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认旧势力提供的环境 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明慧网2004年4月14日】“很重的病人,我们不让他进班,因为他放不下治病这个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转法轮》)几年来,我一直认为这段法是对那些重病号讲的,放不下治病的心是修炼不了的。而今天读到这段法,忽然觉得不一样了。特别是“放不下有病的想法”这句话使我浑身一震。我反复揣摩着这句话,觉得其中的内涵越来越深:放下有病的想法?连有病的想法都不能有,太难了。不说很重的病业,就是一般的病业反应,谁能做到这一点呢?身体上的痛苦谁能做到视而不见呢?真的放下了有病的想法,那病的因素还能存在吗?

每当病业出现时,有几个人能做到不被病业反应所带动?往往都是陷于其中,特别是病态严重时,常想: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哪个地方做得不好了?哪个地方被邪恶钻空子了?……然后查找自己的问题,当找到了一些不足,如果病状没有改变,又会想:还没挖到根,那就继续找自己,又找到了一些问题,甚至觉得是很关键的问题,同时悟到了一些法理,往往又会想,魔难该过去了。当然如果状态没有变化,还会再找自己。体现在病业上是如此,体现在一切矛盾中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一同修感慨的说:“真难啊!几年来,好象一直就是在魔难中悟啊,一直没有跳出魔难,一直在魔难中。”同修的话让我惊觉。反思自己走过的路,还真有点象同修说的那样,都是各种各样的魔难在逼着我修,逼着我去找自己,我的做好是为它在做好,没有魔难我好象就重视不起来、精神不起来,就会陷于人的安逸之中。我发现,我的修炼很被动,来了魔难,来了干扰,才逼出了自己的正念。正象法中举的那个例子“你看精神病院那个大夫手里把电棍一掂,他马上吓得一句胡话都不说了。为什么呢?那个时候他的主元神精神起来了,他怕电他。”(《转法轮》)而我呢,宽松环境就一点点的放松自己,一来了魔难和干扰才去严肃对待。为什么呢?这个时候我主元神精神起来了,我怕迫害,不想被迫害。现在我越来越体会到法的指导作用,越来越体会到师父告诫的要把住《转法轮》去修的重要。法中什么都有,就看自己悟不悟。

虽然在邪恶的干扰中,很多时候我都能正念对待,以坚强的意志抵制邪恶、破除干扰,虽然不少同修还夸我正念强,但我意识到,自己的修炼状态有点不对劲儿,一学法就能意识到不符合法所要求的,同修说我精进,我真觉得不配。回首走过的路,在突破自我的束缚上,真是闯过一关又一关,摔摔打打,还觉得自己修得不错。其实都是在魔难中悟道,在摔跟头中悟道。一次次“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一次次“柳暗花明”。修炼的艰难,突破后的轻松,法理的展现,也真正体会到修炼人的乐趣。但我还是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在正法修炼中,基点不是站在救度众生上,心不是在救度众生,修炼的重心在突破自我方面占得重,救度众生的使命感不是很强。说白了,就是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提高自己。我一直没有突破这层障碍。直到同修说他觉得几年来好象一直没有跳出魔难,我一下子惊醒了。我在旧势力安排的一关一难中突破、提高,每一关,努力的学呀,悟啊,就是为了突破邪恶的种种干扰,总是陷入魔难中去突破,而不是为了救度众生。

明慧网上登一篇文章,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劳教所吓得赶快退回去,师父讲“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这句话我反复想了很多:为什么不想回去呢?多少同修都在体会中说那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呀,我们不是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吗?不是要抵制迫害吗?不是有很多正念正行闯魔窟的故事吗?……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但总是觉得不太明白,在认识上还有点模糊不清。

当学法中读到“很重的病人,我们不让他进班,因为他放不下治病这个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我豁然明朗了:很重的病人,要放下治病的心,要放下有病的想法,太难了,在病魔的折磨中,谁能放得下呢?谁的心能坦然不动呢?我们在正法中,如果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抓走了,在邪恶的环境中,要放下魔难,不想魔难,放下被抓被关、突破魔难的想法,真的很难啊。能做到识破人类空间的一切假象,不被旧势力安排的“魔难”所带动,不被任何干扰所带动,这真的了不起。“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简单的很,因为没有回去的概念,也没有进来的概念。

我的认识越来越明,我们没有监狱的概念、被关押的概念,更不是来闯什么关的,我就是不承认你旧势力提供的这个环境,无论走到哪里,我们想的就是证实法,就是救度众生。不管你旧势力怎样干扰,我们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你旧势力安排的关、安排的魔难,我根本就不承认,根本没有这个概念,大法弟子就是证实法来了,就是救度众生来了。

想想,如果狱中的所有大法弟子都能站在法上,不承认旧势力提供的这个环境,就是按师父讲的三件事去做,那旧势力的安排还有存在的借口吗?

由此我想到了近期在同修中对一些问题的不同看法,其实师父已经讲得很明,“我希望每个大法弟子不要把形式看得太重,你自己的修炼,你自己的提高,你在邪恶中证实法、救度众生,你坚定的走好你自己应该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不是说绝食就对、不绝食就错;流离失所的回家就对、不回家就错;被抓进去了,只有努力闯出来才对……这都不是关键东西,不要把形式看得太重,不承认旧势力提供的这个环境,不承认这场迫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每个人的路都不同,每个人的路都是他自己在走,别执著别人的路怎么走,就走好自己的路。每个人的认识都不一样,整体上协调好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再提一件事,有个同修,数次被病魔折磨得要支撑不住,数次豁出来去散发传单、讲真象,只是这样去做,就突破了病魔的迫害。这说明了什么?我不承认你旧势力这样安排,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才是走师父安排的路啊,师父就会管的。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上针对个别学员遭受病业魔难,不是说过吗,“不是从根本上去提高自己,真的把这事放下、从另外一方面堂堂正正走过来,而是针对这件事情:哎呀我这件事怎么还不过去啊?我今天做得好一点应该好一点啊,我明天做得更好一点应该更好一点呀!他老是放不下这件事情,看上去还好象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为它而做好!你并不是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应该去做的那样做的!”“你不是有师父管吗?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何况你们修炼的人呢?”(《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师父不是要我们去证实法吗?旧势力安排了病业魔难,如果不从根本上放下这件事,你不是在为它而做好吗?为旧势力而做好吗?师父这样讲了,就是要我们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我们还怕什么!

一点个人体悟,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