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教师:大法祛除我一身病痛 教我做好人


【明慧网2004年11月13日】1996年我在逸夫中学时,有个学生家长知道我身体不好,劝我炼法轮功。由于以前也尝试过几种气功,但见效不大,都放弃了,当时并没往心里去。1997年5月,学校开家长会,这位家长找到我,询问我的身体状况,我告诉她:每况愈下。她再次劝我炼法轮功,并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想试试也不妨。

记得那年的6月1日晚6点,这位家长来到我家,开始教我炼功,动功一个小时,她一边讲动作要领,一边教我,用了一个半小时才炼完,这时我已筋疲力尽,勉强支撑,她走后我便躺下睡觉,很快就睡着了。等我一睁眼,天已大亮,太阳出来了,我一惊,一看手表已六点半,我急忙坐起,一时懵了:莫非我白天在睡觉?因为我以前醒来全是夜间,是风湿疼醒的,怎么这一夜风湿没疼?我睡了一宿好觉?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吃完早饭便去上班。

那时我们办公室在四楼,以前我上四楼得歇几歇,可那天我一口气上到四楼,气不喘,心不跳,感觉很轻松。我万分惊喜:这法轮功可太神奇了,这下我可有救了!

晚上到家后,我就给这位家长打电话,问她在哪儿炼功?什么时间?她说:“在安和公园,早5点。”当晚睡觉前我想明天一定按时到,千万别睡过头。果真又睡一宿好觉,醒来是4:40,我坐了一会儿便下了楼。那时天还没大亮,到安和公园后,只见炼功场上人很多,约200人吧。看见我来,知道是新学员,大家都给我腾地方,从那天起,我便走上了修炼之路。

炼功后不久,病体迅速康复,所有疾病痊愈:风湿痛很快消失,已经变形的右腿渐渐复原;左腿走路越来越硬实,我又能骑自行车了,又能穿高跟鞋了,走路身子直了,同事说我好象长个了;心脏病和眩晕症也痊愈;腰间盘和尾骨再也不疼了,坐多长时间都没问题。我从小还有晕车的毛病,很烦汽油味,炼功后不知不觉的连这个小病都去根了,现在再也不晕车了。从前我面部憔悴,总长粉刺,炼功后满面红光,皮肤细腻有光泽,再也没出现过粉刺。从那时起至今,七年多了,我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更没去医院看过病,节省医疗费近十万元。夏天我可以开着门窗睡觉;冬天我可以用凉水洗衣。见到我的人都说我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后来我调到二中,在2000年二中教职工体检时,我和宋则菊老师一起進的检查室,经B超检查,我的子宫肌瘤不见了。修炼后,我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以上所说,无半句虚言,若不相信可以去打听。逸夫中学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以前身患多种疾病,二中有两位同事,原来也在逸夫中学,她们见证了我病体康复的全过程。

这种受益于法轮大法的人不只我一人,在中国大陆就有一亿之众。炼功后便开始学法,主要通读《转法轮》,从书中我明白了我在人生中许许多多解不开的问题。师父叫我们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遇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向内找,看看自己哪儿做得不好,先检查反省自己;遇到争执让一步海阔天空。学法使我渐渐的看淡了名和利,从为私为我中解脱出来。在炼功场上,在学法小组,炼功人之间和谐谦让,那种高境界行为熔炼了我。我万分珍惜这部高德大法,病体的康复,心灵的升华,使我清醒的知道: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

修炼前,我总是报怨自己命运不好,觉得谁都对不起我,都是别人不好,修炼后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总想着自己如何能对别人好。学法后我主动善待公婆,不记以前的隔阂。他俩都是农村户口,没有经济来源,每年有半年时间在我家,老人儿女多,都在外地,经常来看望老人,我从不嫌弃,谁来都热情招待。家务活我全包,他们的衣服从里到外大多数是我买的,穿脏的衣服全是我洗。公公年岁大,自己下不了楼,每逢周末,我就和女儿将他扶下楼,又雇来三轮车,拉着老人去散心;有时老两口吵嘴,我又是劝又是哄;我还常带着婆婆去逛夜市,经常为她搓澡。对此,丈夫很感激,他说:“炼功后,你的心眼变好了。”一次他遇见二中的几位教师,亲口对她们夸奖我,说我孝敬他父母。

可是后来丈夫有了外遇,2000年夏,他把家中的15万元存款全部提走,一分钱也没剩,又闹着离婚,我被迫同意。我牢记师父的教诲,把痛苦留给了自己,没有与他争利益。由于事发突然,自己没有心理准备,一时上火,导致我当时从腰部往下至双腿长满了蛇盘疮,钻心的痒,一挠就出血。我妹妹见状,非要我去医院治疗。我说:“不用,我炼功就能好。”她生气的与我打赌:“就你这病不上医院能好,那我也炼功。” 二十多天后,经炼功蛇盘疮痊愈,妹妹不说什么了,她虽然还没开始修炼,但她再也不反对我炼了。

修炼后,我主动化解了与继母的恩怨,我一下子就把对她多年的怨恨全忘了,而且总想她的好处。我记得有一次我父亲出差不在家,她让我弟弟给我送来了生活费;还有一次是我在师专的第一个冬季,她亲自带我去锦华商场买皮棉鞋……这些年来我虽然没在她身边,可毕竟她与我父亲一起抚养了我,当继母也不容易,我应该体谅她。从此我真心实意的孝敬她,每逢她的生日或母亲节,我都为她买衣物,每次回家都陪着她唠嗑。

我十分关心她的身体,她有胆结石病,每次犯病都疼痛难忍,见到她难受的样子,我很心疼,就多陪她一会儿。渐渐的继母与我的心贴近了,也愿意向我诉说心里话了,每次回家她都留我多呆一会儿,每个周末或假日都是她亲自打电话让我们回去吃饭。2003年新年前,她的胆结石病又犯了,我去看她,她对我诉说:“×××的胆结石用打眼的方法取出后,疗效很好,我也想试试,但费用很高,得6千元。”我当即说:“妈,咱也打眼取,钱我和两个弟弟出,一切费用我们包了。”

我的两个弟弟都是继母所生,是她的亲儿子,他们的经济条件都比我好。回家后我给两个弟弟打电话,说明心意,我说:“看咱妈多痛苦,她每次犯病我都难过,我让她炼功她又不肯,咱仨个一人出2000元,给妈打眼取结石。”他俩非常同意,对我也十分感激。第二天我就拿出2000元钱交给了继母。我的经济并不宽裕,一个人带孩子过日子,2000元钱够我攒一年了,但给老人治病,我心甘情愿。几天后继母住進了附属医院,打眼取出结石,效果很好,看到她没有了病痛,人也胖了,我心里十分欣慰。多年来,我父亲因我与继母二人之间不和很不省心,如今老人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我的伯父和姑姑经济困难,我省吃俭用,常给他们寄钱。我始终不忘他们从前对我的关照,受人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

修炼后在工作岗位上,我努力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勤奋工作,不争名利。1998年暑期,我调到二中,临走时,逸夫中学校长张作思很惋惜的对我说:“真舍不得你走,你人能干,又不争利益。”

到二中的第二年我当了班主任,带一个平行班。在我的努力下,学生的学习成绩稳步上升,班级秩序很好,任课教师上课很省心,他们非常满意。在我任班主任期间,每当遇到值周生给班级扣分时,我从未让学生质问值周生或去政教处去找,我告诉学生:“遇到问题向内找,看看自己哪儿做错了,不要推责任。”在我看来,培养学生的品格比自己的荣誉更重要。特别是我用我理解的“真、善、忍”法理开导学生,使班级班风正,人心齐,没有打架、骂人、偷东西现象。无论大小考试几乎无人抄袭,学生诚实善良、质朴上進,有些教师说:“丽阁班的学生都跟她一样心眼好使,她班的学生真象个学生样。”

初一期末申报三好班时,我主动放弃,把荣誉让给了别人。在我任班主任期间,主动与其他班主任友好相处,在任何利益面前都不计较,在我的带动下,大家相互帮助,使我们年组很齐心。当时的校长王怀家对我说:“你调入二中,真是二中的幸事。”2000年我被评为锦州市中青年骨干教师。

我热爱自己的事业,经常用自己的钱购买教学用具,而这些教学用具又与全组人共享。每当有同事在教学方面或其它方面需要帮忙时,我总是无私的全力以赴帮助,为其提供材料和出主意;每当有同事获得荣誉时,我都由衷的为其祝福。无论我教哪个年级,所有题单的编排、挑选和答案,我都备齐,而且从无保留,大家都说与我教同班课非常省心,所以我与组里的老师们既是同行,又是朋友。用组内一位教师的话说:“丽阁给二中外语组带来一股清新空气。”2003年我被提拔为二中英语学科组组长。

我一直未能评上高级职称,但我从不去找,我非常体谅领导的难处和其他申报教师的迫切心情。

近年来,一些教师都在给自己所教的学生办班挣钱,修炼后不久,我便停止了办班。我对学生说:“我以后永远不办班,我挣着工资就应该把你们教好,非得每月挣你们每个人那几十元钱,我怎么花?我良心下不去。”我对学生非常负责,虽然后来学校因我炼法轮功不让我当班主任了,但我关注着每一届、每一个学生的進步,经常找学生谈话,勉励他们,自习课也常去辅导,教学成绩很好。我还长年用自己的钱为学习有進步的学生和课堂积极发言的学生购买奖品,但从不图回报。

2004年10月6日晚7:10,我在南桥附近的一个路口由西向东骑车子(此处经常发生恶性交通事故),一辆吉普车由南向北飞快驶来,司机起初没看见我,等发现我时,据他本人说车距我不足两米了,他急忙站起来踩刹车,但已来不及,我被车撞出13.6米(经交巡警测量),比一个教室还长。据说我当时连人带自行车飞出去,人重重摔在地上,立即昏死过去。事后司机和他同行的朋友们告诉我:当时有目击者说 “这人完了。”他们马上过来把我扶起,过了一会儿我终于缓过一口气,他们马上打120,又到平台报了警。120车把我送到市公安医院。

一个多小时后,我苏醒过来,马上给我做各种检查,结果内脏、头部完好无损,一切正常,只是右腿的小腿处骨折。司机的朋友们对我说:“大姐:你真是前生积了大德,摔得这么重竟没什么大事,真是福大啊!”我知道这是我师父救了我的命。当时我决定不住院,可我弟弟不同意马上办了住院手续。为了给司机节省医疗费,在我的再三要求下,住院的第六天我就出了院。那时我的两个眼圈呈深紫色,眼球充血、头晕、左侧眉骨红肿、右腿打着石膏,看上去很吓人。出院时,我弟弟与司机决定私了,司机给了一万五千元作为车祸的补偿。

回到住地后,我便把石膏拆了下来,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过了四天我便能下地来了。又过了一周,脸部基本恢复正常,在出事后的第十七天,即10月23日晚,我约见司机和他的几个朋友,他们见我粉碎性骨折十几天的时间就能走路了,非常惊讶,说:伤筋动骨100天,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康复,满脸的伤都不见了,真想象不到。我告诉他们我是修大法的,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我还告诉他们:我决定给司机退回一万两千元钱(其余三千是各种费用的支出),因为我师父告诉我们处处要为他人着想,做事要考虑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我们法轮功真修弟子是不图财钱的,既然我没事了,就不应该要钱。

他们听后十分感激,一开始拒绝收钱,在我的劝说下,司机把钱收下了。

法轮大法使我摆脱了疾病与痛苦,使我远离了自私与争斗,使我内心平和,道德提升,那种源于心灵深处的幸福感,是不修炼的人体验不到的。从此,我活得心胸坦荡,我活得乐观祥和。我由衷地感受到:百万富翁不如修炼法轮功,千金万银不如一本《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