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时期我们地区资料点运行过程中的部分历程(二)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接前文)

三、资料点第三个住所

2002年7月初,一贯希望我们长期租住此房子(资料点)的房东,突然要紧急收回房子,说他自己准备装修用(我们走后此房又租给别人),7月10日我们的资料点搬進第三个住所,不久A同修在路上被恶警绑架。恶毒的公安执法人员,执法犯法,把A同修弄到一个秘密刑讯室上大刑。紧接着就包围了不干胶资料点,又非法绑架了专门负责电脑的大学生,(之前A同修叫大学生搬家,她不搬,只身一人闯入虎穴,去营救被恶警重重包围的不干胶点里的同修,在楼外被绑架),随后又搜查了第二个住所(资料点已搬走)。

恶警把做不干胶的一名女同修围困在7楼上。女同修把门锁顶住,用电话通知了其他同修。大家都帮助发正念,鼓励她在晚上十二点从窗外排水管下来。十二点过后她告诉同修她明显感受到了同修们正念的力量往外推她,但是楼层太高,又怀疑对面有人监视,她没敢下来。她停止了与同修的通话,在心里请求师父再给她一天时间,然后就开始打开灯看书学法(开始没敢开灯)。早上,她把音箱放在窗台上,大声播放大法弟子歌曲。白天她把所有的经文都看了一遍。第二天凌晨3点多,她正念脱险。见到同修第一句话她就说:“你说对了,邪恶什么也不是。”

她的脱险给了我们非常大的鼓励:资料点成立一年多,先后有四、五位同修被非法绑架,外部环境一直很紧张。这一次大家亲身感受到了面对邪恶时正念的威力,增加了正念正信。正如师尊在《洪吟二》中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从那以后到现在的两年多,大资料点人员设备没有任何损失。

资料点第三个住所的邻居基本都是农村人,农村人有个习惯好唠家常,你若不唠,他们進屋跟你唠,敲门敲窗找你唠,看到热情、善良、好客的邻居,我们改变了过去很少出门,也不和邻居来往那种封闭式的生活。因为我们住一楼,还经常有邻居来借东西、求助。求我们出来帮他们按楼下的电子门,甚至午夜后还有人来敲门求助。我们都尽量帮助他们。楼下和门口脏了基本每次都是我们给打扫干净的,甚至地下仓库的通道里都是垃圾满地,又没有物业管理,也都是我们把通道打扫的干干净净。一段时间楼里没有自来水,邻居出去打水时经常把水撒在上下楼梯上,大理石上有水特别滑,走路很容易摔倒,只要我们看见都把水给擦干净。我们和邻居相处的特别好,有时资料点往外运很多箱真象资料,为了方便同修,在送资料的同修来前,我们先把资料箱搬到大门外,邻居小伙看见后主动帮忙,还要用车为我们送货,他知道我们是做生意的,什么也不问。

过一段时间,一位小姑娘進入资料点工作。因为常和邻居们接触,我们就改变了互相之间的称呼,资料点有三位男同修,让姑娘分别称他们大哥、二哥和弟弟,称大姐和我为大姨和老姨,这样“大姨、大哥……”家里家外叫得象一家人一样。其实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比常人的一家人亲近多了。

大哥以前就接送过资料,而且量很大,经常是肩上扛一箱,手里提一箱。他家附近出租摩托车的人全都认识他(经常提着大箱子坐他们的车)。2002年初他家被公安恶警给抄了,钱、财、物被洗劫一空,母亲被投入教养院(早已闯出),大哥和妻子(也是同修)全身心的投入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来。在资料点工作期间,他妻子先后失去三位亲人(姥姥、爷爷、爸爸),她的老家在很遥远的地方,为了保证资料点正常运行,为了本地同修不失去同明慧网的联系,为了及时的救度广大众生,她放下自我,配合整体,三次没回家。(她是资料点负责上网、下载、真象资料和小册子组编和光盘组合)。

他们非常辛苦,常常为了准备真象资料稿和光盘,连续几天睡不好觉、吃不上饭,实在饿了就吃方便面,有时忙得连泡方便面的时间都没有,他们就一边干活,一边啃方便面。很少买菜,偶而买菜回来就生吃了,米饭泡清汤就是他们的家常饭,顶多汤里放两个鸡蛋。对我印象最深的一次:一天晚饭后,他们夫妻二人到我们屋里来,我问他们吃饭没有?他妻子高兴的说:吃了,吃得饱饱的。我又问:做什么饭吃得这么饱?她笑了笑说:我们吃香饭。把洗净的米放点盐和油,做好的米吃得可香了,还不用吃菜。我听了很受感动,他们真做到了“以苦为乐”。小俩口到资料点快三年了,大哥就两条裤子,冬夏各一条,元旦后,天气特别冷时,就在里面加一条棉线裤,几个冬天也没看见他穿毛衣毛裤和棉袄,也没他戴过手套,天特别冷的时候,他提着包来,手和脸被寒风吹得通红,我们问他冷不冷,他总是那句话“还行”。夏天一件短袖的上衣,除两边腋下外,其余的地方全被晒变了色,他还穿着。

二哥和妻子都是大学生,以前都有一份好工作,99年7.20邪恶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开始,他们夫妻二人一起去進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遭到非法绑架并关押。2000年8月他们又被非法关押半个月,看到拘留所里面很多犯人都知道大法好,正念出来后悟到那里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去的地方,发愿再也不去那种地方了。2000年底他们开始接触真象资料工作,2002年3月来到大资料点。他的生活也很简朴。在资料点各方面只要是用钱的地方,他都精打细算,特别在各种耗材方面,为资料点节约不少钱。他和弟弟俩各用一辆自行车担任资料点全部资料出运,并且按片全部送到位。

两年多来,他们风里来雨里去,不管烈日当头,还是寒风刺骨,也不管邪恶怎么疯狂,他们总是智慧的把真象资料送到位,从不耽误。有时一天要忙到晚上9-10点钟。他们虽然很辛苦,可总是高高兴兴的样子。特别是弟弟,他在资料点年龄最小,几年来大家很少能看到他的不是,也没看见他跟谁闹过矛盾,他不但象两个哥哥一样勤俭朴实。更有与众不同之处,他很少说话,也不与任何人争论,总是笑笑眯眯的点点头就代替了他说话,虽然不多说话,可在很多地方起到了无声的正面引导作用。

邪恶对资料点的干扰仍然很大。在2003年9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在资料点屋里选择和校对各种大法真象资料样稿。突然有人敲门,我关好做资料屋的门,出去一看是房东,房东一進屋,随后又跟進一个小伙子,進屋就到处看,去推做资料屋的门。我想拦他,他几步就闯進去,房东紧跟着。我一看房东这次是有备而来。因为房东几次看见做资料屋里有人,有时很多人。房东有所怀疑,几次想進去没進成。今天是有意来看个究竟,资料屋里,电脑,激光打印机(在钢丝网里),一体机在柜子里,上面摆着师父的法像,靠窗边堆着很多复印纸箱子,另一边摆着垛垛数千各种真象小册子和传单,地上摆着各种传单和小册子样稿(正在选择)。

我当时看着两个小伙子的眼睛,他们看到这么多东西懵了,不知看什么好了。我当时意识到他们什么都看不见,我马上打手势,请他们出去。他们走后,我想起师父讲过:大意“人的思想是被神控制的”虽然他们被邪恶控制。我是师父的弟子,是真正的神,我应该控制他们的思想,我开始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我,清洗他们脑子里所有对资料点的记忆。我相信师父一定能帮我,一定能做到这一切。由于资料点的同修们都非常劳累和辛苦,实在不忍心再给他们增加精神压力。那几天,我加强了正念,排除来自各方面的干扰,特别是思想业的干扰。半年后我提起这件事,同修说当时如果对大家说的话,肯定又要搬家了。

说到这儿,同修们可能觉得我们资料点怎么没有矛盾?其实我们之间也有矛盾发生,有时矛盾还很激烈。记得大学生独自一人去救做不干胶的同修时,大姐在她眼前却没拦住她,又没能及时通知其他同修。我因此对大姐产生了一大堆意见,也激发了很大的矛盾。当时邪恶正在追查资料点,形势严峻。大家相约到资料点商量如何更好的运作。我一听大姐说话,心里就不舒服。我到客厅准备午饭,一边做饭一边还能听到大姐说话声。我气得鼓鼓的。我不断的向内找,发现自己的争斗心和妒嫉心特强,就正念清除主宰这两个坏心的邪恶因素。还没等正念起作用,争斗心又翻上来。越在这时越能看到同修对大姐非常亲热、非常好。

我当时气火攻心,直往上窜到脑门,脑袋不但胀还轰轰响。两个坏心就逼着我和大姐发火、打仗。我认识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在放大我的执著,想通过我来激化资料点的矛盾,使资料点产生漏洞,妄图加以迫害。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发火,就是不发火,坚决不能让邪恶阴谋得逞。师尊告诉我们:“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为了不让同修看到我的异常表现,我出去在小区里转,当时就觉得七窍生烟,我一边走一边想:它们不是我,我绝不要它们,一个劲的让它们死。转了两圈回去蹲在厅里,难受的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开始在心里求师尊帮我灭掉这些邪恶。想到师尊为我承受的太多苦难,想到同修在巨难中的煎熬,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突然一下子全身轻松无比,在师尊的加持下,我终于过了这一大关,资料点也在稍后闯过了这一大难。

因为我们这些同修也都有很强的个性,我们朝夕相处共事,矛盾难免。矛盾的根源是因为我们有自我、自私、还有没修掉的执著,甚至没觉察到的执著所致。但是每次发生矛盾时大家都能正确对待,不管个人矛盾还是整体矛盾,大家都不去激化矛盾,也不去积压矛盾,事情出现后,大家能马上向内找自己,就是偶尔有哪个同修一下认识不上,其他的同修谁也不会被带动,,反而会提醒他马上向内找,大家互相帮助,很快就把事情处理好。

特别是我和大姐、小姑娘,大姐比我大12岁,我比小姑娘大14岁,各自的性格和生活习惯完全不同,却又吃、住在一起,要想溶洽相处非常不容易。记得过去我和大姐一起吃饭时,她爱喝汤,我不爱喝,大姐告诉我喝汤能装饱肚子、不饿,我就跟着大姐喝汤,小姑娘来了,她不喝汤,大姐和我就改掉了喝汤的习惯。尽量使三个人能溶洽的、方方面面的配合资料点整体。一次我们三个人因为学法、炼功时间安排方面意见不统一,结果不知不觉中闹起很大矛盾,大姐跑到另一个屋睡觉,听到她不断的咳嗽声,我知道她没睡。我在找自己:没有替别人着想,没有完全放下自我去配合整体。我把以后完全配合她俩学法、炼功的想法告诉小姑娘,她说:我也向内找了应该配合大姨。

第二天白天,我和小姑娘围着大姐坐,各自谈出了自己向内找到的自私和执著。大姐很感动,也谈出了自己向内找到的不足之处。我们都找到了因为自己自私而没能配合好别人,都感到很惭愧,很对不起师尊。在后悔和自责中我们都伸出双手,三个人的手紧握在一起,发誓:以后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定要放下自我互相配合,自觉配合好资料点整体。随后我们正点发正念铲除干扰、破坏资料点的邪恶烂鬼,在发正念时,我看见一个幸灾乐祸的人,随着我们发正念,它开始从头往脚化掉,它的面目表情也从狂笑变成痛苦的样子,当全部化掉时,就听“啪”的一声,我睁开眼一看,一个灰白色的大西瓜虫(潮湿虫)掉在我们眼前,它顿了一下,就跑到柜子底下去了。发完正念我问她们听到声音没有,她俩都说听到了但没睁眼看,我把看到的经过讲给她们听,小姑娘立即发正念,即使邪恶变成了虫子也不能叫它活着,让它立即出来,结果那个虫子真的出来了,自己死了。

在大型资料点这几年来,同修们平时都互相提醒要多学法。在困难和邪恶疯狂迫害中,大家都是先查找自身的不足,并严格归正自己,如果我们自身没有明显漏洞,那么不论外部形势多么险恶,我们都牢记师尊的话:“坚定正念是最好的办法”。有一两次人员和设备都转移出去了,在判断不准的情况下,我们请师尊点化,如果找房子顺利就换地方,如果不顺利就是不该搬。结果我们又顶着压力回到原来的资料点,以保证各种资料的不间断供给。在困难中大家互相提醒、互相鼓励,并正念互助。不断放下自我,配合整体,在师尊一篇篇新经文的指导下,在明慧网的帮助下,越来越走向成熟。

2003年8月,大资料点的同修按照师尊的要求,结合明慧网的态度和我们的实际情况,决定在本地区开展第一次“资料点遍地开花”工作。在这之前已经有刻录机开花的成功尝试。大家抱着做而不求的心态和同修们沟通,效果很好。很多同修都能理解和支持,大家量力而行,能复印的上复印机,能打印的上打印机,能上网的就上网。有的同修开始时有顾虑,看到别的同修的成功经验,也逐渐突破自身的障碍,成立了小型资料点。当时,只有个别小型资料点能够完全独立,大部份都需要学习和掌握技术的一个过程。小型资料点开始只做真象传单。师尊新经文、明慧周刊、小册子由大资料点暂时继续供应,保证整个工作的平稳过渡。过程中再次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理,一切都是师父的有序安排。2004年5月大资料点同修们经过切磋,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在本地开展第二次“资料点遍地开花”工作,先期的小型资料点基本都能独立运行。而且又新成立了许多小型资料点,几乎所有的小型资料点都运行比较稳定,呈现出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局面。大型资料点从此解散。

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中,大资料点经过无数次磨难,走过了艰难而又辉煌的35个月,完成了这个大型资料点在这个地区光荣而又艰巨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重任。大资料点在近3年的正常运行过程中,共计真象用纸1000多箱,真象光碟数十万张,不干胶,讲法光碟、讲法磁带、炼功磁带基本满足需求。师尊的慈悲救度,在人类找不出任何语言能够表达对师尊的感激。今后只有按照师尊要求做的更好。

这里把我对“资料点遍地开花”的一点感受讲给大家。

2003年8月,大资料点的同修在一起商量决定,立即开展本地区“资料点遍地开花”工作时,不知自己是高兴还是感激,止不住的泪水一个劲的流,我发自内心不想当同修面这样,可怎么也止不住,当时我感觉自己的心和身体一下子轻松无比。自己就象一匹拉着重载的老马,拉了很久很久,疲惫不堪。突然有人帮我卸了套,真是轻松极了。可能资料点的同修都有同感。同修们走后,我跟姑娘说:我真想躺在床上睡一会。姑娘说:那你就去休息休息吧。我躺下就睡着了,睡得很香很久,迷迷糊糊觉得睡了好几觉,几年也没睡个足觉,这次真把觉给睡够了,醒来以后一看天大亮吓一大跳,以为自己睡了一天一夜,天都大亮,跑去找姑娘,她说:你正好睡一小时。我讲这个体会是想建议那些还没有“资料点遍地开花”地区的同修们,资料点工作真是我们大法弟子共同的事,不要把大型资料点长期压给那几个人,每个同修都应该承担自己应该负责的那份责任,真正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