学员的心也在分分秒秒中升华,正念越来越强,真正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正法之场。

邪恶在无形中快速的解体。当时,天空特别的蓝,阳光充足中透射出祥和,大多数同修真真切切的看到法轮的显现,无数的法轮形成了大法轮,象一把保护伞,呵护着在场的所有法轮功学员,使在场的所有同修都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更加坚定了同修的赤诚信念。“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一正压百邪,终于傍晚时分,市里给予了法轮功学员合理的答复,问题得到了较好的解决。

二○○○年四月中旬,我与母亲(同修)与另一位同修通过交流,决定步行到北京上访,以大法弟子至诚至善的纯正心态向国家反映法轮功情况。我们仨人心胸坦荡,正念很足,开始踏上征程。晚上出发,一刻不停的走了五十多里,接着魔难接踵而来,母亲脚后跟磨出一个大血泡,如万箭穿心,疼痛难忍,我们稍作休息,调整心态。开始她返出一些常人心来,我与同修反复与她交流,真正站在正法的角度,去除一切人的观念,排除一切干扰,终于启悟了她的正信正念,坚定了信心,重新站了起来,义无反顾,继续踏上征程。我与同修感触颇深,感到大法造就出的生命之伟大。“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师徒恩》)。我们三个又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整体。我们边走边背诵师父的法。“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大觉》)。日夜兼程,身无旁物,心无杂念,不管刮风下雨都无法阻挡我们证实法的脚步。白天有时走累了,我就坐下来学学《转法轮》,炼炼功,然后继续前行;晚上有时路有点迷了,我们就停下来在路边稍作休息。有一次晚上下起了大雨而我们什么雨具也没带,走的地方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们就在路边的柴禾垛边休息,枕着麦秆,盖着玉米秆,不一会儿全身就被浇透了,我们心很坦然,等雨停了,太阳出来了,淋湿的衣服很快干了,我们继续前行。大约走了一半的行程,我们两个脚部也陆续磨出了血泡,这样我们仨个都忍着疼痛,一步一步的往前迈進,我们凭着对大法的无比正信,脚踏实地修去无数人心与执著。“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无阻》)。我们越走越有信心,越走越充满自豪,终于经过重重磨难,来到了京城根儿。恰在此时,在邪恶最集中的要塞,被安插在此的恶警发现,将我们强行关押進拘留所。

在邪恶的环境中,我们仍然坚持大法的原则,慈悲祥和的向里边的犯人讲清真象。犯人刚开始还猖狂,一会儿,经过我的讲说,他们个个都竖起大拇指,没有丝毫的蔑视,佩服有加,尊敬三分。我在里面仍然坚持每天学法炼功,有的犯人还主动要跟我学法,看我背诵的师父的讲法,有时管教对我不好时,明白真象的犯人还主动起来抑制,开创了这里的环境。另外两位同修也同样开创出了良好环境。半月之后,当地政府恶人来拉我们,给我们强行戴上手铐,刚走不远,在一臭水沟边停了下来,接着就拷问我们。我们拒不回答,绝不配合,接着不法之徒就拿着警棍,没头没脸就打我和母亲,我们坚定正念,决不屈服。不一会儿,邪恶之徒就累的不打了。另一位同修被铐在树上,边打边威胁:你再炼就扔進臭水里,同修泰然自若,不为所动,非常镇定,不一会儿,同修嘴就被打出了血,邪恶之徒才收住手脚,赶紧把我们押上车,继续前行。这时,天忽然下起了大雨,我们体悟到了邪恶的残暴令天地为之震怒,我们对法的无比正信感天地动。“连天雪雨神佛泪”(《梅》),雨一直伴随了一路,到达当地时才停了,

九九年十月份,邪恶之徒猖狂施恶,我所在地区大法学员通过学法交流,逐渐开始坚定起来,陆续走出家门,進京上访,我也心动真念,定达北京,证实大法。由于这一神念的促成,促动我独自一人踏上火车,赶往北京。先是在天津转车,那时正是晚上1点多钟,我想顺便找一个落脚的地方休息一会就可以。于是我就下了车,步行在街道上,由于人生地不熟,又从来没出过远门,刚走了一会就调向了,不知不觉拐進了一个胡同,这时从里边冒出一个警察,气势汹汹,恶狠狠叫住我,开始向我盘问,非要逼我拿出身份证。我心生正念,我是来证实法的,决不能听它的,决不能受它的干扰,我稳定心神,巧妙智能的化解开它的纠缠干扰,抑制了邪恶的妄图。这时,一辆出租车恰巧赶到,好象是精心安排好的,它就叫这辆出租车拉我到一象便宜安静的小旅馆住下。回到住处,回想刚才那一刻,真是有点后怕,如果心不在法上,动了不好的念头,定然被邪恶所制;反之,坚信大法,结果是柳暗花明,另有天地。

二○○一年一月份,我所在地大部分学员陆续走向北京,以势不可挡的洪势冲向邪恶老巢。穷途末路的邪恶之徒,紧密部署,在各个路段都安插岗哨,严密封锁,妄图阻止大法弟子進京。我与一同修坐上客车,先在滨州倒车,由于当天到达较晚,对发车的时间不详,只好在站口处等,而此时已接近晚上,邪恶之徒布置的盘查还在進行,我俩商量在路边截车,坐上车后,行至站口一段,一群恶警罢住客车,如狼似虎挨个盘查,只有我们两个没带身份证。我们心生正念:我们是证实法的,决不能让邪恶得逞,一定要闯过这一关。这时邪恶把我们叫至车下,紧紧追问不停,我们俩凭借对大法的正信正念顺利闯了过来。车继续前行,到达北京站后,已是清晨放亮时分,所有乘客还不能下车,要先行盘查。过了一会儿,不法之徒要盘查,所有乘客要出站口,恶警早在那里等候,我们两个从容不迫,安全出关,直达天安门。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与母亲被迫流离失所。我们与当地大法弟子充分利用一切机会,大量向当地民众讲清真象,揭露当地邪恶,有力的震慑了当地邪恶,在不到两年的时间,本地邪恶逐渐解体,调的调,降的降。真象条幅、真象标语、真象传单、光盘遍地都是。

一次我带上喷漆,坚定正念,晚上半夜时分,我独自一人進入镇委大院,在每座楼墙最显眼的地方,我全部喷上“真善忍”红色大标语,将真象传单分别发放到各个邪恶之徒所在办公地。天亮时分,邪恶之徒异常害怕,慌作一团,引起很大震动。

为了更好地讲真象,我选择了蹬三轮车拉人,既解决生活问题又讲清真象。一次傍晚时分,刚送完客人,我觉得天有点早,我正好还有一点真象没发完,我想找一个宿舍楼去发。我停下车来,走進一个宿舍区,我开始挨门挨户的发,结果被一个开出租车司机发现,此人也是这座楼上的。他就大吆大喝的追了上来,我急中生智,打开楼道窗口,二话没说,只有强大一念,决不能被邪恶抓住。我迅速从三楼窗口跳下来,当时就觉得胳膊也疼,脚后跟也疼,但我马上坚定信念,继续前行,一点点的绕到另一楼群我就坐在楼道口,持续发出强大正念,念动正法口诀,请求师父加持,一定要过这一关。我从心底深处发出向师父求救的呼声,当时真正感到了师父能化解这一魔难。他们找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最后就离开了。他们刚走,我就赶快离开。我忍着巨痛,但信念一坚定,神态自若,绕过众人耳目,环顾周围地形,正好楼东边挨着大道,我一步步的挨到院墙边,看墙非常高,而手和脚都不能用力。但我继续坚定强大正念:一定要逾越它。终于过去了。这时,接着就听见警车陆陆续续赶到,警笛响个不停。我在路边稍作休息,搭上一辆三轮出租回到住处。
 
一次,我骑三轮车拉客。我带上法轮大法条幅,沿一条不怎么华丽的大道挂条幅,道边树较多,隔不远我就挂上一条,那时又刚黑,越挂越觉得好,心生欢喜,结果从后面跟上来一辆警车。我就急速蹬车,一看追了上来,心有点慌,我赶忙跳下车,想跑進一家厂院,结果是条死胡同。两个恶警也跳下车来,追了上来,将我拖到路边,我坚决抵制,它们非常害怕,一恶警急忙打电话报告附近派出所,一会儿一伙恶警赶到,把我强行拖到车上。它们追问我及三轮车下落,我坚决不配合,心生强大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它们沿原路找了一路也没找到。当时三轮车上还有不少条幅,结果恶人无计可施,毫无所获,气急败坏的将我强行拉到派出所。它们先是把我关押進扣留室,此时正好有一个犯人因还不起欠款而被关押,无论在哪里,讲清真像是我的本份,即使今天在这里,我一定要让他明白真象。于是和他深入浅出的讲起法轮功真象,他都欣然接受,洗耳恭听。和他讲完后,我发出强大一念:这里决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赶快脱离邪恶牢笼。

不一会儿,恶警开始传我盘问,我用大法赋予无量智能予以抵制,它们精心设计的阴谋圈套,我都一一破解。我时刻发出强大正念:一定要出去,决不能落入邪恶之手,决不能向它们配合,决不能接受它们的无理迫害,我还要继续证实大法。在此过程中,不法之徒虎视眈眈邪恶至极,造成一种邪恶假象。而我却内心平稳,神态自若,信念十足,以坚定之心扼制万魔妄为。不一会,恶警败下阵来,突然出去,我瞅准时机,打开窗子,身心无杂念,赶快离开,当时鞋也被它们扒去了,我赤脚沿着电线跳了下来,当时哪管电线有电无电,没有动妄念。当时跳下来是黑糊糊的,分不清东西南北。过了好几道防线、院墙才接近路边,恰好此时有辆三轮出租在那里。我急忙坐上出租离开魔窟,回到住处。回想从发生到结束,整个过程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与强大的正信正念,必然被邪恶所迫。一切都在师父保护与对法的正信下,才有师父的回天之力。我每想到此,总是触动颇深,无以感激师父的无量慈悲与救度之恩!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环境变得越来越好,我突破邪恶的干扰与自身的不足,安然回到家中。我找了一家个体单位工作,刚开始,我以大法弟子的特有风貌在工作方面打好基础,然后开始逐渐讲清真象,不长时间,全厂几十人包括领导都知道了真象,有的还主动向我学功,一向火爆脾气的班长还主动给我安排特殊工作,对谁都火冒三丈的他唯独对我尊敬三分,这也是我从法中修出的威严,我们这儿还隔三差五的招聘新职工,对此我充分利用师父给我安排的每一次机会,来一个我就讲一个,尽我所能让他明白真象。无论是中午或者傍晚时分,我都充分利用起来,有时炼功,有时学法,有时发正念,上上下下领导同事都被认可,使环境变得越来越好。

为了更加全面讲清真象,我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要带上真象,边讲边发,使讲清真象溶于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时骑车走路,我都要走一路讲一路;即使来不及讲、发,我都要告诉他们一声:“法轮大法好”。有很多明白真象的人见到我就主动的向我打招呼,还经常先说:“大法好”,我更加感到生命伟大的意义,更加坚定了修炼的大道,更加认识到了生命的愈来愈感与责任感。

五年的正法历程,五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共同沐浴在师父的洪恩下,我们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尽我们的全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们必须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共同携起手来,勇猛精進,成为真正的正法正觉。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