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坚修大法到底


【明慧网2004年11月14日】我原是一名汽车驾驶员,1991年在广州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我驾驶的是万山小中巴,对方是东风大卡车,前后三部车相撞,把我夹在中间。当时车撞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了,一直昏迷不醒10多天,全身负重伤:腹部内脏受重伤,两只脚、下肢和一只手粉碎性骨折,在广州南方医院抢救一个月后转广西玉林骨科医院治疗,经过两年多的治疗,病情虽然好转,但不能完全治好。在医院时间长了,天天都是那些针、药,病情好像不增也不减,就想换换环境吧,回家治疗算了,后来回家了。回家后不久身体就感觉不太舒服,两只脚肿起来发黑,全身无力,每走一步都很困难,吃多少药好像都不起作用,生活中全靠两条拐杖帮助行动。在那6、7年间我被病折磨得太难受,整个身子都不像人,只剩下一副皮包骨头,在这样十分痛苦的日子里,我经常自己偷偷的哭。

1998年5月得法炼功后,我身体内外健康。记得刚开始修炼时思想杂念很多,认为自己身体伤势这样重,腹部做过手术,脚内的刚针还在,炼不了功。但同修说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所以当时也是抱着试试的想法走入修炼行列的。《转法轮》中说:“我能不能炼功啊,我做绝育了或者摘除什么了,我说这个都不影响的,另外空间的你那个体没有做手术,而炼功是那个体在起作用。”随着天天学法炼功,我身体很快好转,而且一天比一天好,多年的药罐子从此打烂了,两只脚也不肿了,由黑转白,身体内外一切恢复健康,全身轻松,走路一天走到晚也不觉得累,甚至以前有的其他的病如头昏、腰痛、动不动就感冒等也都消失了。

就在我不断学法炼功,身心刚刚得到健康,生生世世等待的好东西刚刚得到时,突然间就被江××残忍的夺走了修炼的好环境!我在1999年至2000年被非法抓三次,每次被抓进县看守所都受尽一切恶毒迫害,但不管邪恶用尽什么办法都难使我动心,反而使我对大法更坚定,对法理的理解更扎实。

在第二次被非法抓进去不久,不法人员叫我出去问话,我不配合他,就在问话室里盘起腿炼功,这时,问话的那个人就乱了手脚,赶紧跑出去叫人来,我没睁开眼看,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只听到一个恶人走近我面前,噼啪一声把我的手和脚踢开了,接着就大声骂我,说: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公安局,是看守所,敢在这里炼功。一直骂了很长时间。在这时我心在想,你吓不倒我,心里没有一点害怕。邪恶之徒骂完后,低声说一声回仓去吧,就把我放回监仓中了。

这以后,在看守所里就没有谁管我了,早上监规不读,操练不做,白天不干活,晚上不值班,想在什么时候炼功就什么时候炼功。不管白天还是晚上炼功,管教看见就问仓犯是谁在炼功,仓犯就说是我,管教就走了。有一天中午,我在离门口不远处炼功,有个管教带一个留所犯开门进来,一眼看见我在炼功,就叫留所犯走到我身后,两手在我肩上向后用力扳倒,他一松手,我就顺着那姿势弹起来又坐着,连续按三次就坐起三次,后来管教见我这么坚强,就不理了,锁门走了。

我在这里被非法关了5个多月就被送到了二所,又关了3、4个月,最后就被送三水劳教迫害一年。

在遭受迫害的几年中,我在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方面开始做得不够。那时资料不多,因口才不好,怎么讲好像都无法使人明白。后来我地有个摩托车司机在外地捡了一张真象资料,他告诉了我,我拿来看了觉得很好,就拿去复印,开始印100张,发完了又印200张、400张、600张……,每次很快发完,就这样一直在印发,我们这个镇和周边镇的人大都分都看到了我们发的资料,附近的做完了,就坐摩托车去远地方做。

我们到一户人家,首先问他吃饭没有,他就以为我们认识他们的,所以在发资料时,个个都是双手来接,接到后都叫我们喝水、吃饭,非常的热情。

遇到事决不能绕开。有一天,我和另两个同修坐摩托车去20多公里远的一个偏僻山区发资料,下午回到一位同修亲戚家里。这个同修亲戚正好摆生日酒,同修的爱人也在场,她一眼看到我们三个回到这里,就开始大骂起来,因为这位同修的爱人一贯都是反对丈夫修炼法轮功的。在这时有很多人都在帮她说话,这些人都是没有明白真象的。骂声、哭声混在一起,气氛很紧张。由于害怕会闹出什么事,我和另一个同修先离开了,走出1公里远准备乘车回家,后来我们俩交流了一下,想起师父的话,遇到事不能绕开,我们俩就又回去了。回到那里,只见十来个人围在一起说什么的都有,我们走近他们,跟他们讲真象,经过差不多一个小时,有很多人都明白了真象,一下这群人就各走各的,就连这个同修的爱人也由原来的哭脸转为笑脸了!

我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还不够精进,还有很多执著没放下,但我会进一步坚定正念,坚修大法到底。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