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正念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4年10月7日】我出生在一个质朴的农场,小时候我能看见天国的神仙们,并能感受她们的美好。我为找不到上天的路而苦恼。

92年我在长沙上学,有一个算命先生远远招呼我并挥手喊着,让我往北走能遇上贵人。几年后年我来北京求学,遇上一个太极拳名师非得要教我,我跟着茫然的学了一年。在苦苦的寻找中我又迫不及待的练了一种气功,由于求道心切,我出现“借功”状态。这样机缘一等在等,直到99年5月我才真正得着了大法,找到上天的路:真、善、忍。

一晃几年过去,我由不会修到现在成为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下面是我修炼中的几件小事。

2000年初,我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恶警抓到天安门旁边的派出所,他们问话,见我一声不吭就抡起一个硬包砸向我的头,我当时在低头背法没回过神来,只觉得头上一个厚厚的罩给砸掉了,一个闪亮的法轮在我眼前一晃挡住了那股砸向我的猛劲。

2000年末,我配合一个同修去天安门拍照。当时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和喊“大法好”口号的弟子特别多,声音此起彼伏,场境十分感人。我们把相机放在两人手腕处,哪里喊大法好就转身往那卡嚓一照。半小时后我们被恶警发现了,一恶警冲上来夺过我们的相机把胶卷扯掉了,并用步话机叫110车过来。我平静的随着师父法身的指点迎向开过来的110车,对着车上的恶警说你们的人把我的胶卷扯掉了,说完拉着同修走了。当时我看到另外空间有一条大道在我的脚下,我是顺着大道走的。

2001年初恶警盯梢、跟踪和蹲坑,包围我住处,深夜闯入抄家,把我和几个同修抓到海淀分局看守所。恶警几晚审讯,见我都不说话,有次就叫打手来打我,我静静的盯着打手的脸,结果打手的手举在空中下不来,嘴嘎巴着半天也骂不出话来。恶警见打我不成,隔天晚上换了一招,使用“迷魂药”。晚上审讯时恶警很特别把我带到办公室,到门口有一个精神抖擞女警上来扶我去茶几旁坐下,并把备好的一杯黑水给我,四个恶警盯着想让我喝下。我心里背着法知道他们在搞鬼,两分钟功夫坐在我身边精神抖擞的女警就歪着脖子睡着了,另三个恶警面面相觑很难堪,不到一刻钟就匆匆把我送回监号了。

恶人把给明慧网写过文章的同修有一百多位列上了黑名单,恶警抓到一位奖励1至5万元。这样我和20来位同修被恶警用被子捂着秘密由海淀分局看守所转到北京市局看守所。被关押在市局时,恶警们强加给我很多罪名,想判我大刑。他们晚上来提审,有时整天整宿的熬着并换着恶人来打骂、侮辱和酷刑,变着花样想从精神和肉体上摧残我。恶警招数还有:不断的换审讯室,用特务的各种手段诱惑人,欺骗人,把我上学、家庭从小到大的各种情况搞得很清楚,让我为他当特务;假装同情大法给我经文和大法书看;有的把床铺到审讯室,晚上单独审讯并侮辱我;等等。在这种环境下,我每天背法,在法上悟正,恶人想转化我,判我大刑,结果没得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