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并将大法摆在首要位置


【明慧网2004年10月5日】作为一个修炼者,在整个修炼过程中,如果不能从根本上坚信大法并将大法摆在首要位置上,那么在魔难中是很难突破修炼过程中的每一关每一难的。特别是在这正法时期,就很容易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前一段时间,邪恶对我市的大法弟子進行了疯狂的迫害,许多大法学员被绑架進了洗脑班,也有一些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其中有一位同修A也被绑架進了省洗脑班。当时我认为她一定会正念闯出洗脑班。在我的印象中,她修得很扎实,平时很能吃苦耐劳,而且寡言少语,我们一起配合做大法的事也很默契,虽然她知道一些事情,但她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把握得比较好,而且因不写保证书被单位停了职,每月只发很少的一点生活费,她也能坦然面对。可是令人惊异的是,她不但一進洗脑班就转化了,而且她将她所接触的所有大法弟子的情况甚至连估带猜的事也详细的向邪恶透露出来!

开始我非常困惑,后来回想与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其中有两件事让我真正感觉到修炼中根子上的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极其危险的事情。第一件事,我在一同修家中看到一包感冒药,顺口问谁吃药,得知是A同修带去喂自己年幼的孩子,就惊异的问:“怎么你也给孩子喂药?”她笑了笑回答:“怕孩子拖的时间长太麻烦。”当时也没往深处想一想就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这却是一个很重要的认识问题。

其实常人社会很多人也是反对随便用药的——现代社会药物泛滥,动不动就吃药、用药,新药、特效药、進口药,这个药、那个药,只要眼前起作用快,哪管今后如何、长期效果如何。现在到处都这么宣传,人们逐渐就信了、习惯了。其实中国古人、老人都知道,对中华传统文化有研究的人也知道,“是药三分毒”,何况很多西药副作用很大,其危害人健康的一面往往要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开始显露出来,有很多中药也不应该随便吃的,所以常人社会中仍然有些人,尽量不吃药,尽量用物理方法辅助,熬过疾病的痛苦,避免药物泛滥的副作用,以此来维护自己的健康。事实证明,越是很少吃药的人,偶尔吃一点点药就非常灵,而且不容易动不动就生病;而动不动就吃药的人,往往抗药性非常大,健康问题也层出不穷。

师父也讲过我们这一门对吃药、消业及修炼人的小孩等方面是怎么看的。为了怕麻烦而轻易给孩子喂药,不是很说明问题吗?对此我深有体会。我的孩子不到七岁,却闯过了一个又一个病业关。在孩子一岁多时,从低烧到高烧持续了三天。孩子的爸爸没修炼,很着急,想送孩子去医院,我知道小孩从小吃苦消业是好事,况且修炼人的小孩是不会轻易有危险的。自己的心一坚定,孩子的烧马上退了下来,而且全身出现密密麻麻的红点,这可能就是常人所说的“出麻疹”。红点出来后,小孩慢慢停止了哭闹,安静下来,不到一周红点就全部消失了。孩子的父亲也明白要是送到医院说不定会当感冒治,带来误诊的麻烦。

还有两次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次是深夜十二点多钟,小孩高烧得昏迷说胡话,丈夫抱着孩子不停的呼喊:“我是你爸爸,你认不认识我?”他当时急得失去了理智,不顾冬天夜深寒冷,而且要走很远的路,抱着孩子要送医院。我考虑到刺骨的寒风可能会带给孩子更大的麻烦。而且孩子自称是大法小弟子,能背很多经文,偶尔也炼炼功,出现这样的事也是考验我的心性。我坚信孩子不会有危险,因此从他的怀中将孩子抱过来躺下了。刚一躺下,孩子的烧就退了,丈夫也就安稳的睡着了。

因此,在魔难中能不能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在平时的每一关每一难上不能完全做到坚信大法、坚信师父,那么在关键时刻是很难守住心性的,从A同修轻易就给孩子喂药这一件“小事”上,反映出的问题却可能是很根本的。

第二件事,在小孩放暑假的期间,有几天我与其他同修配合做大法的事比较忙,因为A同修没有上班,因此让她带小孩与我的小孩在我家一起学《洪吟》并炼三套动功,孩子们玩时她还可以学法。第三天她打电话说有事,当时我认为她一定有脱不开身的事,因为她也知道我做的大法的事很急、很重要,确实需要人帮助带孩子。可是几天后听说她是到一餐馆帮忙切菜,目地是想在那里打工(结果并没有如愿)。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也是根子上的问题,没有将大法摆在首要位置。我们的生命都是大法给开创的,我们也是为了这个大法而来的,如果我们不将大法摆在首要位置,怎么能配得上称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修炼中遇到干扰和危险,就更难保证用坚定的正念对待了。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事情,根本上不坚定,那总有一天问题会爆发出来。只有踏踏实实的修,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自始至终完全做到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并始终将大法摆在首要位置,才能走好修炼中的每一步。

愿A同修能早日清醒,尽快闯出来,重新修炼。愿她还有机会弥补她给她自己、给其他大法弟子和给众生造成的损失。也希望大家都更严肃的对待自己的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