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迫害:超物质化的精神封杀


【明慧网2004年10月6日】当维系了五年的对法轮功修炼民众的迫害除了迫害者利用权力极力掩盖外,其中还隐藏着另一种对更广大民众的精神迫害,即用超物质化的手段掩盖和封杀民族精神。

江××在5年前提出要战胜法轮功。但是,法轮功是一种信仰,是无形的。真善忍存在于人的意识形态之中。一种意识形态要取代另一种意识形态并让人们接受,一定是前者有更高境界的道德魅力,更具感召力。但是,要战胜法轮功的集团却恰恰是历史上最道德沦丧的、最腐败的群体。既然在道德上无法赢得人心,那么江泽民代表的中国的权力集团就采取了一种更为隐蔽、也是极具破坏性的手段,即用超物质化的手段封杀精神。让人们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高度物质化的环境中,渐渐迷失,麻痹,忘记了维护自己的精神家园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忘记了人本该遵循的人性的升华和道德的回归。

“稳定压倒一切”下的不同心态

敏感、多疑的当权者提出的“稳定”自然是其个人权力统治的稳定,为争夺人心,这个“稳定”往往被解读为“社会的稳定”、“国家的稳定”。并言之凿凿,稳定了才有经济发展,才有人们的幸福生活。有了这样混淆概念、迷惑欺骗的借口,就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对无辜民众大打出手了。但是,可笑的是,按照马列主义原则,当“稳定压倒一切”时,就不存在运动了,更别提发展?看来高喊稳定的“马列主义者”并没认真学好马列。

事实上,这些伪“稳定”之说之所以可以猎取部分人心,不过是符合了一些人谋权求利的短期目标心理。但是,其代价将是牺牲社会的长治久安。要知道,没准哪一天,人们曾经视而不见的恐怖主义暴行会出现在他们的后院。物质化的诱惑,使多少人面对这场严重的精神迫害表现异常麻木。

高技术和高投入宣传系统突破道德底线

一个良性的媒体能够起到舆论监督,促进社会发展的作用。中国的官方媒体反其道而行之,一切被权力者定义为不利于“稳定”的消息,均压制不报,甚至制造太平盛世的假象,如对SARS疫情的报道。与此同时,媒体为当权者服务。这一点可以用江泽民和CBS主持华莱士谈话解释,他直截了当地说:“媒体,应该是党的喉舌。”这番评论想来一定让“久经沙场”的华莱士大跌眼镜。要知道,新闻报道的主观性、倾向性正是媒体大忌。也许中国的媒体也觉得江的评论太露骨,太离谱,所以该段文字在中方的报道中被删除。难怪“人权恶棍”中江榜上有名。

“人权恶棍”领导下的媒体是没有道德底线的。除了用无中生有的政治帽子打击异己之外,还主动“创造”“天安门广场自焚”类新闻,把江特色的“党的喉舌”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为了掩盖一桩桩人权劣迹,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采取的策略是高调宣传官方媒体的物质和技术优势。例如,新华社社长在不久前举行的国际会议上,只字不谈媒体的社会责任、造成的社会影响,从业人员的道德标准等,而大谈特谈发布消息的数量、技术、及经济增长点等。

这几年,“借船出海”的外宣策略更是甚嚣尘上,即将中国媒体覆盖推向海外,从而影响海外民众。中央电视台台长赵化勇在不久前接受采访时,称,“海外落地频道已由一个增至两个,播出时间已由24小时增加到48小时。CCTV-4已在北美、欧、亚、非、大洋洲和中南美洲的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落地入户。CCTV-9在美洲、欧洲、非洲以及我国香港等地区落地入户,逐渐步入美国、英国、法国等西方国家主流社会,增强了我国的国际影响力。”

或许2002年8月,加拿大广播标准委员会的一项评论也可以让我们认识这种“国际影响力”。中央电视台“制作”的“京城血案”(即所谓“傅怡彬杀人案”)在城市电视台播出后,引起加拿大观众的强烈反响,并投诉标准委员会,希望停止该节目的播出。该委员会的结论是,中央电视台的这起谋杀案和法轮功联系起来,违反了加拿大广播协会制订的“职业道德守则”和“有关暴力守则”、以及广播电视新闻主编协会的“(新闻业)职业道德守则”中的四条规定。委员会仲裁小组认为:将谋杀行为与法轮功联系起来没有真实可靠的依据,是对法轮功的攻击……并要求该电视台在黄金时间播放此决定。

2002年至2003年间,曾在CCTV英语频道(CCTV 9)工作的外籍专家琼-玛尔提丝(Joan Maltese)女士在谈到她在中国的感受时说:“我们没有遵守新闻记者的真正的、真正的使命。”“因为那里有新闻检查员,就坐在我们的新闻部办公室,是政府的新闻检查员。而且有时候我们写的最初的新闻稿件被改了。我完全知道。”而她的中国同行,“事实上他们觉得做政府让他们做的事,不报导真象而试图让中国看起来不错,是十分自然的事情。”

“如果你到中国媒体去指称他们:你撒谎,你为政府歌功颂德,你立刻就有麻烦。另外就是,那里只有一个,只有一个声音。中国只有一个官方的声音。……所以中国人没有机会了解别人怎么说,别的可能的访谈是什么样的故事。”

人权=生存权?

中国官方的人权白皮书一再强调中国的经济发展,并断言中国人权快速、健康发展。但法轮功学员陈刚对此评价说,中国官方一直强调人权就是生存权,可是人除了生存以外,还要思考、有精神追求。否则,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按照中国当局的逻辑,就是我让你活着,你就要按照我的意志、要求去活。否则,你面临的就是最残酷的选择:在坚持信仰和最现实的利益——生存之间选择。

陈刚的遭遇很典型,他曾因修炼法轮功被两次抄家,被北京团河劳教所非法囚禁、折磨达18个月之久。陈刚说,“信仰是人类精神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文明国家是普遍受到社会尊重的,但在中国大陆却受到完全相反的对待。”

在描述自己遭受迫害过程中的真实心态时,陈刚说,“我当时被折磨到死亡的边缘上,面临着两种选择:死亡和屈服。屈服代表着背叛自己的人格和信仰,这一切所带来的痛苦将超过死亡本身的痛苦。人在面临死亡时,往往都很恐惧,痛苦;但是当你选择屈辱的活着的时候,那种煎熬会使你宁愿选择死亡。因为你的人格被玷污了,灵魂不再纯洁。那时人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陈刚表示受迫害的对象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每个人在为了眼前利益犯罪。

小鱼儿的觉悟

当沙漠化的道德,物质化的价值观演变成人们的生活方式及判断事物的标准时,人可能就不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但是,迫害人的精神信仰这种反人类的本质,又有多少人能够看得清?

女儿喜欢看一部叫“Nemo”的动画片,该片的最后一幕颇令人感动。Nemo是一条小鱼,在历经千辛万苦找到父亲之后,却连同其他的鱼被猎获在一个大渔网中。Nemo悟到要解脱从而获得自由,就必须依靠每条鱼的力量,于是,在他的感召下,成千上万的鱼奋力向下游,最终挣脱了渔网,重获自由。

有人将法轮功称为“弱势群体”,可以这样说,法轮功的修炼者确实没有权势,但是,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判断人,不是看他拥有什么,而是看他想成为什么,也许真正觉悟的人才更有智慧使周围的人摆脱困境,唤醒沉睡的灵魂。当每个生命能够真正认识到维护人类精神家园的可贵,并在自己的位置上,树立起正念时,那么真正的安宁与幸福就在眼前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