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疾病骤然消失 反迫害慈悲救度世人

【明慧网2004年11月12日】

  • 修炼法轮大法使我变得坚强

  • 修大法疾病骤然消失 反迫害慈悲救度世人

  • 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

  • 修炼法轮大法使我变得坚强

    文/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 飞飞

    1996年12月,我开始学法修炼。越学越觉得大法太好了,实在难得,对我太重要了,他成了我生命的全部。修炼以前我的身体很不好,患有胆囊炎、结核、头痛、睡眠不好等多种疾病,还经常打针吃药。由于爱人有外遇,造成我精神失常,拿东忘西。自从学法后,这些症状全部消失,是大法和师父救了我,使我净化了身体,一心投入到学法炼功之中,受益非浅。

    2000年9月份,我和同修去北京证实大法清白,到天安门后,因为怕心我没喊出来,便返了回来。回来后心情忐忑不安,心总放不下来,觉得自己太懦弱,太无能。我便坚持学法,去掉了怕心,增强了信心和勇气,又于12月份和同修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前这回我放下常人心,高喊:法轮大法好!而被巡警抓捕。我第一个被打,打得很重。打完后,恶警把我塞進车里,还继续打。我们被拉到平谷县派出所,在恐吓下,我说出了住址,留下了遗憾。然后恶警把我们拉回天安门派出所,被天津铁路派出所截去了。又呆一天一夜,送到北京办事处,共勒索5000多元,说买车票,又骗去了300多元,被拘留9天。我们在拘留所里挑豆,豆里带着冰雪,有时挑到半夜,手都被冻得麻木,豆挑完后,板床上全部是冰霜,我们躺在上边睡,也不觉得冷。这是师父的呵护,暗中保护着我,我心里感激不已。在拘留所里,我们吃的是玉米面窝头,喝的白菜汤里有一层泥。出来时又被无故勒索500元。

    经过太多的挫折和磨难,我变得更加坚强。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三件事,我坚持做,从不间断。我每天学法不止,抽时间学,挤时间学,整点发正念。正法期间,我和同修经常深入到农村贴不干胶,散发真象传单和大法资料。有一次,我一个人去,回来很晚,在荒草甸子里走了半宿,也不觉得怕。心里很坦然。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支持着我,我多次挂横幅,沿街沿路撇挂在树上,提醒路人法轮大法的美好。在讲清真象期间,有时和同修结伴,有时自己一个人,开始向亲属、朋友、同志、熟人、老乡讲,全力救度他们。以后便利用一下午时间,向陌生人讲真象,尽自己的全力多讲,快讲,让真象早日大白于天下。

    由于自己学法不够深,学法静不下心来,心性提高不上去,悟不到更多的法理。常人之心有时放不下,在邪恶面前,有时是很胆小。在我不够精進情况下的情况下要向内找,坚定实修。最后以师父《洪吟(二)》《无阻》诗:“修炼路不同,都在大法中。万事无执著,脚下路自通。”指导我今后修炼的路。


    修大法疾病骤然消失 反迫害慈悲救度世人

    文/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 文力

    1998年9月,我有幸得大法。从第一天学法炼功,法轮就在我身上旋转,当时我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我真后悔自己怎么不早学呢,如果早修炼,可以教我妈也炼,她也不会过早的离开人世。在学法炼功前,我的心脏不好,有额窦炎、咽炎、肾炎、高血压、动脉硬化,常年药不离口。自从我炼功以后,到现在六年了,没吃过一片药,各种疾病骤然消失,而且红光满面,身体健康,浑身轻松。

    2000年12月29日,我相约7个同修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打算在那拉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出亿万大法弟子的心声。但我心里害怕,想着别人不喊我也不喊了。后来我一边背法一边下决心——我就是证实大法来了。于是我高举起横幅,大声喊出:“还我师父清白!”在后来的被抓和审讯中我也一直乐呵呵的面对,从中体悟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真做到后,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被抓后,被统一集中在天安门派出所,被殴打多次。当天被抓的有好几百人,然后被分散遣送。我被送到平谷县,编上号码,被大个子警察审讯了一下午。因为我不配合他们,一问三不知,始终没有说出姓名,住址,而被打十多拳。由于师父呵护,心里不怕,打也不觉得疼,一天一夜没吃饭也不觉得饿。他们打完后给我量血压达到240,又测有心脏病,晚上把我们集中到一个屋内,厕所也在屋里。大法弟子的尊严受到侮辱。我真担心我腿的风湿痛会复发,谁知就在没有被褥的硬地板上,三九寒冬却一点没有觉得冷,舒服的睡了一夜。第二天,我们被车拉走,没有目标,走一段路扔下3-4人,第二次再扔下几人,其中就有我。我们一伙4人步行到蓟县,在一家旅店吃住一宿后,第二天我顺利返回家中。我知道是自己正念正行,师父帮了我,我才能够难中脱险。只有坚信大法,坚信师父,遇到关难都会化险为夷的。

    2002年,我和同修为证实大法去农村,挂完横幅,在回来的路上,一个小面包车突然停在我俩面前,让我们上车。我们说没钱,不能坐车,他们说没钱也得上车。我们上车后,他们便盘问同修,这么晚了,干啥去?叫啥名?家住哪里?同修对答如流,随机应变。我在一旁发正念,由于正念正行,他们在榆树北门便让我们下了车。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全市戒严。

    经过多次磨难和锤炼,我已变得更加坚强,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三件事我坚持做,不间断的做。我每天最少学两讲《转法轮》,动静功每天必做,整点发正念,从不间断。并利用各种形式讲清真象,开始是挂横幅,贴不干胶,散发传单,去年各国审江期间,我用粉笔,蜡笔经常往墙上写真象标语(因是小城镇,市容管理不太严)。写小字条双面往农村各户院里散发多次。同时将布制横幅往高处悬挂,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最近几个月,我利用一个下午的长时间讲真象,从亲友、同志、身边的人开始,到社会熟人,现在已经常和陌生人讲真象,收到很好的效果。


    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

    文/山东平度大法弟子

    我今年58岁,97年春天有幸喜得大法,得法之前我身严重的胃病、关节炎、神经痛,学法时间不长,全身疾病不翼而飞,浑身轻松,精神十足,整天有使不完的劲。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不能我自己炼,也让我认识的人都来学,也有一个好身体,那多好啊!于是我走南闯北到处洪法。

    正当我到处奔波洪扬大法的时候,99年7.20 一夜之间,我们这些做好人的成了被迫害打击的对象,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这不是颠倒黑白,好坏不分了吗?这样的当权者不可怕吗?我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心想可能领导不理解法轮功,我必须到北京上访向他们讲清真象,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

    99年11月的一天,我避过道道封锁,来到天安门广场,刚走过去,就被警察抓了,在北京一个派出所被非法关了两天,后被平度公安局拉回又关了七天,罚了两千元才让回家。回来后我想在本地也应该正法,于是我走街串巷的发资料,见人就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2000年10月我第二次又被公安局抓去,我不配合他们做坏事,有个姓张的30多岁的恶警见什么也问不出来,就气急败坏的对我拳打脚踢,用手揪住我的头发,狠劲的拽,我当时心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求师父保护。我喊着师父救我,虽然他们那么打我,可我一点都不觉得疼。在公安局我被关了6天,又罚了两千元,才放我出去。

    回家后,我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外,其余时间都用在讲清大法真象上,每天发资料、光盘、贴不干胶,见人就讲真象。因市内同修多,材料覆盖面广,而乡下是空白,人们对大法还不了解。于是我带上真象资料、光盘、不干胶、祝福卡下乡,因骑自行车不方便,就步行,一个村一个乡排着做,挨家挨户的发资料,有时忘了吃饭也不觉得饿,看到房子盖的好的住户就给他们光盘看,告诉他们看完后传给别人再看,大法弟子是自己拿钱制光盘,一定要珍惜,并让他们记住大法好,他们高兴的说:“记住了,谢谢你了。”

    我走了一村又一村,也不知走了多少村庄,回来后,两脚磨起了两个大泡,一只脚还磨掉了两个趾甲。最远的一次我连续走了八、九十华里,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越做越轻松。看到众生明白了真象,记住了大法好,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我只要知道以前炼过功的、7.20以后又不炼了的学员,我就找他们交流,告诉他们一定不能错过这万古机缘,通过交流,他们又开始学炼了。

    我做的还不够。我要积极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稳健的走好今后的路,做的更好让师父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