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招远市610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录


【明慧网2004年10月4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经5年多了。公安部门作为江氏迫害好人的主要工具,对中华民族,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一大批警察为了一己私利、铁饭碗、奖金、提拔、甚至有人什么不为,本来就是地痞、杀人犯,残酷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时至2004年8月中旬,公安610还在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抓捕、施酷刑,还在干执法违法的事。这些人不信善恶有报的天理,认为有江××在撑腰,认为法轮功学员找不到说理的地方。可是,他们忘了善恶有报恒古不变,忘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忘了江××已被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了数个国家的法庭。

对公安恶警的犯罪事实,除了在揭露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揭露出的30多人外,为方便记忆,另有系列编号揭露。“一号恶警栾德青” 已于今年5月27日在明慧网上被揭露(《招远610恶警迫害法轮功事实录》)。今天揭露的是二号恶警林涛和三号恶警于文东的犯罪事实。

* 二号恶警,林涛――哪里最邪哪安家

林涛,男,40岁左右,身高1.70米,公安恶警,现为洗脑班专业打手。原籍蚕庄老翅林家,在辛庄马埠庄长大,家住农行家属楼(白酒厂西原老物资局院内)。

林涛迫害大法的恶行大家在传单中已多次见过,其恶名已上了“法网恢恢”网站恶人榜,并被明慧多次曝光。

从99年7.20,5年多来,林涛执行犯罪任务积极卖命,酷刑迫害大法学员心狠手辣,其邪恶程度与恶警栾德青不分上下。林涛原是金岭派出所副所长,7.20之后不久被调到市里专案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来,招远成立610,林涛就由专案组调到了臭名昭著的公安610当职业打手,与洗脑班女恶警宋书琴一起迫害大法学员。宋书琴做了市610副主任,据说林涛曾努力争当洗脑班校长,没争上,干脆调到宋书琴手下当打手至今,足足吃了5年迫害好人的饭了。有人给他编了个顺口溜:江叫咋邪就咋邪,哪里最邪哪安家,当二杆子发大膘,朝着地狱就出发。

林涛曾毫不掩饰的叫嚣:“只要我写份材料,就可以把任何一个法轮功送去劳教。招远光经我的手判劳教的近百人。”据我们不完全统计调查,他不仅能随便判人劳教,这5年来,他还触犯宪法、刑法,涉及多条罪状。现把林涛对大法学员的犯罪事实整理几件,让大家看看江氏集团邪恶的程度。

2000年正月初四,大秦家镇温家庄村法轮功学员傅彩霞因依法上访,被市看守所和镇派出所轮流非法关押了3个多月。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林涛虐待被非法监管的法轮功学员 。一天下午,林涛一伙又到看守所把傅彩霞非法劫持到市公安局5楼上酷刑逼供,问谁叫上访的,傅彩霞说:按《宪法》赋予的权利上访。林涛指挥孙立春等7、8个恶警对她用了三次电刑,每一次傅彩霞都被电得全身抽搐,难受的大声叫喊。这帮失去人性的东西竟叫嚷:“把门关上,把嘴堵上,过死她算了。”

2001年正月16日早晨,大秦家派出所王书业指使恶警王希波等在无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私闯民宅,绑架了大秦家村法轮功学员傅希彬到市刑警大队。林涛、刘毅全等610恶徒暴力取证,打骂这位70多岁的老人,逼问资料来源。傅希彬不说,林涛等用电棍电他,傅希彬被电得昏死过去3次。

2002年5月,当时的一名大法学员到泉山派出所办事,被在那里玩的林涛和市610副主任冯书贵看见,他俩把这名学员骗到屋里,一齐拳打脚踢后,把他铐在铁椅子上,逼他说法轮大法不好。这名学员不说,下午就被林涛送到了玲珑洗脑班。2003年1月,这名学员又被绑架到了玲珑洗脑班,林涛和冯书贵又把他打了一顿。打完后林涛指使洗脑班的几个人渣拽着他两只脚在地上倒着拖,拖着他过了好几道铁门,身上衣服都被拖烂了。

2002年2月,玲珑洗脑班非法关押着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他们被用各种酷刑逼迫放弃“真善忍”信仰。有3名学员设法从这里走脱。林涛、宋书琴乱了窝,林涛把兽性发泄到了其他大法学员身上,他当着全体大法学员面,握着一根大棒子,朝被非法关押的阜山学员李志高狠命的打。

2002年5月,林涛带人绑架了齐山镇孙家夼村法轮功学员孙杰英,把她绑到了道头派出所。林涛领了几个恶警对她拳打脚踢,用皮鞋踢头,胶皮棒打全身,孙杰英被打得体无完肤,头被踢得肿大变形,用手一按鼓鼓的。林涛还不罢休,又用电棍电她,开始电耳朵、手指等部位,痛得孙杰英浑身颤抖,失去人性的林涛又电孙杰英脖子上的大动脉,孙杰英五脏六腑象要爆炸一样,喊都喊不出声音,直到孙杰英在极度痛苦中咬断了一截舌头,昏死过去。很长时间醒来后,满嘴是血,孙杰英才知道自己断了一半舌头。林涛仍不放过她,整整一个下午不停的对孙杰英用各种酷刑,孙杰英被折磨的几次昏死。林涛一脸奸笑:“我到地狱走了一趟,阎王爷不收我,叫我回来还治你们法轮功,如果你不说(指资料来源),我就叫你成为招远的第5个(那时招远已被打死了赵金华、孙绍美、姜丽英、张林4位大法学员)。”

大家听听:不打自招,他们自己承认打死了4名大法弟子;大家看看:邪恶的林涛是如何迫害好人的。是谁给他的权力?首恶江泽民!江××密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五年来,被林涛绑架、酷刑、劳教的何止是他自己承认的上百人!他还参与了酷刑迫害大法学员隋松娇,导致她含冤去世;抓捕、酷刑迫害大法学员李晓东,敲诈李晓东上万元后把他送王村劳教;林涛任专案组组长时,曾多次把大法学员送拘留所,再非法提审逼供……

林涛罪行累累。

乡亲们,不要说法轮功与己无关,江氏一伙人利用媒体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谎言宣传毒害了每一个人。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啊!我们希望善良的人们,明白真象,不再被谎言蒙蔽,也希望善良的人们,包括恶人恶警的家人亲朋和一切与之相识的人,奉劝恶人恶警停止作恶,别再干伤天害理害人害己的事了。看古今中外,哪个干坏事的有好下场?善恶有报是天理。让我们分清善恶,对得起良心。

* 三号恶警,于文东――突出特征:恶、毒、凶

于文东,男,40多岁,身高1.70米,体胖,梦芝派出所恶警,家住白酒厂西农行小区。此人当过兵,在部队时曾被开除,后混迹公安当警察。于文东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被提拔为梦芝派出所副所长。于文东从99年7.20至今一直是梦芝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干将。先举两例:

2000年元旦前夕,梦芝派出所非法关押着几十名法轮功学员。恶警们对学员施以酷刑。其中赵玉红与一女学员从这里走脱后,又被绑架回来。于文东把抓回来的这两位法轮功学员吊铐在铁管子上一天一夜,不准吃喝,不准上厕所。99年12月31号晚上,寒风凛冽,被吊铐的赵玉红又冷又饿,昏死过去。于文东见她昏死,叫来4个联防队员,5个人一起对赵玉红疯狂施暴。开始是5根胶皮棒一齐抽打,后来他们干脆手打脚踢。于文东边打边狂喊:“赵玉红会装死。”赵玉红已昏死,被毒打时没有一点声息。于文东又用电棍电她,赵玉红仍昏死,躺在冰冷地上没有任何反应。丧心病狂的于文东竟用穿皮鞋的双脚轮换的踢赵玉红的头,又发了疯一样双脚踏在赵玉红头上,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又蹦又跳。完全失去理智,成了一个十足的疯子。直到他自己累了才停止蹦跳,嘴里仍发出肮脏而恐怖的嚎叫:“把窗全部打开,冻死她们。”呼啸的北风夹杂着雪粒,寒风刺骨,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昏死在水泥地上整整一夜。

第二天,一位年轻的男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進来。于文东又领4个联防队员(杨、张、路、滕)五人迫害他。这位学员身材矮小,于文东是100公斤的体重。他们把他拎起来,摔下去,几个人来回推拉着打。这位学员被打倒,爬起来,再被打倒,再爬起来,反复多次。这名法轮功学员始终面带微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于文东兽性又发,象打赵玉红一样,把他打倒后,又把脚踏在这位学员的头上,双脚踏在他头上又蹦又跳,象踏在了石头上一样放肆,嘴里叫喊:“我叫你笑,我给你德。”一直到他自己累了才停下。

2001年7月7日下午,于文东伙同7、8个610恶警绑架了一名法轮功学员。众目睽睽之下,于文东为首的几个恶警揪着这位学员的头发,把她拖上了警车,拉到梦芝派出所后把她铐在老虎凳上。于文东又发疯一样领几个恶警对她拳打脚踢,揪头发,扇耳光。于文东、张少志、张忠强(已患精神病)等边打边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恶警整整铐了她一天一夜,第二天,把她送進了看守所。于文东又伙同其他恶警把该学员不修炼的丈夫绑架到派出所,勒索钱,威胁他,不交钱就判刑。这名学员家中困难,她丈夫只好东借西凑了一万元钱,交给了他们。

于文东从99年7月开始,几乎参与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抓捕和酷刑。他执法犯法,作恶多端,其犯罪事实我们将陆续曝光。

镇压法轮功以及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违反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宪法》,而是所有的法律。江××及其追随者,因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已在世界多个国家被起诉。

我们正告那些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立即停止犯罪行为。否则,人间法律不容,天理更不容!

我们希望有良知的公安干警、广大知情民众、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亲朋,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提供恶人、恶警犯罪事实或线索,予以曝光。目地是让更多的人认清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使人们不再受江××的谎言欺骗,使每个人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