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是坚定正念的关键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好!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在这五年多的反迫害的实践中,我既感到师父的慈悲、法的洪大、法理上的体悟升华,也有教训、人心的滋扰,修炼中的不足需要修去及弥补。我切身体悟到:只有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才能破除各种干扰,在各种考验面前才不会迷失方向,才能明辨是非,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才能走正、走好自己的修炼之路。我在这里想跟同修交流一下几年来在法理上自己体悟、升华的点滴体会,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進京上访是合法的,不是参与政治,更不是干扰常人社会

在迫害初期,在我们修炼人之间存在着去北京上访是不是参与政治、是否是干扰常人社会、跟人斗的问题,当时争执、分歧很大,对一些常人心很重的学员来说确实影响很大。当时我对这件事是如何从法理上清醒的去认识的呢?我们大家在法理上都知道:作为一个人来讲,修炼是人在世间的根本,是当人的根本目地,是人生最大、最重要、最严肃的事,任何外在环境变化都不能动摇我们修炼人的心,也不能随环境变化而变化。由于江氏邪恶流氓集团的迫害,我们失去了和平的修炼环境,如果它们不迫害法轮大法、不破坏我们的修炼环境,不绑架我们修炼人,我们不会去上访,也不会去反映什么情况,我们去上访是相信政府,是在履行宪法允许的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国家专门设有信访局接待人民反映情况,这很能说明问题),我们進京上访也是为了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维护常人这一层的理,是大善的行为。即使后来我们走上了天安门,向人民讲清迫害的真象,是在救度被蒙蔽的世人,也不是干扰常人社会。下面我就在迫害初期我在单位的遭遇来谈一谈,看看是谁在破坏常人社会、在破坏安定团结、在搞政治、在违法。

1999年4.25大上访之后,局长曾几次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有一次他讲:“到时候,在家偷偷炼都不行,看你还炼不炼。”我平静的说:修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无论遇到多大阻力,我一定会修炼到底。6.14两办谈话发表后,我跟局长谈到政府态度,他说:你太傻了,那是给外国人、给老百姓看的,这是政治,党内有文件,不许公务员、党员炼法轮功,希望你再好好想一想!1999年终总结评议时,针对领导提出的有意见要逐级反映、不要越级上访,我要求他们把我的意见逐级向上反映,局长无奈又生气的说:“作为你来讲是公认的好人,但是法轮功是上面定性了的,我们只能无条件的拥护和执行,我没有义务向上反映,说白了,我也不敢针对你提出的问题向上汇报、反映,因为我还要吃饭,不能因为你,我把饭碗弄没了。”在当时高压株连政策下,人人自危,这恰好说明是江××一伙在制造社会动乱、破坏安定团结。

师父在《转法轮》“杀生”一节中讲:“这里边说明一个问题,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也不能因为粮食也有生命,蔬菜也有生命,我们把脖子扎起来,不吃也不喝了。不是这样的,我们应该摆正这个关系,堂堂正正的去修炼,我们不去有意伤害生灵就行了。同样人要有人生活的空间和生存的条件,也是要维护的,人还要维持生命和正常生活的。”我从中悟道:作为一名修炼人,要堂堂正正的去修炼,要着眼于大处,不能因邪恶的压力和迫害就放弃修炼,不能因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说我们参与政治、干扰常人社会就真的认为自己進京上访、讲清真象是在参与政治、干扰常人社会,恰恰相反,我们是在维护常人这层的理,也是在维护正当的修炼环境和人间正义。往高处讲,就是在维护法在人世间的洪传,也是在维护大法给世人开创的人这一层的存在。

二、转变观念,突破常人思维框框,是修炼升华的关键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论语》)

如何转变人的观念问题,我想就我修炼中的几个片断跟同修交流一下。

1999年4.25上访回单位后,局长当时追问我是谁通知我去的,是谁组织的。我当时平静的告诉他:“其实谁告诉我、通知我并不重要,关键是我知道上访(因天津警察非法殴打抓捕大法弟子一事)之事后,我怎么想、怎么做的。我去北京信访局反映事实真象,并没有谁强迫我、逼我去,而是我自己主动去的,我自己想要去,这才是最重要的。”局长听完之后,就没再说什么了。这里不是说怎么问怎么答的问题,而是作为修炼人怎么转变人的思维观念。当时从北京上访回来之后,同修都在议论、探讨怎么样回答常人提出的这个问题,有个别的还在思考怎么回答对自己更有利。其实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关键,关键的是我们作为一名修炼人是怎样认识修炼的。大家在法理上知道:我们大法走了一条大道无形的路,既无组织,又没有什么章程,修不修是个人的问题。我们修炼人也是常人社会中的普通的一员,只是在按照大法的要求静静的修炼,在常人层面上都自觉维护常人状态,在做好人。针对不公正的对待,我们向政府反映事实真象,也完全是个人行为。

由于進京上访,我被不法之徒非法关進了看守所,妄图劳教我未遂。2000年8月,我被恶警从看守所带到单位,按照他们的程序在让我回家之前,拿着整理准备劳教我的一叠“材料”对我说:“你还炼不炼?”我平静的告诉他:“我们大法是修炼,不是炼不炼的问题,我们主要是修,修这颗心,做好人,其次是炼功,请你把这个修字加上,否则我不会签字的(现在认识到当时签字也是不对的)。”他给我重新加上了“坚持修炼”。我为什么非要坚持写上修炼呢?因为我们学大法、修炼大法,主要是修自己这颗心、时时处处保持修炼人的状态,把自己修出来,关键是怎么样修心,找出自身不足,修去它。

7.20以后,大陆的修炼环境遭到破坏,如何突破“自我”、突破怕心,开创修炼环境,也成为每一位大陆修炼者所面临的问题。我在单位的工作不多,有许多空闲时间,和平时期,工作时的清闲之际可以学法。7.20之后好环境没有了,单位对自己看得很紧,加上自己的怕心起作用,初期没能突破,我感到有这么多空闲时间不能利用而去看报纸及聊常人的事情,心中非常难过。我知道自己的常人观念起着主导作用,其实也明白这个怕心来自自身,如何突破怕心、改变自己的心态?从法理中明白相生相克的理,没有怕,也就不会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修炼人不是一般常人,既要慈悲,又应该有威严存在的。明白法理后,自己就在单位开始利用空闲时间学法。开始是看单张的经文,通过一段时间,怕心逐渐消失,后来就能基本上恢复过去那种用空闲时间来学法了。无论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大厅中看大门,虽然来往办事的各种人员也很多,但再也没有什么因素能干扰我学法,当然有时单位负责人过来时,回避一下也是应该的。其实单位上下都知道我在单位学法,谁也没有去干扰。通过开创学法环境这件事我明白了一个理:只要做的正,符合法的要求,放下那颗执著的人心,环境马上就发生变化,也不会有什么干扰,关键是自己这颗心怎么去看待面临的问题,怎样正念对待自己面临的问题。

2002年初,有一次我爱人发正念时状态不好,干扰很大,发正念时几乎心慌的坐不住,也没精神,那几天身体状况也不好。通过交流我知道,她对除恶与慈悲的关系有误区,认为对旧势力的那些邪恶的生命也应该善,认为发正念清除它们是不善,也要给它们一条生路。我跟她谈自己的认识说:“你可能被这些邪恶生命干扰了,这个认识是不对的。我们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对那些不可救要的生命决不能姑息,这不是慈悲不慈悲、善不善的问题,是助师正法,切不可用人心去思考、去对待。但我们也不用恨,就平静的去做,按照发正念的要求,静下心来发正念,加上任何人的念头都会造成干扰。你真正认识这问题后,你看看会怎么样?”交流后她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并及时纠正了自己不正的思想,再发正念,一会身体就变的精神起来了。这是个经验教训,在修炼中切不可加入人的情,切不可用人心去对待正法、去对待修炼,要修去变异的人的观念,否则会干扰修炼。

2002年冬,有一同修,有一段时间连续弄坏了三个盆,当时认为是否是点化,或者自己有什么漏,就一味的找自身存在什么漏洞。有的同修也讲:你看你连续弄坏了三个盆,要好好的找找自己啊,肯定有什么漏洞,千万不要被邪恶钻空子啊。她找来找去也没发现自己有什么大的漏洞,搞得很苦恼,有点不知所措,干扰很大,忧心忡忡。我跟这位同修交流、谈认识、悟到:当然遇事向内找,这是对的,但在各方面找漏洞都没找到的情况下,在发正念清除外来干扰作用不大时,是不是我们可以转变一下观念,换一个角度想想问题,为什么总想到受迫害呢?是不是提醒让我们破除人的思想这个壳,三个盆子的外壳都破了,是否我们也要破一破常人思维这个壳了。通过交流,这位同修消除了顾虑心,转变了观念,后来也没再受到什么干扰。

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法上认识法,是坚定正念的根本

在反迫害中,由于邪恶势力的干扰破坏,有些学员被绑架,资料点被破坏。尤其有些学员在压力面前、伪善面前出卖了其他同修,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此事有关联的同修,如何面对突发事件,稳住心,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法理上明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这方面我想谈谈自己的认识。

2001年夏,有一学员被邪恶绑架,由于承受不住说出了一些同修,致使后来有同修被劳教、被拘留、被抄家、被绑架。从人的表面上看,我与这位学员经常接触,传递资料,彼此也很熟,双方情况也都了解,当时我还在单位上班,那时也产生了怕心,顾虑心也多,但法理上明白邪恶不配迫害大法弟子,内心深处又坚信自己不会被迫害。在跟与此事有关联且较为熟知的A、B同修交流中,我们都从法理上知道,不承认邪恶的任何安排,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已经给我们打开了神通,让我们发正念清除邪恶,它们根本不配再对我们進行考验。但同修A总有一念:这件事情到我这儿为止。由于这一念,没能从根本上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导致同修A后来被绑架(从那个学员遭绑架到A被绑架近一个月的时间),被迫害近二个月左右,最后以“误抓”为由把同修A放回家。

从这件事中我悟道:在修炼过程中,我们遇到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存在的,任何一件事情的出现不是简单的、单一的,也不是简简单单从我们人的表面能看的明白、悟得透的,因为这是修炼,必然会牵扯到生生世世和另外空间方方面面的事情及渊源关系。为什么有的同修被牵扯,有的就没被涉及到,有的被出卖、最后有的被劳教、有的放回家,其实这其中就存在着来源、悟性、因缘关系、旧势力的安排以及对法的理解认识、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否定旧势力安排等问题。

首先,我想从旧势力的安排谈起。大家知道,旧的生命为了使正法不出现偏差,在久远的历史年代就做了一次试验,在很久以前就做了很系统的安排。“他们为了使它不走偏,为了使今天的事不出问题,他们建立了一套系统。用他们的理念讲,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所出现的事情,都是他们安排好的。过程中没有一件事情是偶然的,尽管它在常人中的表现是偶然的,在常人中的表现是完全常人形式的,可是呢,这确确实实是他们安排好的。用他们的话讲,一个神就足以安排整个地球所有众生的一切不出偏差,无数的神,这么多的神都在看着这件事情,他们能出现纰漏吗?过程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不会。”(《导航》)“那么大家想一想,人类的社会,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吗?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的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从师尊的讲法中我们知道:为了今天正法这件事情,宇宙中旧的生命在久远年代就做了系统的安排,包括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安排的相当细密。我在自己层次所悟认为:要按照旧的安排来讲,同修被出卖或出卖同修、被迫害或没被迫害,都是定在其中的。就象看电影一样,电影胶片已经有了,只不过在放,只不过这么回事。人在迷中,几人能看透其中的因缘来由,甚至有人现在还在那里议论来议论去,怎么谁谁出卖同修、谁谁出卖过自己,对自己如何如何,耿耿于怀,在同修间制造矛盾,而不是跳出来想一想,为什么他(她)不出卖别的同修呢?为什么自己被出卖?自己为什么被迫害?自己为什么会受到干扰?是不是生生世世存在什么恩恩怨怨的因缘关系。在议论如何的时候,是否想过自己有没有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是否还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自己议论的过程也许就在旧的安排中呢。

这里跟同修谈这么一件事,我从看守所出来后,跟同修交流中都普遍有一种现象,就是在被关押期间,有时连自己最熟悉的人的名字及音容笑貌都记不起来,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其实那时自己的大脑被封闭住了,与当时没有关联的一切事都断开了。就是说与你没有关联的事绝对不会涉及到你。我还听一位同修讲这么一件事:有一位非常坚定的同修,几经关押几经闯出,在劳教所时在邪恶疯狂迫害过程中有些承受不住,心里压力太大,认为自己各方面做得都堂堂正正,为什么反而受迫害这么严重呢?就在他难以承受,心理承受到达极限的时候,他看到了他过去世的一幕,他曾是宋朝奸相秦桧的一位谋士,害死岳飞的许多计谋都是他策划的。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因缘来由,是自己过去世的过失才造成今世的(魔)磨难。他感到比起自己做过的坏事来讲,自己这点承受已经很少了,今生等于没还一样,就这样他又坚定了下来,堂堂正正的走了过来。我刚才所谈是旧的安排及因果关系,同修们也都很清楚,若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去走的话,是达不到新宇宙的标准的。“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正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清醒》)

上面我谈了一下自己对旧势力的安排及因果关系的认识,下面我想谈一谈如何否定旧势力安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问题。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大法与大法学员经历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邪恶、最恶毒的破坏性的检验。大法与学员以真正的作为正法最伟大的修炼者的表现走了过来。”“因为你们是合格的、达到标准的真正修炼者,”“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精進要旨(二)》)

我们从法理上都知道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发正念清除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但是怎样去否定、去破除这个旧的安排呢?我个人认为,坚信师父、坚信法,在法上认识法是破除一切旧势力安排的关键。坚信不坚信师父讲的法,能真正理解多少,信到什么程度都是至关重要的。

从法上我们都知道,天上的神都不把我们当人看,因为我们是修炼人,应该是神的状态。谈到神,有的同修可能会讲:我们现在是在修炼,是修炼人,修成之后才是神。这里体现出对法理解认识程度和坚信程度的问题。

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已经走过了个人圆满过程,是合格的、达到标准的修炼者。那怎样理解呢?是认为我们是人在修炼、还是神在证实法,也就是相信自己是不是神?这一点很重要(当然不能无理智而神神叨叨的)。其实我们现在就具备神的威德,是神在世间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坚信不坚信自己具备神的威德是对师对法坚信程度的关键。并且我们从法上也知道,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很高层次上来的主、王在世间助师正法。师父让我们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怎么还会承认这些邪恶的安排呢?宇宙有个理,不被承认的、强加的是不成立的,是不符合宇宙法理的,在法理上我们都知道,正法中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任何干扰、考验都是在干扰、阻碍宇宙正法,是在犯罪,是被清除的对象。我们从法中也知道,宇宙要正法,我们都是为了要解救我们所代表的宇宙天体体系在世间同化大法、为了救度众生,我们也不能承认那些邪恶的考验,不承认过去一切旧的约定。再说了,旧的安排也好,旧的约定也好,它们的目地还不是为了使你在修炼中达到标准,为了个人圆满而存在的吗?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已经是达到标准、合格的修炼者,并且已经走过了个人圆满的过程。现在我们已经是一个伟大的神在世间证实法,那么旧的安排、跟旧势力签的约定还能成立吗?还能存在吗?一个符合新宇宙标准的神还能承认这些旧的宇宙中的安排吗?是不是这个问题。我们坚定的按照师父法的要求去做,就是在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安排。作为证实法、同化法的神来讲,邪恶的低下的生命是不配再对我们進行干扰、考验的。在人的这一面我们也不承认这一切,用高层次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又不破坏常人状态、做事不走极端。

在那位学员被绑架后,我从师父讲法中悟到:自己就是达到标准、合格的修炼者,我们的最大使命是救度众生,邪恶不配再对我進行任何迫害,我有什么执著和不足,通过学法修去,决不允许也决不承认任何迫害。当时发正念,从另外空间彻底清除参与这件事的所有邪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并请师父加持。当时发正念时感觉能量场很强,最后这件事并没涉及到自己。

谈到发正念,有同修认为遇到危险和阻力时要发正念,但往往这时怕心、常人顾虑心等出来后就没有了正念,或阻碍了正念神通的展现。我认为平时、事事处处都正念对待,都带有正念之场,就会体现出“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法上认识法,才能坚定正念。

四、不是工作是修炼,溶于法中最安全

7.20以后,大陆修炼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安全问题一直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尤其做资料工作的安全问题,同修们经常交流、探讨这个问题,大家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和做法,其中有经验,也有教训。

有的学员认为做资料工作危险,有的认为建立威德大,有的很崇拜做资料工作的,各种心态都有。我记得有篇体会文章中讲到:“大法的工作,做好了没你什么事,做不好就有你什么事。”我也是同样认识。大法工作做好了,是大法的威力当然就没我什么事,大法工作没做好,是因为我法学得不好,所以才造成了损失,当然就有我什么事。我们应当摆正做大法工作与法的关系问题。

这里我想谈一谈工作和修炼的关系。与同修C交流时,同修C谈到有同修问他“你做大法工作这么长时间,没出现过什么差错,你是怎么做的?”他说:“我也没有什么经验,只是我觉得,既然我做这工作,就把它做好,也应该做好,别的没什么。”他把大法工作当作自己该走的修炼之路。在个人层次体悟: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任何环境中,时时处处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无论是做资料工作,还是直接发传单、面对面讲真象都是修炼,无论是个人修炼阶段还是正法修炼时期,首先我们是在修炼,而不是在做大法工作、在发传单、讲真象,同修参与做大法资料工作也好,包括海外起诉邪恶之首也好都是我们这个正法时期特殊的修炼之路,而不是在大法中工作。是修炼中有工作、生活、社会交往,关键我们把大法工作当作是修炼还是工作,我个人认为这是基点问题,不是工作是修炼。

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中讲到:“你们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够给我们学员创造一个不受干扰的、一个稳定的环境修炼,这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7.20后,集体学法修炼环境被破坏后,大法资料能否及时传递给同修,对于对法理解、坚定程度不同的同修会造成不同的影响。若能保证大法资料畅通无阻的传递,对稳定学员心态不受外界干扰起的作用很大,对救度众生、讲清真象、改善周边环境、开创修炼环境起的作用很大,对整体提高、跟上正法進程、破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助师正法有很大作用。明白法理后,认识到这是自己的修炼之路,是自己的历史使命,决不能因为自己个人的过失,人为的造成不稳定因素。在传递资料中,突破怕心、突破自我,采取灵活多变的传递方法,既不能片面强调安全而影响同修,也不能强调资料畅通而不注意安全,不掺杂人心,站在法上最安全。

有一次,一些做资料工作的同修被绑架后,由于各方面压力很大,当时有的同修片面强调安全,要化整为零。当时情况下,这么做会影响我们地区的士气和工作進程,尤其是怕心重的同修会走不出来。我们進行了交流,达成共识,度过了难关。后来根据实际情况、学员心性状况,逐步达到化整为零、遍地开花。

对于修炼的人来讲,不能站在常人的基点看问题,若跳不出人的思维观念,用人的思维对待正法及修炼,会感到压力很大,甚至危险环生。只有真正溶于法中,站在法的基点,按照自己所在层次的法的标准指导自己去修炼,放下人心,就无所不能,就会体现出“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修炼心得交流会投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