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智慧来

【明慧网2004年10月8日】我在师尊赋予我们的反迫害、讲真象、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时,碰到了一些不同类型的人提出的一些不同问题,现写出来与大家交流,相互借鉴,以便今后将师父交给我们的神圣使命完成得更好。我过去是个不善于讲的人,但在讲真象中,只要是正念正行,不执著,碰到具体问题时,感到脑子里马上反映出解答问题的答案,而且越做越感到有一种没有解答不了和说不完的思路。同时,还是用常人中的事来解答常人所提出的问题,解开了很多人的心结。我知道这些智慧是师尊给予我的,只要我们正念正行,会源源不断的涌出,给我们解答反迫害、讲真象中的一个个难点。现简叙如下:

我二哥是宗教出家之人,我有一次到庙里看他,在交谈中,他说法轮功参政了,不然的话,政府怎么会镇压你们法轮功,而不镇压我们宗教呢?我说,我们法轮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于国于民是百利而无一害,我们不参政,而是江泽民邪恶集团要发动运动迫害我们。你比我年纪大,你经历过很多运动,看到每次就有很多人遭迫害,哪一次不是共产党掌权的首脑发动的?就说文革吧,庙都砸了,菩萨也都打了,你们参政了?你们反对谁了?那个时候,所有的当权派都挨批斗,都被打倒,他们原都是跟共产党搞革命,很多是共产党人,一下子全都起来反对共产党?反社会……,那不都是人为的发动搞运动?不是谁参不参政、反不反对的事。他听了我一席话后,似如梦初醒,连连点头,口里说着是、是、是、是的。

2004年春节,我到一亲戚家拜年,又谈起了法轮功。他说:我碰到法轮功的一个人,说得很神的,说他的师父把彗星与地球相碰撞的难解开了,谁信?我不信,所以法轮功的人送的资料我也不愿看,把它丢到门旮旯里。说时还用手指给我看。我解释说,不能简单的按一般人的能力去衡量,人做事靠手脚,而神只是意念去想。人修炼可以出特异功能,坐着不动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修成神就有神通,威力无穷。我问他是否看过八仙过海。他说看了,我就拿电视里八仙过海作比喻:八仙在一起集餐共乐,一想就一桌佳肴出来了,再一想酒也来了。他们还有多大本事人不知和做不到呢?八仙只是小神,而大一点的神一想,可能出一座庄园;再大一点神一想,可能出现一座大城市;再大的神一想,那可能会生成一个天体,里面有无数的星星与星系,那他叫星星挪动一下位置,你说容易不容易?他沉思了一会儿后,我问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他说再没有什么,已默认。最后我叫他好好看大法的资料,明白道理会给你带来好处,带来平安与幸福,他也接受了。

我被抓去关押期间,我也坚持讲真象。在那里碰到一位五十多岁、信基督教的人,据说是岳飞的儿子岳霖的后代。交谈中,他有两个不正的说法:一是说我们师尊是某人转世;二是说岳飞是大鹏金翅鸟转世。第一点,我说不能把我们师尊与释迦牟尼佛相提并论:释迦牟尼佛在世时只在印度传法,他去世后才由其弟子将其法传入中国汉族等少数国家与地区。而我们师尊,法大威力大,传的面广人多,全世界有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一亿多人学炼,真正是全世界人民都渴望得到法轮大法,想溶于“真、善、忍”法理之中。至于说××,那是人编的故事,决不能把其与任何正神去比拟。第二点,我把师尊《洪吟》中的《访故里》:“秋雨绵似泪,涕涕酸心肺;乡里无故人,家庄几度废。来去八百秋,谁知吾又谁;低头几炷香,烟向故人飞;回身心愿了,再来度众归。”这首诗反复背出来给他听,使他明白:大鹏金翅鸟一说是后人为纪念这位民族英雄而编的故事。师尊为救度众生,一直在人世间,以皇上、国王、元帅、修炼的佛和道等各种身分,为了今天的世人能够理解大法,创造人世间的文化,受尽了世间的苦难,来与众生结缘。我说,如果岳飞是师尊转世,那其后人不都是师尊的亲人吗?岳家军的人不也是吗?如此推理,那这世上的人曾经有多少是师尊的亲人呢?所以,无论是师尊传出大法的法理或渊源上,世间任何人都没有任何理由要反对法轮功。他听后点头称是。我见他后来成了活传媒,逢人说师父法讲得好,要不是江泽民迫害,用谎言欺骗人民,那学的人会多得不得了。

我记得去年有一次到一位同修家,他见到我喜出望外:“你来的正好,我儿子向我提出的问题,你来帮忙解答一下吧!”我说:“好,要得。”她儿子是由初中到部队,回来后在国家机关工作,原来也看过大法资料,就是不太相信。那次他提的主要问题是:“你师父在讲法中说宇宙是有边的,怎么又说佛法无边?”我解释说,佛法是无所不能的,佛有的是办法,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所以称之为佛法无边。那一天,我俩交谈了两个多小时,他的一些疑点全部解开。从此也就相信大法,看资料也就积极了。

有一次,我同本单位一个得了糖尿病的同事讲真象,他对法轮功的修炼人不吃药想不通。我就举了一个例子:从前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得了重病,医生说他只能活三个月。他听到后,回去拿来钱就出去玩,他一心只想利用好这短暂的时光,到祖国各地名胜去看那大好河山,每天眼里只看秀丽的风景,脑子尽情欣赏各种风情景致,尽是乐趣之事。光阴似箭,不知不觉就过了半年时间。回到家里,叫那医生再看,医生看此人病好了,也感到吃惊。为什么呢?那人脑子空了身体放松了,眼里看的是美景,心里尽是高兴事,病也就好了。而法轮功的修炼人,思想溶于“真、善、忍”之中,对“名、利、情”看得轻,世事之中不执著,脑子基本是空的,炼功也就能静,百病也就不侵。我说你能做到,糖尿病也能好,他听了后认为是个好理。

有一回我碰到一个老婆婆,说法轮功好是好,就是不要祖宗。我解释说,你老不了解,人做的房屋是给人住的,灵牌那是鬼的,人与鬼是不能同处一室的,所以,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家里是不供祖牌的。她听后说:“啊!原来是这样,有道理。”

去年农历年底,我与爱人夜晚一道去贴真象标语时,我被抓,爱人逃了。向内找,那次心态不好,认为那么多,得走好远的路才能张贴完,有完成任务式的做事心。那次派出所的那个恶警在巷子里抓我,他认识我们两人,可我们对他不了解,本来我可以跑掉,但爱人就跑不了,所以只好到派出所。他们审讯我,要我写,我就不写。问我住处,我说不知道。我心里清楚,一说出地址,马上就会把爱人抓走,会影响讲真象。他们打电话又问其他公安的同事,都不清楚,搞了好一会儿无结果,只好算了。捉我的恶警把我与爱人贴标语的事写成材料要我签字,我不签。我心里想,我一定要按师尊讲给我们的法理去做好,得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后把我送到拘留所,开始要填写表,第二天又要押手印,我一直不理他们,按修炼人的要求去做。在拘留所,邪恶团伙也派人来找过我,审讯,问我那天做什么,我说你们都知道,贴真象标语,告诉人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他说,你又不在场,怎么知道是假的?我就反问他们,你在场吗?你们怎么知道是真的呢?他们也只是笑笑。其他也并未对我怎么样,我看得出,由于大法众徒讲真象,公安一些人也开始清醒,这几人来审讯我也只是应付。在师尊的呵护下,我正念正行闯出拘留所,又在做我们大法弟子应做的事,为救更多的世人而尽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