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龙山教养院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11月10日】这些是2000年秋发生在龙山教养院里的正法故事。

一、救助同修

2000年10月的一天,一位刚被非法绑架来的男同修将正在播放诽谤大法的录音机里边的磁带给毁掉了,恶警就将这名同修从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弄到犯人那里关起来。大家想不能让它们迫害这位好同修,要让他们放人,于是聚集在各自走廊里,先是楼上男同修在喊,跟着对面走廊的女同修喊,楼下关押了很久的男女同修们听到后,虽然当时不知楼上的同修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知道这是同修们在证实大法,我们是一个整体,一定要配合。结果当时楼上楼下、四个铁栅门里边传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大家还集体背诵洪吟 ,那声音震动整个楼房,直冲云霄。恶警心虚了,马上和大家说:“我们没有打他,不信我们送他回你们这儿,你们问问他。”就这样,这位同修还没有受刑就被同修们要回来了。

二、集体炼功

2000年11月份同修们集体绝食期间,恶警企图让大家放弃绝食,要我们到院子中集体听它们讲一讲。我们来到院中央,整齐的排好队,找好距离,一齐做起了第二套功法,又静又齐,是那样的庄严,周围站着的恶警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不知怎么办才好,直到静静的看着我们全部做完整套功法,一句话都没说出。正念又一次战胜了邪恶,以后再也不说给我们讲什么了。

三、集体挂条幅、喊出:法轮大法好!

2000年11月27日,有的同修提出,外边的同修都在证实大法,我们被关在这里,我们就在这里做。于是女同修们就把同一样的红布兜缝合成大小不同的条幅,用黄色的衣服剪成字,大家一针针一线线缝,当天晚上就做了许多条幅。有的条幅还绣上了大法轮。次日清晨,大家约定在同一时间,院里院外人最多的时候,各个关押大法弟子的房间窗户都被打开,挂出了鲜艳夺目的条幅,有“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等。我住的房间门上边还被同修用红笔写上了“法正乾坤”四个大字,这件事有力的打击了邪恶。

龙山教养院的墙外有很多常人在新盖的楼顶上干活,我们就趁吃饭在院里站排时,面对着警察,发自肺腑的喊:“法轮大法好!”。这真理之音被墙外楼顶上干活的民工听到了,也看到了。他们也站在楼顶上喊起了“法轮大法好!”(院内院外的喊声使站在那里的恶警半天才说了一句话:“看看你们还一个个都掉眼泪了。”它们怎么能理解一个修炼者的心呢?)

四、起诉江恶棍

2000年秋,我们这些被非法关押在龙山的沈阳地区的大法弟子中间,有七十岁的老人,有十五六岁的中学生,有随父母進京一起被非法绑架来的几岁的孩童(后来被家属接回家),有一名快要分娩的同修,还有走路都需要搀扶的残疾人……。这些人仅仅因向政府有关部门讲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就被关在这里。教养院还向家属每人索取几百到上千不等的所谓生活费。大家在一起切磋:这是无限期的关押,政法部门本身就在执法犯法,江泽民就是总祸根,不能承认这种非法关押,要起诉罪魁祸首江泽民。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会儿就有十几条江贼触犯法律的罪状,还有的人给江贼列举了具体罪状。我们有集体在一张起诉书上签名的;也有几个人在一张起诉书上签名的,然后非常郑重严肃的交到当班的警察手里,让他们给传送上去。在2000年时,我们就直呼江大魔头,警察们听了很吃惊。

五、大法的书是我的生命!

有一位姓郑的大姐,60多岁了,一天早上在关押她的房间里看《转法轮》,被恶警申义看到。他动手就抢(这个男警察时常半夜三更随意幽灵似的進入女寝室),这位大姐奋不顾身的抢回书后,双手抱在怀里,这个30多岁的男警察连夺带打,最后气喘吁吁,硬是没有拿到书。大姐还大声告诉它:“这书就是我的生命,我死也不会给你。”看着我们站在周围的同修,灰溜溜的走了。接着大姐单位的领导来找她谈话,问她:“你要共产党员,还是要大法。”这个有着几十年党龄的劳动模范毫不犹豫的说:“我要大法。”听说大姐的命运很苦,中年丧子,家中有很多事情都要她亲自料理,恶警就找来她家人来龙山又哭又闹,让她放弃大法,大姐没有被情所动。过了一天,大姐象得了重病一样。她很快就被送回家去了。这样的大法弟子,它们关得住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