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孤独、害怕,师父就在我的身边


【明慧网2004年11月13日讯】冰天雪地的北京,白蒙蒙的雪花洒在我的身上。有时我想起我的丈夫(因我们被恶警分开后再也没见面),我就问自己:你来北京干什么的?不是来证实大法的吗?想到师父为我们的承受,对我们的慈悲呵护,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没有孤独,没有害怕。

就这样,我大年初一再去到天安门。虽然又被恶警抓進了看守所,但不到2个月我就出来了。

我是从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大陆大法弟子,因为那时的我虽然年轻,但是体弱多病,修炼大法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我更坚定了修炼下去的决心。

从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以后,我夫妻第一次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寨头戒毒所关了11天才被放回家里。

99年农历12月27日深夜,他们又将我夫妻劫持到派出所关了20小时左右,只放我丈夫回家。在28日晚9点左右又把我送到当地第一看守所。我绝食抗议9天,共被关了17天我才被放回家。那天是2000年元月17日。

可是就在2000年元月18日下午,我们当地派出所和镇政府又将我夫妻非法关押在高地私家厂房共28天。

3月16日,我们夫妻又被非法关押35天,同年国庆节前他们又将我夫妻关了30多天。在此期间,不准我们炼功、学法,受尽精神折磨。当恶警发现我们大法弟子学法时,把我们逐个查,甚至扒光衣服搜身。我身上带有一本装订的小册子《精進要旨》,当时有个念头:不能够给恶警拿走,一定要把大法资料保存下来。恶警扒光我的衣服却找不到这本小册子,这是大法的威力呀!

2000年11月份,我们夫妻又被县610绑架,我们已经记不清被绑架多少次了,因为在此之前还几次被县610绑架。在遭受迫害的日子里,我丈夫连想打短工也没有人敢招(因政府随时都会绑架大法弟子),所以就在我家里做点小生意,维持我这个小家庭。而县610办及镇政府、派出所、边防局、管理区等组成“混合体”,实施对我们长时间监控。就在同年的12月5日当地公安大出动,到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这次我们当即严肃的指出他们是违法行为,他们才暂时没有绑架我们夫妻。

当时,我们随时都又可能被绑架,处在种种迫害的危难中。我们多次被抄家和监控,被迫流离失所。

几天后,我们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抱着一颗善心向那里的人们讲清真象,喊出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恶警把我们推進警车,关入派出所。因当时大法弟子实在太多,没地方装得下,就把我丈夫和另一同修送到另外地方去。就这样我们分开了。后来我又被送到另一派出所。过2小时后,就把我们8个大法弟子送到火车站,叫我们回家,另7个同修進站乘车回家去了,剩下我一人无家可归,晚上只好睡街边。我在南方从没有遇到过这样寒冷的天气,肚子又饿。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于是我咬牙坚持下去。第二天我找到西路园一个大法弟子,在她家住下做我该做的事。

但没过多久,恶警因监控电话,连夜来抄家,把我们的钱、手机、BB机、大法资料及同修家中所有值钱的物品抢走,把我们送入西园派出所。恶警对我们拳打脚踢,用电棍电,不准睡觉。用手铐铐住站到天亮。第二天被送到房山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用自来水管向我后脑勺打过来,另一恶警用最高压的电棍电我,电到他手累了,就开始骂脏话。我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他说:“我干这行,干了十几年,我就这样打人打了十几年,我就不相信有什么恶报,就算我下地狱我也要电你!”他一边电一边骂:“电死你!”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说也奇怪,刚想完那恶警便不打我了,也不电我了。

在看守所大法弟子太多,每一房都有一百人左右,没办法睡得下,坐的坐,站的站,年岁大的就‘坐’着睡,我们年轻的就站着“睡”吧。在看守所整整28天,受尽肉体、精神的折磨,就象从人间地狱过来一样。

现在,正法洪势正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阶段已接近完成。新的宇宙即将出现在我们面前。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我决心再接再厉,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更好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