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巨资迫害法轮功——中国经济的致命伤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刚刚读完追查国际的《关于江泽民集团利用国有资产和外来资金迫害法轮功的研究报告》,就听说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自10月29日起,调升金融机构存放款基准利率。据称,这是近十年来人民银行首度采取升息措施。业内人士分析,物价上涨导致百姓银行存款减幅,加之银行巨大坏帐比例,对金融系统会成为致命打击。在这种压力下,升息成为不得已的措施。

无独有偶,最近听说中国A股允许外资购进。今年年初,中国官方消息,中国政府将发行超过7000亿的国债。

融资与黑洞

不管是买国债也好,将钱投到银行也好,老百姓关心的是能不能将本息按期收回;不管是发行国债也好,银行调息也好,吸引外资也好,当权者希望的是缓解金融危机,但是面对长达5年对数千万无辜民众的迫害造成的巨大经济黑洞,这些愿望后面似乎都应该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对中国经济造成威胁的不仅仅是贪污、腐败,资本外逃,长达5年的不惜血本的迫害法轮功,在行政、司法、劳教系统、宣传、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系统、外交、科技、网络监控等方面的投入,以及全国范围大规模的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等场所的改、建、搬、扩等工程,造成的一个又一个黑洞,已经给国民经济造成了致命伤。

中国的经济现状是国(外)债逐年增长,财政赤字逐年增长,国有商业银行呆、坏账逐年增长。据官方提供的数字,今年人民币7000亿元的国债发行规模较去年的6280亿元增长了11%,较2002年5920亿元的规模增长了18%。2003年财政赤字将扩大到3350亿元,比2002年增加250亿元。据经济家们分析,如果不是源源涌入中国的外资在支持中国经济增长,中国的金融危机早就爆发了。即使在这样的经济状况下,江泽民集团还在全国范围内不断升级的进行着长达5年的迫害。

打压与收买

从追查国际的报告的一组数据中,我们看到这些国有资产和人民的血汗钱是怎样被用于迫害法轮功的。江集团要求各级政府“政法公用经费高于其他行政事业单位1倍以上”。自打压法轮功以来,北京市财政各项基本建设支出的增长比率(大幅)下降或只有微增的情况下,政法支出的增长率却在镇压开始的三年后跃居第一,类似情况还发生在青岛、大连等迫害严重的地区;仅2001年一年,吉林省财政厅就“筹措资金17489万元”用于迫害法轮功。

根据2001年7月份外电报道,当时接近一半被关押在劳教所中的人员是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和监狱关押能力的需求爆炸性增长,随之而来的是全国各地动用大量资金进行劳教所扩建工程。2002年,仅北京新安劳教所当时非法关押了法轮功学员613人,占被劳教人员的77%; 7个劳教大队中6个大队承担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任务。

各地劳教场所的基建等投入迅速增加,进行大规模迁、改、扩、建工程。例如,重庆市沙坪坝劳教农场法轮功教育转化基地(总投资3500万)、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法轮功“教育转化基地”配套设施建设、山西省阳泉市劳教所(搬迁工程总投资达1937万元),还有云南劳教系统(近5年国家和省财政共投入劳教所设施建设资金1.6亿元)、四川省劳教系统(截至2001年底四川省劳教基建总投资约1.3亿元,完成3个劳教所的新建、扩建工程,2001年底5个劳教所的改扩建的工程正在抓紧进行)、新疆劳教系统(共累计投入资金2亿2千多万元,新建了4个劳教所,改扩建6个劳教所,布局调整迁建了2个劳教所,对其它劳教所全部重新建设)等等。

2002年开始,辽宁在此后的三年内将投资9.3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仅在沈阳于洪区马三家一地就耗资5亿多元,在2003年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占地2000亩。关押能力增加一万人。

追查国际的调查结果显示,投资于劳教场所搬迁扩建的费用一般除中央拨款和自筹部分外,还有地方拨款、专项拨款等,其中很大成分的资金来源于国债资金。例如,重庆市沙坪坝劳教农场法轮功教育转化基地总投资3500万,已衔接国债资金计划1950万(达55.7%);山西省阳泉市劳教所搬迁工程总投资达1937万元(国债资金投入占23%),据调查,这项资金是近五年来6次累计安排给阳泉市公检法司设施11个项目的国债补助资金2140万元中的一笔,而山西阳泉市直到200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还在强调“防范和严厉打击法轮功”。2002年,广东省125个国债投资项目中公检法司项目占64项,共1.85亿元。

另外,截至2001年12月底,江西省政法系统安排国债项目50项,项目总投资5.33亿元,国债资金1.6865亿元。而中小学危房改造项目总投资0.58亿元,只有政法投资的1/10。

该报告总结说,国家财政已无力支撑这庞大的政法开支,只好通过老百姓买国债来填补黑洞,使广大民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支持了迫害,同时也深受其害(很显然,这些投入黑洞的钱是收不回来的,而且是没完没了的)。

另外,许多迫害法轮功的资金是以其他方式或名目获得的。例如,武汉市武昌区以建防汛指挥部名义拨款400万,修建监狱式洗脑班基地,周围高墙电网,于2001年6月正式启用。

遍布全国的洗脑班的花费更是无法统计,据北京市妇联主席吴秀萍透露,政府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人均“转化”费用达五、六千元。其投入可见一斑。

在打压的同时,另一迫害手段是收买,包括物质奖励迫害直接参与者、告密者、监控者甚至参与迫害的外来投资者。各级官吏因卖力打压法轮功被加官进爵,掩盖腐败,造成空前的政治和经济腐败。

巨资投入迫害的结果是什么?

全中国人民都在为前任当权者的妒忌和偏执付出代价,包括经济上的、也包括精神上和道德上的代价。数不清的人民血汗钱的投入不是为国家的繁荣和发展,不是为下一代的健康成长,不是为老百姓排忧解难、治疗疾患,却实实在在的使人类的良知遭到空前的打击。迫害中,多少人放纵着人性恶的一面:暴力、仇恨、欺骗、歧视、冷漠、见利忘义、疯狂,而抑制人性善的一面:善良、宽容、理解、诚信与正义?巨资投入的迫害不但是中国经济的致命伤,也同样是民族精神的致命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