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母亲自豪,因为她是大法真修弟子


【明慧网2004年10月31日】[作者注]我妈妈是大法真修弟子,我为有这样的母亲而自豪。母亲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以下是根据她给我讲述的事和我自己观察和体会,写下来的。

我从小接受现代教育,对科学深信不疑,也不相信神的存在,特别是上中学学习政治哲学以后,更加相信神是不存在的。小时候家庭景况很不好,我6岁那年因为爸爸有外遇,父母离异了,以后,更是流离失所。为了让我继续上学,妈妈把我留在爸爸那里,期间偶尔会出来和她见见面。经历一些事情后,我变得越来越坏,也没有善念,很自私。

98年,很幸运,母亲得了法。每天一早五点起来炼功,然后上班,下班回来做好家务便开始学法,直至深夜一两点。她身体一直很好,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我每到换季,总会感冒,咳嗽。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自从她得法,我的病也不见了,身体变得非常强壮。学法后她对我的教育方式也改变了。以前是恨铁不成钢,总是着急,害怕我长大之后在社会上没有立足之地,受人欺负;后来是跟我讲理,叮嘱我要与人为善,还要我善待对我不好的人。认识我妈妈的同学,都很羡慕我有这样的妈妈。她经常跟我讲大法怎样好,我当时只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很善,但又觉得她迷信,无论她说大法怎样好,叮嘱我记住法轮大法好,我都没有理会。有时候她跟我说起大法,我就跟她闹别扭,不听她的,转身就走。

迫害开始后,我听信了谎言,觉得妈妈是上当受骗了。一次政治考试,题目就是诬陷大法的,在谎言包围之下,我也跟着去了。看到妈妈出现“病业”又不肯看病吃药,非常担心。有一次,看到她打坐,坐久了两脚发黑(其实是消业)。我更加担心,觉得是两脚扭曲,血液不流通,导致淤血。我劝她,不听,于是开始动手,阻止她打坐,但是没有成功。之后她劝导我,修炼是不能受干扰的。我当时生气了,不理她了。第二天一到学校,我就开始生病,趴在桌子上动不了,头很痛,但意识还是清醒的。病来的很突然,也很怪,直到下午,一直没想通这病是怎样来的。(当时自认对科学很了解,一般的病我都会推测它的起因。)在半睡半醒中,大脑闪出一个念头,这是干扰了大法遭的报应。我开始意识到做错了。过了一会儿,头不痛了,精神起来了,什么事都没有。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反对妈妈修炼大法了。

尽管这样,面对舆论对大法的诋毁,我没有反抗,对大法的认识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后来学校要求签名反对大法。刚好那天我没去教学楼,没有遇到,本以为可以躲过,但是后来一个朋友跟我说,她替我签了。当时我既害怕社会的压力,又害怕诋毁大法遭报,只是在想这不是我签的,不能算在我头上,但是嘴里没有说出来。(现在想起来让我非常懊悔。)

为了做好向人们讲真象,妈妈搬出去一个人住了。为了减少姐姐的负担,妈妈在生活上非常俭朴,每个月开支不到400块,而其中有将近340块是房租和水电。我对法轮功修炼者上北京证实大法是不理解的,对讲真象的意义也是不理解的。对她的做法只感到震撼。她也不断给我和姐姐讲真象,拿真象资料给我们看。开始我不愿看,妈妈说真正聪明的人会用自己的智慧去分辨是非,而不是人云亦云。这句话捅到我心里了,我向来都羡慕那些很聪明的人,于是接受了她的劝告。看了几本书之后,缠绕多年的疑云烟消云散。

明白真象之后,我虽然知道大法好,但不知道珍惜。由于面子上过不去,没敢告诉妈妈,我也想修炼。就趁她不在的时候,我就偷偷的看《转法轮》,但一直没看完。因为心态不正,大法并没有显现他的威力。过了几个月,我顶不住了,就提出要看经文。拿到经文,我就把《转法轮》完整的看了下来。我哭了,因为终于找到一生寻找的目标。对一生所做的事都明白了,好的坏的都分清了。不敢想象,如果不是看到了大法,我还会继续做多少错事。佛恩浩荡。主佛不计众生的罪,传予众生大法,这是生命无法报答的。之后我把各地的讲法都看了一遍,明白了大法弟子在讲真象,发正念背后的意义。真修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庄严、伟大的。象我这样,在谎言的蒙骗和自己的无知中不断走向销毁的人还很多。我非常感激大法弟子承受着各种压力和痛苦,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同时也很仰慕那些可以成为大法弟子的人。

在此,我要向慈悲伟大的佛主和他的弟子合十,谨表感激之意。

不对之处,敬请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