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高中生坚持在校讲真象并不断扩大听众范围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11日】我感觉学校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那里学生很多,而且学生们很易受课本、老师、家长们观念的影响。易受谎言毒害;学校比较闭塞,住校的学生很难听到真象。我感觉现在他们很多都不知真象,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应加大讲清真象的力度。我想我们同修中的学生和老师们应该联起手来,把真象讲给他们。同时希望外界同修们多想办法给学生讲讲真象,比如在学校周围多和他们接触,创造讲的机会,或在他们放假回家时,发给针对他们的传单资料等。

我个人体会,作为一个学生,平时在学校要在学好知识的同时修好自己。我们做的好是应该的,同时这样也体现了大法真实的一面,同学们也更易和我们接触。要联系广一些,多结识一些同学,平时有空时多给一些外地同学们、老师们联系,多讲一下。

我上高中时,大法开始受到全面迫害。我就在班里给同学们讲真象。我常给同学们讲讲我从传单上看到的一些“罪证”的虚假之处,但忽略了讲我自身身心受益的事实。我想讲自己的亲身感受很有说服力。我还给任课老师写信讲了此事。那时我感觉很多同学听了后都明白了很多。后来我上高二时。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案”发生了。学校里开始批判大法,班主任知道我的情况后跟我谈,劝我别信了。我当时没有说不炼了,感觉有压力,就给家里写信说他们要是再逼我我就不上学了,结果家长不同意。

后来学校组织班主任在班上说大法的坏话,我只好听着。当时我想:在班里,班主任说一句话顶我说十句的,我若明着对他说“不”,后果反而不好。以后我就不讲了,同时心中有个观念:我上不上学无所谓,关键是我们学生听到真象不容易,我要留下来找机会以后讲给他们。

上高三时我想我不能沉默了,就又开始给同学们讲了,同时想办法不让班主任知道。一次我在讲台上演讲时,说的就是此事(没明说,当我一提大家差不多都明白说的是这件事)。我说:“冤案,或许只有在他平反后大家才知道他是清白的。就如同刘少奇主席的冤案,在他平反前。有谁会相信他是清白的呢?因为当时“铁证如山”。媒体就这样报导的。别人也都这样认为,然而历史是公正的。不是以人怎样认为为发展的。十几年后。刘少奇主席平反了。在此之前有谁会想到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临近高考时,我想同学们以后要各奔东西了,我得抓紧讲呀。即使学校知道了我也不怕。一来我成绩可以,二来我们快高考了,学校也不会轻易对我怎样。那时我想了很多办法。

一次,我想在讲台上公开说几句,但外面有任课老师,我没敢讲。从讲台上下来后,心中特懊悔,感觉浪费了好机会。我想等晚自习时我一定要在班上说出来。上晚自习了,我先去看看班主任在干嘛。一看他在办公室呢。正好有个女生找他,我一看班主任现在脱不开身,我就马上回到班里,站着和同学们说了几句别的后,就说:“有人说镇压法轮功是冤案,我想说不定就是。希望大家能记住,可能以后会用得到。”说完我就坐下了。听旁边有人说:“真敢说呀。”

后来我想这样讲太慢了,这样多的学生,我该怎样办呢?我想要不我凌晨从宿舍楼窗台跳出去、在宿舍楼旁边墙上写几句话,这样看到的学生就多了。计划好了后又感觉不妥,想找个更好的办法。后来有同学问我能否陪他搬到校外去住,我一想正好,这样出入学校就方便了。

我在外面住了一阵后,定好了计划,要半夜去学校里写真象的话。我事先买了很多新水票(学生打热水用的),在上面写上几句真象话。我想水票只要在学生手里流通开,知道真象的学生就很多了。

半夜我起来到了学校,一路上发着正念,一路没碰见人,就在西门钻了進去(门口没人看管)。我先把那些水票发在一些学生宿舍门口,又来到我宿舍楼旁的墙边,在墙上用粉笔写上:镇压法轮功是冤案!法轮功是清白的!李洪志先生是清白的!一切很顺利,写完后我就从西门钻出去了。这时正好有个人要从西门往里進学校,真是一切都有师父保护啊,否则我若刚到学校时碰见人的话,我可能这次進学校的行动的信心就没那样大了。

高考前我讲真象想了很多办法,比如给别的学校同学写讲真象的信,送到他们班窗台上;自己在扑克牌上写几句真象话,半夜起来发给宿舍楼别的寝室里。我用了很多精力,但高考成绩反比平时还好,信师父的肯定没错!

以前我总是不敢在学校大范围的讲,怕自己被开除而失去让同学们听到真象的机会。现在我想:只要自己正念强,谁敢开除我呢?如果没有邪恶的控制,谁敢把我怎样呢?我这样的担心,不是用人心对待这场迫害吗?师父说:“正法中用正念、不用人心”。我这样担心开除,不是不信师父说的正念的威力吗?我要发好正念,同时抓紧对身边同学(认识的和不认识的都包括)讲真象。

现在我试着开始在多种场合给周围同学讲了。比如:去餐厅吃饭时,或在自习室上自习时和坐在周围的同学们聊一会儿,然后以第三者的身份提一下这件事。比如问他们,同学你家是哪的,你那以前学法轮功的人多不多,我们那学法轮功的很多,不过都很善良,不象电视上说的。可能这样说力度不够,但这样比以前顾虑重重不敢说强多了。当然我们给学生讲真象要注意方式,不能蛮干。我想我们只要重视这件事,坚信师父,多动脑,肯定有办法解决。

学校里的学生很多,我想我们学校里的同修们责任很大呀。学生同修们,老师同修们,让我们联起手来,放下人心,多想办法,把真象讲给学校里的众生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