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岁老俩口得法修炼记

【明慧网2004年11月10日】我们老俩口今年七十多岁了,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得法的。得法前我有过高血压、心脏病、肾虚、腰疼、皮肤病(俗语牛皮癣),老伴有严重的腰疼病,是井下作业工伤,还有胃疼、静脉曲张等病。那时候我们不知求了多少名医,找了多少民间偏方,都没有很好的效果。药吃多了人也会中毒的,有时候几种药同时吃还会起反应,有一次我打青霉素针差点送了命。从此我对药物产生厌恶,强忍着病痛,再也不治了。后来我和老伴一块去了练功,我们俩练的不是同一种功,练了两年多也没见有多大功效,但我们还是每天去,早上一次,下午一次,总渴望有一天真的能把病治好。九八年六月的一天,我忽然感到胃疼得厉害。

一般的病拿不倒我,这一次却不同,我直接抗不住了。不能吃饭,难以入睡,到半夜的时候简直撑不下去了,用尽各种办法,好歹熬到天亮,孩子们把我送到医院一检查,医生也没了办法,因为查不出病因,没法下药,只好开了点止疼药,回家服下也不管用。怎么办?人命关天,儿子媳妇、女儿要送我去大医院,还没找到车,小女儿碰巧来家看我。女儿对我说:“娘,咱哪里也不去,你就炼法轮功吧!法轮功最神了,只要心诚,什么样的病也能治好。”

一听说炼法轮功,我一下就答应了,因为我大半生都在求神拜佛行善德,并且我的两个女儿三个月前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了。法轮功在女儿身上出现的奇迹我早就心服口服,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离开以前的“功友”。由于眼前重病在身,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救命要紧,我说:就炼这功(法轮功),什么功我也不练了,从今往后我就炼法轮功。

这一念一出真是象金子一样,闪闪发光,不大一会儿,我就看见一个大轮子在我头前转。看见从轮子里滴出几滴水流到我嘴里,我感到甜甜的。当时我也不知道那个轮子是什么?我就问女儿。她说:那是法轮,师父在管你了。

我感到非常高兴,这么快师父就管我了!我真的感觉到了师父在管我,疼痛在慢慢消失,到了下午就不太疼了,又过了两天就彻底不疼了。而且以前的老病也好了,我真正知道了无病一身轻是什么滋味。

我从心眼里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我无法报答师父的大恩大德。法轮大法的神奇也感动了老伴,从此他也脱离了他的那些“功友”,加入到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老伴从前认不了几个字,现在他能通读《转法轮》。我们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没多久,老伴的腰疼病也不疼了,腿上的盘疙瘩也舒展开了。

此后,儿子、媳妇、孙子、外孙、外孙女都开始学炼法轮功,亲戚朋友都羡慕。

以前,我病成那样,为看病拉下了那么多的饥荒(方言:指债务),也没有哪个政府人员、哪个单位来拉我一把、关心一下,帮一帮、问一问。可是到了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出于妒嫉心,利用手中权力打压法轮功。我们家便有人经常上门“关心”“帮助”,村、镇、派出所轮流到我们家骚扰,多次抓走我的儿子、媳妇、女儿,并对他们進行毒打、罚款,我孙子要结婚了都不放人,硬逼我们交上罚款才放人,连个手续都没有。难道说做好人不行吗?按照“真善忍”做错了吗?我们真的被弄糊涂了。

静下心来学大法,师父教导我们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谁都要好。每一次他们来我家我和老伴都用真心,用善念向他们讲真象,讲我们为什么修炼法轮功,讲述我们的修炼过程,了解了真象后,他们也不那么凶了,并且说:你们炼吧,在家好好炼吧!

为了让人们明白真象,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老俩口走出家门面对面讲真象,我们甚至坐车出去200多里地去讲真象,因为那里的人大多数都不知道什么是法轮功,老山里头太闭塞。有的要想学炼法轮功,因生活贫困,没钱买录音机,我们就买上录音机连同师父的讲法带一块带上送去。

我们从不乱花一分钱,省吃俭用,经常拿出钱来做真象资料,尽我们的一点微薄之力。师父为了救度我们,吃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难。我们从大法中受益,没有师父的慈悲苦度,哪有我们的今天?我们只有继续做好师父教给我们的三件事,才能对得起师父、对得起我们自己的良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