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时期我们地区资料点运行过程中的部分历程(一)


【明慧网2004年10月21日】

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在这次“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书面交流会”上,我谈一谈我们地区大型资料点整个运行过程。大资料点自2001年7月10日开始运行,至2004年5月30日停止运作。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中,在整体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我们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留下了很多感人的事迹,也有遗憾和不足。下面把我们正法修炼中的部分心得体会和同修交流。

一、资料点第一个住所

2001年7月10日下午,我正准备出去和另一名同修步行再次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要求政府还我师尊和大法清白。当地A同修领来了四名青年同修,其中两人我们99年在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时就认识。他们的到来使我们这个地区大资料点很快组建起来。当晚就搬進一所居民楼里,这是资料点第一个住所。同修们真是各显神通,很快把各种设备和必需品准备齐全。由一分钟一百多张的一体机代替过去一分钟四张的几台小型复印机,四人中一人暂时留下负责我们技术和出运资料,另一位大学生在这里为我们上网下载、打印、校稿,我负责复印。这样在短短几天内资料点就正常运转。我们这个地区真象资料需求量很大,随后又供应周边几个市区部分资料,还有外地同修来我们这里走亲戚,看我们真象资料好,有时也突然要几箱走。同修们都感觉到在这种艰难形势下,资料点的建立和发展速度之快都不是偶然的,是师尊早为我们安排好的,只是等待时机,人马一到,心想事成,事半功倍。我们没有欢喜和满足,而是共同商量怎样更加精進,特别是要在学法和发正念上下功夫,负责技术的同修提出除四个整点集体发正念外,从早晨7点到晚上9点每个整点资料点的同修都要集中精力,立掌发正念清除邪恶,这个建议得到大家的赞成并立即执行,从01年9月一直持续到现在。大家晚上学法,早晨3-4点起床炼5套功法,7点半开始工作直到晚上5点,紧张而繁重的工作量使我们常常忘了吃午饭,就是吃饭也很少停机,谁饿了就去随便吃点。大家虽然都是被迫流离失所,但谁也没有为了自己随便花资料点的钱。买粮买菜都是买最便宜的。无论当时个人生活方面怎么艰苦,大家时刻沐浴在大法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心里总是甜甜的。11月前后,又有几位流离失所的同修進入资料点,其中包括A同修,我们相继建立了不干胶制作点,光盘制作点,磁带录制点。各点都是单独居住(同一个居住区),专人制作,互不来往(只有运送资料的同修可各处来往),这样我们这个地区各种大法真象资料应有尽有,打破了过去资料单一、供不应求的被动局面。

在艰难的正法進程中,虽然我们齐心合力排除干扰,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可是就在这过程中,我们也生出了干事心、欢喜心等,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的公安局恶警不但破坏了我们的光盘点,还非法绑架了一名同修(被判刑至今没放),而且很多公安便衣埋藏在资料点周围,很长时间不走,一个穿风衣的中年男子经常在资料点楼下呆着,同修到它跟前想看个究竟,它就赶紧躲开,等同修走了它再回来。后来同修去找房东,向他们讲了真象,而且还了解到公安局监听到了一名同修租房时打的电话,得知周围还有一个资料点,并确定了方位。我们严格向内找自己,发正念铲除干扰资料点的邪恶。同时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正念对待所发生的一切。当时住在资料点的同修B(往外传递资料)说,她上班遇到同修告诉她公安局的恶警在吃饭的时候谈论,已经派四个人监视她。一天晚上同修B很晚回资料点。刚到门口还没开门。从楼下上来一个便衣,便衣打出几个口哨,很快从楼上跑下一个便衣把同修B夹在中间,同修B没开门,不顾一切跑了出去。又过了几天我和同修B到楼下去提纸(大量的复印纸放在楼下仓库里,每天早晨把当天所需的纸提上来)。我和同修B各自提出一箱纸锁上门,刚回身准备走,就看见我家所在地派出所民警穿着便衣站在旁边仓库门口。我们谁也不看,提着箱子直奔楼上。我不断的清除涌上来的怕心和变异的想象,决不允许它上来干扰我。

同我一起做资料还有一名后進来的老大姐,她比我大十几岁,也是多次遭到邪恶严重迫害,最后被逼得流离失所。我俩姐妹相称,互相鼓励,保持一个强大的正念:我们是师尊的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走师尊安排的修炼之路。我们的一切交给师尊,只有师尊说了算。不准任何生命参与,违者即灭。在没有找到合适房子的情况下,在面对邪恶之徒重重监视和跟踪我们又不能盲目搬家的情况下,在各地同修救度众生急需真象资料(不断传来消息要二千、三千、一箱、二箱)的情况下,我们别无选择,只有稳住心,尽最大努力放下自我,放下生死,满足供应救度众生所需的真象资料,就这样我们在师尊的呵护下,又干了近两个月。

二、资料点第二个住所

2002年初,我们资料点搬進第二个住所——另一个居民区一楼侧间。这个小区物业管理特别严。还有一个部队式的强化训练管理的治安队。他们两个人一小组正步走,天天围着楼转,白天手持橡胶棒和对讲机,夜间还加上一个大手电筒。我们住進一楼以后,工作量增加很多,不但本地真象资料增加,周边市区需要量也增加。有个市区的同修一下要20箱真象资料包括小册子,并反复要求10天送给他们(他们地区同修决定春节期间大规模救度众生),20箱就是20万页。我和大姐两人互相配合,有时从早上6点多钟开机一直高速干到晚上6点才停机,每天至少做出4—5箱,才能满足当天的需求。一段时间复印机明显没力气干活,甚至随着机器轰鸣声减弱而停机,大姐和我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机器真的从新起动,正常工作。以后每当机器的工作声减弱,我们就不约而同的立掌发正念,机器马上又恢复正常。当大家看到机器内三个搓纸轮的棱都抹没了,光光亮亮的,同修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给做的,大家都很感动我们只是有一个真诚的救度众生的愿望。由于真象资料需求量大,不长时间就购买一大车复印纸(一车是80箱左右),往里搬纸时,为了不叫巡逻治安人员看见,大家不约而同的发正念定住他们清除邪恶。有时看见他们在楼的一段站着一动也不动,等我们把纸搬進屋他们才开始往前走。在我们救度世人的过程中,时刻都能体现出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大法法力的神威,这一点同修们也有同感。大姐除干活外,每个星期都得往家乡送一次资料,每次都是一大箱加一大包。她已经是50多岁的人了,干一天活,晚上不吃饭,就得提着箱子,背着大包急匆匆去赶车,第二天早晨天蒙蒙亮,再坐车回来干活,从不耽误。同修们都不忍心,经常帮她去送站,我有时间也帮她去送站。记得有一次我俩抬着箱子、提着包走在马路边,捆箱子的绳突然断开,正愁没绳捆箱子,又怕赶不上车,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长长的塑料绳,我们高兴极了,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在帮我们。我扛着箱子,她背着包飞快的奔向车,大姐刚上车还没坐下,车就开了。这一次让我深深的体会到运送资料的同修有多么的辛苦。当时资料有A同修和C同修往外传递(C同修代替B同修),B同修在春节期间晚上回家看望母亲,被在家门口蹲坑的便衣发现后非法绑架,后来C同修在外面被恶徒们非法绑架(被判刑至今没放),这时又来两名同修帮助传递资料。

邪恶也经常干扰资料点,经常有人来敲门,我们都不理它们。记得一天下午,一个陌生人在资料点门外刚敲两下门,就拿出一大串钥匙开门,开了半天也没把门打开,那人走以后我们的门打不开了,我们被反锁在屋里。我和大姐分析,看那人那一大串钥匙,好像是物业管理人员,但我们前后窗都挂着纱窗帘,象正常居民一样,它是不应该一个人来开门,就是有事也应该先通知房东,让房东通知我们。晚上还有两个人坐在我们的窗外吃瓜子,初春的夜晚天气很冷,外面很少有人走动,可这两个人很晚也不走。我和大姐只好从前面卷帘门出去,找同修商量一下怎么办?路上发现小区内外很多便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出去后整体发正念清除干扰资料点的所有邪恶烂鬼。我们不能让同修看不到师父经文、明慧周刊,更不能让众生看不到真象资料,也决不能让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得逞,我姐妹俩和同修们从卷帘门進资料点,把门锁卸掉从新安装。为了同修们整体提高,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资料点的同修们顶着巨大压力,放下自我,放下生死,排除一切干扰,尽最大努力做我们应该做的,这些都来自于对师对法的正信。(待续)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