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我给当地610写了一封信,说明我炼法轮功没违法,也没犯罪,只是享用公民的合法权利,所以我要求复职上班。结果610指使人把我绑架到抚顺罗台山庄。

一路上,我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江某某因为迫害法轮功在世界多国被起诉了…… ” 到了那儿,他们让我住在三楼最把头的一个房间,先给我安排了一个“帮教”,专门负责转化我。

我不知道哪儿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但我知道师父讲的三件事到哪儿都要努力做好,绝不能承认邪恶对我的任何迫害。所以我一到那儿就绝食,出声背法,随时发正念。心中还想:要是有个钟表之类的该多好啊!我就可以和所有的大法弟子同时整点发正念了。因为我发出了这一念,师父就帮我了,这个问题第二天就解决了,帮教拿来一个类似闹表似的小钟放在了窗台上。当我坐在床上象模像样的发正念时,帮教站在我的床前说:“我叫某某,是你的帮教,你来到这儿,就得按照这里的要求去做,不要给我找麻烦”。并动手摁我的手,使我不能立掌,我没有配合她,而是高声大喊:“法轮大法好!”以后每当背法或发正念时有人干扰,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取笑我说:“你就会喊这一句话,就不能换一句话吗?”再以后帮教不干扰我了,别的帮教或犹大干扰我,有时她还阻止。她怕我喊,她说:“你一喊,我心都哆嗦”。还有一次发正念时走来一个男帮教,站在我的床前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了,边走边说:“好可怕啊”!我知道是控制他的邪恶害怕了,而此时我对师父写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到这的第五天中午,吴伟亲自动手给我灌食,灌食的痛苦不必细叙,灌完之后,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给我灌食是对我的迫害!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我喊了一中午。而在我喊的时候,帮教就坐在我的床边,她说:“你做事太偏激了,你就不想想你是咋進来的?”当时我没细想,第二天早上炼静功时,忽然想起她说的话,想着想着,我一下明白了我出事的原因,我的身心好轻松啊!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借她的嘴在点化我,在帮我,我的信心更足了,也更坚定了,第六天是下午灌食,灌完之后,我还喊,把吴伟喊来了,他二话没说,顺手把我的头向后摁在床上,我的脖子正好卡在床沿上,当时我几乎喘不出气,说话都很费力。他说:“你这时喊不影响大伙休息吗?影响别人睡觉吗?”我说:“我炼法轮功没有错,不把我非法绑架到这里,我是不会在这喊的。”他又摁了一会儿就松手到外间屋跟人说话去了。这时我一下想起师父在经文《建议》中写的一句话“害怕叫人清楚真象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我扶着墙来到那屋问吴伟,“你们这地方叫教育关爱学校吧?”他说对,我说:“那你刚才把我头摁在床上如何解释?”他说:“那是把我气的。”稍停一会说:“那我错了。”我转身出屋就喊:“这里说的教育关爱全是假的,刚才吴伟还往床上摁我的头。”我喊了几声,被两个男帮教连拖带拉弄回屋里,其中一帮教在我脸上蹋了一脚,还有一帮教拿卫生巾捂我的嘴。我心想:刚才他们对我的所为,明天早上天一亮我就给喊出去。

第二天早上天亮了,我没喊,怕影响别人睡觉,心想打起床铃再喊吧,又没喊。8点多钟了,想想不行,我一定得喊。我来到洗手间,洗把脸,回来时蹲在走廊里喊:“法轮大法好!”接着把昨天他们迫害我的事实都喊出来了。他们把我弄回屋里。有人拿随身听放在我的耳边干扰我,不让我喊。我就打开窗户向外喊,喊累了,因绝食,热的不行,又赶上三伏天,我就躺在地上翻来滚去的。过了一会,来一人对看着我的帮教说:“给你这本带,她再喊,你就放。”刚说完又改口说:“不用了,一会儿她的家人就来把她接走了”。时间不长,家人真来了,还有单位领导和我的老师,他们又劝说我吃饭。最后,吴伟来了,说:“不迫害你了,回家养病去吧。”就这样我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在邪恶的魔窟里,只要你信师父,信大法,心不动,不给邪恶一丝一毫的空子,正念正行,邪恶势力是动不了你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