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沂南老人自述几年来被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11月10日】我叫聂洪庭,男,66岁,家住山东省沂南县蒲汪镇(原大王庄乡)陡沟村。96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我曾经是一个被医院宣判死刑的,修炼后变成得心身非常强健。

99年7.20邪恶江氏集团开始残酷镇压法轮大法,我为法轮大法進京上访被半路截回非法关押在乡派出所、乡驻地13天,他们虐待我这个老人,有时我被强制站在太阳底下曝晒。

一天晚上12点左右,乡党委书记解红日、政法委书记庄乾德派四个乡干(其中李洪江在内)把我拽到球场叫我坐下,两腿伸直,他们脚穿皮鞋踢我半小时之久。放回家后继续关押在村委大院强行灌输造谣谎言,有时打骂。他们抢了我们的法轮大法书籍,罚我和老伴350元。99年特大干旱不让我们浇地,庄稼旱死。放回家后每天向大队报到三次,监视居住,限制行动自由,晚上半夜三更不断敲门,拍墙喊叫。乡干张元金、李永保、派出所长刘常君不断来村威胁或闯入家中。

99年11月份,党委书记解红日来村把法轮功学员召集起来迫害。当时我说法轮大法好,解当场把我抓到派出所和乡驻地关押十几天。他们完全剥夺了我的说话自由,并不断打骂体罚。

99年腊月一天晚上11点,以我儿媳進京上访为借口,乡干张元金等人将我和儿子抓到乡政府。以政法委书记庄乾德为首的十几名乡干想用冷水浇我,但放不出水来,他们就把我拽到没灯光的地方将我砸倒在地,把我的袜子强行扒下来塞進我嘴里,用烟头烧我,围踢一个多小时。踢得我脸上流血,肺部及两肋疼痛难忍,咳嗽并不敢喘气,五天未能吃一口饭。解红日怕我死在乡里,我去医院检查时,他让我从医院回来直接回家。我的两臀被打得紫黑、两大腿也是黑斑块,腿瘸了很长时间不能走路。回家的头三天,他们派村干聂殿学、赵纪彩到我家监视我。第三天乡干张元金又把我抓走关押在乡里,和秦洪芹、我儿子三人关在一起17天,回村委再关押三天共20天。

99年腊月29日,我去莒县城买点年货,结果当天下午被庄乾德、张元金等非法抓去关押在乡里,和我一块被抓的还有杜永兰、秦洪芹。他们不让我们回家过年,一直关到正月初六。期间他们又非法抄了我家。

2000年元月份,解红日派张元金、张彦相、张德亮等乡干带领村干赵世学、聂殿学等十几人,闯入我家。张元金说:解书记指示你交2000元钱上北京的“预约金”。我不交,也没钱交,他们就把我和我儿子家小麦抄光,大过年的一粒没留。正好儿媳妇刚从县看守所被释放回来又被一块非法抓走关在乡里。

2000年4月份我進京上访,解红日把全乡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乡,共200余人,每人罚款300元。同时将我老伴、儿子、儿媳、秦洪芹、赵奎华、刘延梅、张春苗等法轮功学员长期关押在乡迫害。我儿家中只有三个小孩在家,7岁的孙子烧水喝,将一铝锅开水倒在了腿和脚上,腿皮肉脱落,脚面筋骨暴露,他们反而说是叫我迫害的。把我从北京押回的途中庄乾德说:江泽民有指示,把你这部分人全部弄到新疆大沙漠,马上搞原子弹试验,全部报销!

当天晚上我被押回大王庄驻地,乡干李洪江把我从屋里叫出来对我两肋连打数拳。接着乡干刘军将我的胳膊向后背铐在旗杆上到天亮。放开铐子叫我坐在室内地板上两腿伸直,乡干王现永脚穿皮鞋对我头部连踢四脚,头部、眼部肿胀紫黑,如戴眼镜。我被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解红日又派派出所所长刘长军将我从看守所押回大王庄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一天早上我炼静功,正在打坐,被张元金看见了,一把把我提起来又扔在地上连踢了数脚。秘书武玉华、干事李永保不断的奉命轮流对我拳打脚踢,我两肋肿胀,手背肿的如馒头,晚间不让睡觉。副乡长孙春旺多次找我谈话,叫我自杀,越快越好。一次我去厕所,王现永将我叫到综治办公室。屋子里有六、七个乡干,其中副乡长刘洪梅在场,当着几个乡干的面王现永拿鞋底狠狠的打我的嘴,将牙打掉一块。其中一个人说,找中央?我们就是中央!把我从4月份关押到6月中旬。接着又将我送進县610“洗脑班”,把我老伴也抓去三天罚款300元。我家离乡驻地6华里,放回家后每天必须向乡政府报到三次,从7月1日至10月底又向本村报到三次。

2000年11月份,乡派出所干警李长杰带领村干几个人乘我外出没锁门非法闯入我家,乱翻一遍,刚好让我碰上,我说你这是犯法,他不吱声。

2000年11月份法轮功学员杜法举、张春苗進京上访,解红日又以此为借口把我儿媳杜永兰抓到乡里关押,紧接着又把我老伴叫去关押。腊月初,解红日又派副乡长秦德亮、张传亮来抓我,我和他们讲理,他们无言答对,就操纵村长赵世学行凶。赵会武术,他抓住我衣领用拳头专砸后脑部,狠狠砸了半小时左右。围观的群众说能听到砸的“啪啪”的响。我的后头被砸的肿紫直到脸部。第二天我去县医院找法医作了鉴定。

2001年元月19号,我又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抓住我的围脖提起来,勒的喘不过气来。我被他们非法关押在天安门广场分局铁笼子里,下午被非法转押入北京宣武区看守所。我亲眼看到恶警将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在雪地里冻,拳打脚踢,“坐飞机”、大躬腰,将女学员的头发一缕缕往下拽。正月初三,恶警将我用手铐吊在铁杆上,我在一个自称叫陈刚的科长诱骗下说了地址。

被非法转到临沂驻京办事处的当晚,庄乾德、李长杰将我手铐在床头到天亮。回来的途中庄乾德敲诈我40元钱去,说:你不是对别人好吗,把钱给我。押回乡派出所李长杰用手铐把我铐在排椅上到天亮。下午送县看守所非法拘留。有一天早饭后,看守所秦大队长找我谈话,大部分干警在场,我向他们讲法轮大法真象,多数都笑了,只有恶警刘芝杰怒气大发,手持橡皮棍砸了我半个多小时。他一米八多高的个子累得汗流浃背,脱掉了上衣,他打累了才停止。直到非法劳教月余后我被其毒打的两臀依然如同黑布。在看守所关押20多天,他们非法判我劳教三年,叫我签字我不签。

在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劳教所,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更是惨无人道:

1、用10根高压电棍电大法弟子电一天;
2、连续24小时不让睡觉9天;
3、冬天扒光衣服冻;
4、用手铐铐上吊起来;
5、用棍子将大法弟子的头顶砸一道血口缝13针;
6、控制吃饭,一天只吃一个小馒头或一天就喝一碗稀饭。那稀饭稀得能照出人影;
7、强迫法轮功学员坐在小矮板凳上直背挺胸,两脚并拢,两手放在膝盖上,从早5点到晚11点(除吃饭时间外),一动就打,长期如此。学员的两臀坐破,血肉和裤子粘在一起。
8、白天(除吃饭时间外)强迫干活,晚上加班加点到11、12点,有时到下半夜3点。不分老少即使60多岁的病中老人照样被逼着干活。

下面是原大王庄乡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名单:

党委书记:解红日,男,40岁左右,电话:0539-3224098,现任平邑县政法委书记
王现永,男,30岁左右,现任蒲汪镇乡干,家住沂南县苏村镇北如村,电话0539-3866054
庄乾德,男,40岁左右,家住沂南县城界湖富城小区(县委后边),现单位:沂南县供销联社,电话:0539-322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