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机缘与资源 全力以赴救度众生(二)

学《也棒喝》所悟


【明慧网2004年11月10日】(接前文)

三、我家以前是搞邮票收藏的,行情好时也经常到大市场進行交易买卖,后来邮票市场有人炒作、行情混乱时就放在家里了。2000年开始全面讲真象时,我背着家人把几万元的邮票、银币、纪念币全折价卖了,用来购买信封、邮票、印刷真象资料、做横幅及送给同修進京护法作路费。到后来我妈知道后大发雷霆,冲我直运气(她也修炼,96年得法),说:“你的胆子可真大,几万元钱的邮票让你打水漂儿了,那是我们的血汗钱哪,卖得那么便宜!”我说:“我一没乱花,二没打水漂儿,我做了应该做的事,现在行情就那价位,我觉得还是值得的,能卖一块五就是一张真象光盘,能卖一万五就是一万张真象光盘,能救多少众生啊,说白了能救多少大穹的王和主啊?放在那儿是纸是铜,换成真象资料才能救人,我是无私的,希望你能理解。”她说:“我就知道你是无私的才这么说,你要有私,看我能饶你?!”并小声对我说:“可千万记住暂时别让××(我爸)知道,他可受不了这刺激。”“哈哈……,”我俩都笑了。(我爸也修炼,后来知道了,也没多说什么。)

我家不算富有,但还可以,有两套房产,那天我妈说亲戚让帮忙买一套房子,我脱口而出:“把我们那套闲着的卖了不正好吗?”她一听,马上象中枢神经触了电似的,冲我大嚷:“少来这套,你小子想什么我知道,我告诉你,别打我那套房子的主意,那是我们养老用的!”俨然一副揭穿我“阴谋”的口气。我本来确实有些顾虑,表达起来有点避嫌的想法,经她这一“指控”,我也没顾虑了,心情也放松了,理直气壮地回应:“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我今天也把我的心里话和你交流一下。你也是老弟子了,没什么好绕圈子的。首先声明我不会强迫你、误导你做什么,但我有假设的权利和自由,假设我是你现在的立场处境,如果我有两套房子,一套闲着,我会毫不犹豫的卖出一套 ,用于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一套房子多少万元闲在那儿,你知道多少众生得救的希望被耽误,我无私无畏,我说这话你感到震惊吗?!我对得起天地良心,我不脸红,师父和众神都在看着,脸红的该是你。你悟性低,我们不怪你,也不强迫你,既然你说开了,咱们就讲明白!再强调一次,我只是假设,具体怎么做,你自己说了算。”

一番话说得老妈也冷静了,心平气和的对我说:“法理上我心里都有数,都明白,但我现在心性不到位,还没有悟到,心性到位了,不用你说,我早就卖了。”……又是以笑声结束这段硝烟弥漫的对话。

四、在这里我想算一笔数字账:一台二手台式电脑一千多元,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两千多元,一套无线上网卡(含一年上网费)一千多元,一台喷墨打印机几百元,不到五千元一个能独立上网下载打印的小资料点设备就算配成了。一张带包装袋和彩色不干胶贴皮真象VCD光盘一元五角,一份真象小册子两角(三十二页),一张过塑后的护身符真象卡片一角八分(三寸大小)。有的同修抱怨说:“怎么回事呀?以前我们这里一个县就上万人修炼得法,这时都干啥去了?”

其实不难理解,旧势力大多是在同修的求安逸心、怕心、顾虑心等各种变异的私心上做文章,以达到迫害干扰大法弟子精進的邪恶目地。大浪淘沙,好多昔日精進的同修正是被这些师父讲法中早就有言在先,警告过的大浪淘了下去。但不是没有办法否定它们的安排,师父讲:“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落下一个人”。

以前我们这里周刊印五本有的同修看过后还会退回两本不敢要,现在好多人传着看也需要数十本还总是说不够(不包括送往外地的)。大家可以算一下,如果大家都行动起来、参与進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形成整体,都从自我做起,开发资源(但不能走极端),全力以赴,有十分劲不使九分,那样,一人付出一百元,一百人就是一万;一人一千,一百人就是十万;一人一万,一百人就是一百万。对大陆城市而言,一千元、一万元对工薪阶层而言早已不是天文数字了,但一个人口数百万的中小城市,如果有几十万元的资金投入讲真象中,足以轰轰烈烈、遍地开花了。但现实中为什么没有这个效果呢?

而且有的地区确实在很艰难的做着,这就要求我们首先要向内找,看自己做事的心态是否纯净,是否掺杂了做事心、急功近利心、求心等人心干扰。第二绝不能忽视了正念否定旧势力在干扰我们形成整体,制造间隔,在搞鬼。就是发正念的问题好多地方的弟子都在明慧上交流通知过,每天晚上八、九、十三个整点正念清除本地邪恶因素,但真正做到坚持不懈的多吗?如没做到或没做好,那就是干扰是差距,说自己忙于其它事耽误了,根本就不能成为开脱自己不精進的借口或理由,因为这理由太苍白了。

我们扪心自问大法蒙冤时,同修惨遭酷刑虐杀时,自己做了些什么?做得如何?对得起师父吗?对得起自己吗?每天三顿饭和睡觉,忘记的人很少吧!有时想起自己这方面做得不足时,总是惭愧的不敢面对师父的法像。

师父讲:“看到很多事情要做,大家心里头很着急,想要把它做好。”(《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我劝现在仍悠闲度日,回家躺在沙发上,一边喝咖啡、看电视剧,一边抓住大法书不放的同修,是该急点儿了,万古机缘不会再有;同时也劝现在热血沸腾太着急而难以静心学法的同修,千万稳住心,遇事要冷静,宁可慢三拍也别慌一拍,因为我们经历的教训太深刻了,因为师父讲:“我们是用心在做,他们是用钱在做,这一点他们永远也比不了。”(《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99年7.20后,全国進京大上访,护法、证实法,没钱的同修卖粮食、卖首饰、骑车、走路、要饭都要去,可谓几番风雨路十千,心弥坚,谁能拦?生死路,谈笑间!为什么当时能做到?他们当时正常得很,一点儿也不傻,我想这个就不回答了。

五、在这里,一提到付出、精進,有的同修马上会说卖东西、卖房子是走极端,想都不能想。我想谈一下我家对卖东西的做法和对什么是走极端的认识,我觉得关键是把握一个度,看卖什么、怎么卖,农民卖多余的粮食,果农卖收获的水果、蔬菜为大法付出那是威德,但卖得倾家荡产无处栖身,谁都会说不正常的,师父讲法中要我们取中、理性。

我们能走的路其实很窄,偏了一点儿都不行。比如有同修住一套大房子,卖了三十万元后,用了二十万元买了一套位置稍微偏一些的房子,家具物品什么都不少,轻轻松松转移出十万元救度众生。是否走极端,一目了然。

师父讲:“真修大法,唯此为大。”(《洪吟》)99年7.20后,多少大法弟子舍生忘死,走向天安门,那时真的是没想到过回来,生死真的是放下了,为什么?因为那时权衡之下做到了唯此为大,而此时还有什么执著的,不是人心在起作用吗?想到过自己将成就的神佛果位与望眼欲穿、期待被救度的众生了吗?众法王,跪相迎,立誓约,在天庭,愿助师,世间行,地裂天崩不变心的铮铮誓约忘了吗?

六、我接触到的两个地区过去的负责人A、B,曾经都很精進,舍生忘死進京护法。现在A家中有住房十几间,现代化家电消费品应有尽有,正经营一公司,目前也看书炼功、发正念、讲真象(走形式,效果很不好),但有时还去公园打上一会儿太极拳,还喝啤酒。那天去送新经文和周刊给他时,他说今天花几十万刚买了一套小区住房,是将来给小儿子结婚用的。他的第一个公司生意很红火,于是和我商量想拿出所有积蓄和别人合伙搞一个更大的公司。后来真的搞了起来,全家人忙得不亦乐乎。那天集体学习师父新讲法时,他老伴半睡半醒时手中的讲法滑落在地上还不醒悟。

大法不能丢呀!而他却对自己的做法美其名曰:生意做大了,别人都知道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能证实大法好。我看着他的生意出奇的红火,好多订单客户都要道歉强行推掉时,我并不替他乐观,相反我的心中有种说不清的沉重。我分明看到在他身边聚集了大量的黑手在张牙舞爪,不让他精進,因为他的懈怠影响着那么大一个地区的同修产生错觉,不精進,走了弯路。

另一同修也曾是一个地区很精進的负责人和知名企业家,洪法时期付出几十万元买大法书下乡洪法、送书。他原有两家公司,经非法关押被从监狱放回来后,搞起了一个厂子,当时也是说搞好企业能证实大法,有了资金用于大法和救人上,又可以解决没工作大法弟子就业、生活问题。

敲锣打鼓开张了,一期比较顺利赚了钱;又投入二期。后来行情不好,因精力有限,将以前两个公司全权交给一个比较信任的部门经理负责,可是两年后发现,那个人私下转移了两个公司的资金和固定资产、设备,又利用他的名义到抵压贷款并对其中一个企业申请了破产。一时间,要让这个知名的大法学员企业家上金融系统黑名单。这下打击可大了,发正念也净跑神,打坐坐不住,抱轮抱不圆,问我该怎么办,说自己又不好意思和本地同修切磋,怕大家笑话他。于是我坦诚和他交流,如果是个人修炼时期,要一忍再忍,看作是在还以前欠对方的。但此时不同,这是正法时期,旧势力参与对大法弟子干扰,对用于救度众生资金的干扰,就是对正法干扰,是决不能认可的。他自己也向内找了,说自己在执著于钱上被钻了空子,还讲出自己每天光看正法时期讲法与经文,不看《转法轮》,开车时听讲法录音,三年了《转法轮》一遍还没看完。

我对他说:“这是大漏啊!……但不是没有办法,要坚信师父,正念显神威,向骗你的人讲真象,运用正常法律手段,委托律师挽回自己的损失,否定旧势力的阴谋。但要做到做而不求,心态纯净,毕竟打官司是很占用精力的。”当然说起来轻松,不动心,真要做到实处,可是要保证大量时间静心学法为基础的。

在看134期明慧周刊时,读到这样一篇文章《关于建立小型资料点的一点建议》,文中作者谈到自己时说了这样一句话:“其实在国内我也算是一个收入较高的工薪族了,年薪二十几万,曾经也有求安逸之心,但是经过不断的学法,我越来越意识到我的能力和收入是大法赋予我的,应该是为大法服务的,师父说“世上的人,有许多大公司的老板,我告诉大家,他前世发了愿要赚钱给大法用的。他们现在迷失了,他们不但没给大法用,还用到邪恶那里去了。”(《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想我当时是因为发了愿要赚钱给大法用才会有这些的,所以应该用证实法上,而且师父还说:“其实我告诉你们,法正人间最后的时候啊,一瞬间什么都解体。什么钱哪?纸都没有嘞。”(《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在修炼这条路上,由于我坚信师父说的每一句话,不仅心身都获得了健康,而且在年纪很轻的时候就有了很好的生活和收入;而且由于我坚信师父的话,所以不管恶党怎么镇压我都坚持修炼,不为任何干扰所动。我真心希望有能力,经济条件较好的同修发挥自己的优势,应该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多为大法做事,而不光是满足自己常人的优越生活的需要。”

当时看了以后对我触动很大,我也提醒A、B两位同修看了这篇文章。

在家中高消费求安逸享乐的同修,在你们住着冬暖夏凉的豪华公寓,吃着西餐大菜时,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真的比狱中的同修高出一等?你可曾想到,此时此刻国外大法弟子在寒风中烛光守夜声援我们?可曾想到邪恶的劳教所中大法弟子也许仅仅因为不报数或不配合迫害,正在又脏又臭高1.8米宽1.2米的禁闭室里穿着“约束衣”同时遭受几根电棍电击吗?扪心自问,你为他们做了些什么?……(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