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招远市泉山派出所恶警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30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之首江泽民打压法轮功至今快五年的时间了。在这几年中,我认真学法炼功,特别学习了师父的经文《快讲》,我深深认识到讲真象的重要性和紧迫感。为了揭穿江××毒害人的一切谎言,让众生明白真象而得救,我去过很多村庄散发大法的真象资料。

一次,我去某地发资料,被保安发现,将我强行送到了山东省招远市泉山派出所。610的恶警逼问我资料的来源,我不配合他们,没告诉,而是主动地和他们讲真象。我告诉他们: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我们师父告诉我们无论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不与人争斗,要与人为善,宽容理解别人,只有修心重德,才能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我还诚恳的告诉他们:相信“法轮大法好”就会得福报,而迫害大法的会遭到恶报。我和他们讲了很多。他们不肯放我,并把我推进了一个小黑屋非法关押。为抵制对我的迫害,我绝食绝水。七天后,他们怕我出现问题,最后把我无条件释放。

回家后,我继续做讲真象救度众生的事情。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七日,我在自家门口,泉山派出所的一帮恶警气势汹汹地来到我家,将我抓住后推回家中,一恶警恶狠狠的说:我们今天不是专门来抓你的,我们是来搜家的。说完,他们也没有出示搜家证。象一群土匪强盗一样,到处乱翻,一个家被翻得乱七八糟。有几份资料因没有发出去,叫他们翻了去,于是,几个恶警连推带拉将我拖上了610警车,拉到了泉山派出所,去后立即用手铐将我铐在一个屋子里。不一会,又有一个人被抓去,戴着手铐被推倒在地上,卧式躺着。第二天,又将我拉到了大秦家刑警队。

我牢记师父的教导,拒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在审问中,我什么也不说。恶警们丧心病狂,用酷刑折磨我,首先是三个恶警用手铐将我的双手铐在椅子上,又用铁链子把我的双脚绑在一起,使我无法动,又把我双手通上电,拼命地电我,时间不长,我就被电晕了过去。当我醒来时,师父的话出现在我的脑中:“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我立刻想到,我是个修炼的人,是大法弟子,身体有强大的功,常人的电对我不起作用。此念一出,意志更加坚定,不管他们怎么样对待我,问我什么,我坚决不配合,并慈悲地告诉他们: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你们这样对待我是犯罪的。我们发真象资料是为了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江泽民小人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利用党和政府的名义和国民经济的财力,调动全国的所有宣传机器制造大量谎言和假象,栽赃法轮功。挑拨群众斗群众,对一群修“真善忍”的好人残酷打压。这场打压完全建立在谎言和欺骗的基础上,是非常错误的。我还告诉他们,不要再干迫害好人的伤天害理的坏事了。并希望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将来给自己留条活路。

就这样,我在整整一上午受电刑折磨的痛苦中,不断向他们讲着大法的真象,仍希望他们能停止作恶,改邪归正,能给自己生命创造得救的机会。我的双手被电起了成串的血泡。

这次被抓,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沉重的打击。我炼功后身体发生的巨大变化,也使我丈夫从心里相信大法好。于是,他也开始炼功了。刚炼了几天,他睡不着觉的毛病就很快就好了。自从江泽民打压法轮功,给他造成了强大的心理压力,他停止了炼功。以前,我家里是一个炼功点,早晨,晚上学法炼功都在我家,丈夫,孩子都支持,我们家庭幸福祥和。可是,邪恶之徒对我们的非法抓捕,关押(大约两个多月的时间)迫害,我们平静的家庭被搞乱了。丈夫又要外出干活,又要照顾孩子和家里的一切,身心痛苦极大,我有家不能归。

泉山派出所恶警对我刑讯逼供,因我拒不配合,他们又将我送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段时间后,又把我非法送到淄博王村劳教,强制洗脑。恶警教唆那些邪悟者用不转化不让睡觉,强行灌输一套歪理邪说等手段,从精神和肉体上迫害我。在高压下,由于我有放不下的执著,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被迫接受了邪悟,背离了大法,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干的大坏事,走上了不归之路。

回家后,有缘见到师父的新经文《路》《建议》。我深知师父还在管我。通过静心学法和功友的诚心帮助,我醒悟了。我非常悔恨和痛苦,立即写下了严正声明,重新走入了正法这条光明大道,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现在也是在履行自己的诺言。我会努力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