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远610恶警迫害法轮功事实录


【明慧网2004年5月27日】

写在前面的话

可贵的招远同胞,江泽民发起的镇压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已经五年了,通过法轮功学员无私无畏的揭谎言,讲真象,很多人知道了“法轮大法好”,明白了江泽民以小人的嫉妒之心编造欺世谎言是煽动仇恨毒害世人、毁灭世人的。有的很同情法轮功的人只是敢怒不敢言;有的佩服这些不起眼的小老百姓在被剥夺了信仰、言论、工作甚至生存权的条件下还能坚定信仰“真、善、忍”。是的,他们手无寸铁、无权无势、忍辱负重,江氏对他们实施着邪恶的“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但是,他们做到了无怨无恨,以德报怨,慈悲大度,不屈不挠的告诉世人和伤害过他们的人法轮功的真象。

几年来,他们被迫害得有多重,被抄家、绑架、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被打死。也许大家看过揭露招远610与玲珑洗脑班对学员疯狂施暴的传单,看过张星赵金华和玲珑姜丽英两位善良的农村妇女被公安活活打死的传单,迫害情况从中可见一斑。可是我们不少善良百姓看过传单后由震惊到怀疑:这文明古国、法制社会、号称人权最好时期,还有这共产党的天下、社会主义社会、国家干部、人民警察能干出这等事?百姓信个“真、善、忍”有什么不好?值得这样往死里整人?这不成了恶霸、土匪、黑社会啦?不可能吧?再说啦,都乡里乡亲无怨无仇的他们真能这么狠吗?的确,坏到这地步,真是超出人们的想象。善良的人们,修炼人讲真话。谁打的,怎么打的都有名有姓,有时间有地点,方便时可以问问施暴者,看他们敢不敢抵赖。其实,心狠手辣的何止已见到传单上的?比那残暴的还不少呢!

今天开始,我们要把对大法弟子疯狂施暴的恶人恶警单人曝光,让父老乡亲看看招远江氏集团的追随者、“人民公仆”、“人民警察”怎么对待人民的。可悲的是,现在迫害仍在继续,内紧外松的延续着江泽民的邪恶政策,4月中旬,仍有学员被抄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女恶人宋书琴一伙仍在靠迫害法轮功吃饭。最近,市610办公室又布置了抓捕法轮功的任务,并且和当年打右派一样各乡镇分了具体抓捕人数的指标,强调必须完成抓捕任务。

乡亲们,不要说法轮功与己无关,对法轮功的态度关系到每个人的未来,你能明白真象,说句公道话,反对迫害,支持大法,不久的将来,你将为此而庆幸。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啊!我们希望善良的人们包括恶人恶警的家人亲朋和一切与之相识的人,奉劝恶人恶警停止作恶,别再干伤天害理害人害己的事了,看古今中外,哪个干坏事的有好下场?何况还有善恶有报的天理。让我们分清善恶对得起良心,选择正义,共同制止祸国殃民的迫害!

说明:先看恶警栾德青的犯罪事实,为便于记忆,我们随揭露的先后编号。编号与其他无关,只为记起来方便。

一号恶警,栾德青

栾德青,男,40岁,身高1.78米,公安恶警,招远市阜山镇解家村人,兄弟三人,他排行第二,其哥栾德亮任本村书记,他现住城南东区36号楼。此人从小上体校,练拳脚,有一套独特的打人功夫,原系沟上分局副局长,7.20后因整法轮功心狠手辣被调到臭名昭著的公安610任头目成为专职打手。该生性残暴,素质低下。99年7.20以来,无论是玲珑镇学员还是被绑架到610的学员,几乎都被其用过酷刑。他执行江泽民群体灭绝政策,奉行“打死白打死”方针,替江氏集团卖命不遗余力,对法轮功学员用酷刑到毫无人性的地步,请看其部分犯罪事实。

1999年8月14日傍晚,栾德青领恶警陈增涛、张希江、李炳新和玲珑政府恶人邵玉豪非法绑架了玲珑镇某村一名学员,拉到分局二楼上双手捆起来,这时又来了恶警李桂波和政府恶人栾绍彦共7、8个人,围着这个学员拳打脚踢,后又几个人分开轮流打学员,栾德青还逼学员在地上蹲着,用皮鞋踢得他来回转,说是转法轮。打累了,栾德青毫无人性地往学员嘴里灌灭蚊蝇的药,灌完后又给用电刑。

1999年8月14日晚上,栾德青带警车和5、6个恶警到玲珑镇东南部某村非法绑架了一名学员,到分局后,把学员全身绑起来,恶警每人手提棍子,把学员围在中间打,打累了,再用手摇电话过电,过电也过累了,就逼学员蹲在地上念污蔑大法的材料,不念就打,不准吃饭,不准上厕所,不准与家人见面。天天用这一套酷刑。栾德青卑鄙地用株连的方式威胁学员家人,勒索了5000元钱才放人。2000年2月,这位学员因依法上访又被栾德青非法关押了4个月,4个月内几乎天天用酷刑,后又勒索了1000元钱才放人。

1999年腊月,沟上西南部某村一老年学员因依法上访被非法拉回沟上分局,关進铁笼子,每天只给一点饭吃,晚上不准盖被,三九寒天在水泥地上冻了20多天。

2000年正月15日前,女恶人宋书琴和公安张姓恶警跳墙入学员住宅,非法绑架了她。栾得青把被抓的几个学员排成一队,手提一根2寸粗的木棒子挨个狠命地打她们,边打边骂脏话,这个学员身上被打得黑紫,痛了很长时间,后又把她转到第九中学危房中非法关押了270天。

2001年正月25日,栾德青领人非法绑架了玲珑镇北部某村一名女学员,栾德青用皮带抽遍了她全身,她被抽得两条腿全变成了紫色,一个月后才变过来。当天傍晚又被恶警陈增涛打了一顿,被关押九中危房中240多天。

2002年9月,栾德青等到化工厂非法绑架了一位学员到洗脑班迫害18天,勒索了2500元。

1999年阴历8月11日,栾德青、李桂波非法闯入沟上东面某村一学员家中,说去看看她在家干什么,见家中只有学员自己,就把她非法绑架到沟上分局,这里已经绑架了10多名学员。栾德青每天打骂、刑讯逼供,逼写不炼功的保证,学员说“炼”,栾德青就不放人。关到10月底,天很冷,栾德青就把10多人不论男女关進一个铁笼子(铁笼子是四周钢筋焊起来的,笼内用几根横铁棍隔开,一边是男学员,一边是女学员)。再把窗户打开冻他们,学员家人送来被褥,栾德青不准用,强迫他们白天晚上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有时地上还泼上水。它不准学员洗脸刷牙,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更卑鄙的是不准女学员用卫生纸,男女大小便都在铁笼子里,无耻的故意的让男女学员互相看见。因不准上厕所,学员们被折磨得连每天仅给的一点点饭也不敢吃,有的被大小便憋得脸都发黄,它还叫嚷“憋死你们”。2000年正月11日,这个学员因上访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被女恶警隋松娜整整铐了一个月,白天晚上不给开手铐,手铐都嵌在肉里,这恶女人还把7个学员围着铐,她还把几个人拉出去铐在院子里拉杆上,站不起,坐不下,不准吃饭上厕所,直到有人休克。一个月后,送到栾德青处折磨,不妥协,又被栾德青送回看守所。这样来回送了4次,关了8个月,直到9月份才放人。同年10月,栾德青又指使恶警李桂波到她家抓人,偷走了她家3000元钱装進自己腰包后,非法绑架了她。在沟上分局,栾德青象红了眼的野兽往死里打这个50多岁的学员,它扯下自己一只皮鞋握在手里,用皮鞋跟凶狠的砸学员的头和脸,猛打狂叫,学员被它打倒在地,它就用穿皮鞋的另一只脚猛踢这个学员的胸部、头和脸,直到把她踢得发不出声音,疯狗一样的栾德青仍不停止暴行,直到有一个被关押的不修炼的人看到如此恐怖的场面大叫一声,当场吓死,栾德青才停止行凶(此人后来被医生抢救过来)。同天它还酷刑别的学员,她们个个被打得站不住,浑身痛。栾德青命人把她们拖進铁笼子,扔到冰凉的水泥地上,不准她们吃饭喝水,因这个学员仍坚信“真善忍”,又被栾德青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生命垂危,被家人接回。后来家人去要被偷去的3000元钱,恶警不但不给,还大骂着把她家人推拉出去。

2001年2月11日(正月19)早晨,栾德青指使恶警李桂波、刘少庆窜到玲珑镇姜家村非法绑架了45岁的大法弟子姜丽英。到沟上分局后对她進行刑讯逼供。无论怎样酷刑,姜丽英就是不配合邪恶。下午就被栾德青送進看守所。13日上午,市610专案组从看守所把姜丽英提到大秦家派出所非法审讯(主要是刑警队恶警),面对酷刑,姜丽英就是坚信大法,不配合邪恶,不出卖功友,暴徒们拳打脚踢耳光扇脸。由于姜丽英一条腿残疾,暴徒一脚一脚踢她,她一跟头一跟头摔倒,姜丽英仍不妥协,它们就用手摇电话电她,边酷刑边吼叫“说不说?说不说?”还达不到目地,暴徒们竟丧尽人性的在她胸前后背各贴上一块钢板再用重锤击打,致她内伤。这样变换花样酷刑一天一夜,姜丽英几次昏死,暴徒们一看她不行了,14日就把她送回沟上分局交给栾德青。生命垂危的姜丽英出虎口,入魔掌,继续被迫害。人都不行了,栾德青毫无人性的拒绝放人,家人去送饭几次要求见姜丽英一面,栾德青不准见,打听姜丽英情况,栾德青半点不透露,还说不要紧。2月15日,姜丽英呼吸都不正常了,栾德青为不让她死在局里,才通知她丈夫去接人。家人去后,见姜丽英躺在地上,没有气息,叫她也没有反应,不会说话,眼神发直,下午6点拉回家送進医院,抢救无效,姜丽英于2月17日上午10点10分含冤离开人世。仅6天,一个鲜活的生命被栾德青们虐杀了,一个完整的家庭破碎了,留下丈夫和两个失去母亲的女儿,小女儿才13岁。

栾德青与专案组暴徒合谋虐杀了姜丽英。人是栾德青抓的,因姜丽英不放弃修炼被栾德青送進看守所,被专案组酷刑至奄奄一息时又送给了栾德青。这时栾德青如果还有一点人性,就应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及时采取措施,你不想救她,也得让别人救她,就是死刑犯还有权享受人道治疗呢。栾德青不但见死不救,还剥夺了姜丽英家人的知情权,故意隐瞒被酷刑后生命垂危的真实情况,错过抢救时机。栾德青是虐杀姜丽英的凶手之一。记住这笔血债,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到时一定要加倍偿还的!

2003年6月16日,610恶警非法绑架了大秦家35岁法轮功学员傅英霞,20多天中,610恶警栾德青、杨立平、王学堂等人对她用过的酷刑有:戴手铐脚镣刑、电刑、坐老虎凳刑、用点燃的香烟放到鼻孔烫薰、用粗木棒捣双脚、打双腿等。在酷刑过程中,傅英霞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栾德青、杨立平两个610头目凶狠的说:“江泽民说了,对法轮功是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还有一次它们又酷刑她,傅英霞对它们说:“你们也有妻子儿女,父母姊妹,你们对她们也如此残忍吗?老百姓养着你们,你们却反过来打压这些信仰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妇女大打出手,你们还有人性吗?”善言已唤不回良知,栾德青们人性全无,除了更加残暴的用刑外,嘴里还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傅英霞为抗议对她的非法迫害,一直绝食绝水20多天,栾德青们竟以此为由,用粗暴插管灌食的酷刑迫害她,致使她多次昏死。

2003年10月7日,傅英霞的父亲大法弟子傅希彬被迫害致死,遗体停在家中,栾德青、秦玉贤等7、8个恶人恶警带两辆警车分别堵在死者门口和火葬场蹲坑,妄图抓捕傅家因修大法被迫流离失所两年多要见父亲临终一面的儿子和女儿,伤天害理到这一步了,难怪村民们气愤的要砸断他们的狗腿。

近5年来,栾德青的犯罪事实真是罄竹难书,以后我们还要继续揭露。现在他已调蚕庄分局当头目去了,邪恶的行为还不改,这个愚蠢的家伙仍在助纣为虐,当江氏帮凶,等着加倍偿还它的罪恶吧!正告栾德青:停止迫害大法弟子,也许还有出路,再继续作恶,你不仅无法偿还你的罪恶,还将祸及你家人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