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劳教两年后又汇入正法洪流


【明慧网2004年9月15日】1999年7月,中国发生了一场震惊中外的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我因为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劳教期间,我们每个月写一次“思想总结”,我就利用这一机会,理智、坚定的写下证实法的言语。虽然有时由于怕心,不敢大胆全面的写,但还是利用多次机会向那里的管教、劳教人员讲清着真象。由于和他们每天24小时接触,所以当我们各方面的表现无漏时,他们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只是有时嘴上不说而已。

在那里,我坚持每天背法,利用时间背下来师父的新经文。在那里,经历了几次“攻坚战”,就是邪恶势力集中大量的人力、物力、進行高强度的酷刑折磨与精神迫害,软硬兼施。

我被超期劫持了2个月,终于回到了外面的世界。在劳教所里长期受到非人的待遇,意志消沉了很多,刚出来时,更多的想法是“享受”,而很少学法,炼功,更谈不上发正念、讲清真象了,耽误了大量宝贵的时间。过了3个月,我开始坚持每天学法,又过了2个月,我买了一个小录音机,开始坚持每天学法又炼功。又过了半年,在一位同修特意的联系下,我认识了几位新的同修。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我看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于是暗下决心,一定跟上正法進程。基点摆正以后,一步一步的,在同修的鼓励下,我从发真象小卡片开始,到发少量的真象传单。在实践中,逐渐去掉了怕心,也修去了很多的执著。到现在敢于发大量的真象资料,心态平稳了,就像人每天要吃饭一样正常,不再有初期那种提心吊胆的心情。做好这一切的同时,我发现以前执著的东西现在好像没有什么心情了,常人中的事情不再看得那么重了。这期间,我没出什么事,并且逐步成熟起来。正如师父所说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

在做好这些的时候,我找了一年的工作,终于办成功了。不仅有了经济来源,还可以利用工作之便讲清真象。我是人民教师,就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向学生、同事、外校的同行等讲清真象。我家住在农村,接触人的机会特别多,不管认识不认识,很多时候能搭上话也容易谈到法上来。(当然,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现在,我们出来做大法的工作也已经很容易了,世人在逐渐清醒,他们接受真象比以前要强很多。所以我真心希望,大家共同努力,救度更多的众生,集中精力多发正念,使邪恶因素从多到少,从少到无。其实我觉得,现在还没走出来的学员,如果想走出来,只是“一步”之遥,一下就跨过来了。就像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只要自己把基点摆正。“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让我们勇猛精進吧!让慈悲伟大的师父少为我们承受吧!让我们正念正行,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对得起自己来时的大愿,与对自己寄托无限期望的众生,让他们得救。

以上是个人感悟,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