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延边州委书记田学仁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2004年11月14日】

  • 给延边州委书记田学仁的一封公开信

  • 致中医学院全体同胞们的公开信

  • 写给吉林四平的同乡们

  • 给延边州委书记田学仁的一封公开信

    田学仁书记:

    您好!自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利用手中“窃取”的党政军大权,利用遍布全国的“610”办公室,凌驾于党、政、军;公、检、法、司之上,实行无处不在的特务统治,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血腥镇压以来,迄今为止5年多了。经过核实被证实姓名的已有11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劳教、监禁,甚至被酷刑折磨;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不法人员举办多如牛毛的洗脑班(美其名曰“法制教育学校”),任意绑架法轮功学员,剥夺学员睡眠,强迫学员接受封闭洗脑,并以暴力、酷刑威逼学员写所谓的保证书、揭批书,致使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失去工作、学业、流离失所;家属、亲友、同事和领导受到株连。

    在这五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延边地区通过民间核实,已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朴世浩、宋承华、杨忠芳、王铁松、张玉兰、金姬福、韩贤玉、肖国斌、刘波等…,还有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被送入洗脑转化班、被跟踪、监控、罚款等,使我们的亲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在这一切所遭受到的迫害事实面前,让我们回想起了你在担任州委副书记、主管政法工作时,在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大会上和电视、报纸、新闻、媒体”中所讲的话:“我们要像父母对待孩子一样,老师说对待学生一样,医生对待病人一样,做好他们的转化工作,他们是我们的阶级兄弟姐妹。”你的讲话同现实中我们所遭受的残酷迫害,是多么的不相符啊!我们延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除了被判刑送到吉林监狱;长春女子劳教所;九台劳教所被残酷的迫害以外。大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延边地区,自己的家乡遭受到延边劳教所、各县市看守所、拘留所,国保大队、各县市所居派出所、“610”办的洗脑班等不同程度残酷迫害。

    延边不法人员所采用的手段极其残忍:殴打、多天不许睡觉、坐板、上绳、吊大挂、电棍击、烟头烫、头套塑料袋用烟熏、蹲小号、坐铁凳子、关铁笼子、老虎凳、死人床。目前还在继续遭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张培齐,被带到海沟金矿,用木棒将他打昏死过去多次,都用凉水泼醒,用烟头插在鼻孔里熏,坐老虎凳七天七夜,两腿被打残不能行走。在被送往吉林监狱、九台劳教所,延边劳教所都拒收的情况下,按法律应该保外就医,可现在还被关押在安图看守所继续折磨、虐待。

    法轮功学员蔡福臣,被非法绑架后遭受各种酷刑,现已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他瘫痪的老父亲听到儿子被折磨得已经生命垂危的噩耗后,顾不得自己行动不便的身体和年幼的孙子在亲人的协助下,来到延边州政府门前,强烈要求政府立即无罪释放自己已是“生命垂危”的儿子,可是却被两个警察强行拖入信访局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老人当场就昏死过去,整个脸都被打得肿起来很高,还不许老人上厕所小便,致使老人的小便便在裤子里。蔡福臣的妻子的父亲、小弟弟都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九台劳教,大弟弟更是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蔡福臣的妻子被单位逼迫下岗和年幼的孩子、年迈的公公一起生活,现生活陷入困境。全家更是饱受龙井市公安局的干警各种方式的骚扰。当得知蔡福臣生命垂危的消息后,她多次去公安局、看守所要求放人,但均遭拒绝。现在蔡福臣的父亲因这沉重的打击,而卧床不起。

    在这场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江××是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现在“全球公审江泽民”的呼声越来越大。在道德的法庭上,它已经被牢牢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在不久的将来,世人都会看到江××这个“人间败类”可耻可悲的下场。现在全国极少数跟随江××的“走卒”也相继在国际上被起诉,送上国际正义的法庭,等待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但是我们不想看到我们家乡,延边州委的书记,会因为犯有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出现在国际法庭的审判台上。这场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和残酷迫害是受到全中国人民的反对和整个国际社会谴责的。

    田学仁书记,你应该清醒了,如果你的心还存有一点人类的良知,应该马上认清形势,立刻停止对修“真、善、忍”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群体的迫害。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蔡福臣、张培齐等人。将功补过,也给自己和跟随你的同事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延边地区的全体大法弟子,亲朋好友和所有有正义良知的人们都将拭目以待。

    延边地区大法弟子
    2004年11月2日


    致中医学院全体同胞们的公开信

    尊敬的中医学院全体同胞们:

    你们好,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对我的关心、牵挂、同情、怜悯……我十分理解你们每一个人的心情,无论你们对我持什么心情与态度,你们的出发点都是为我好,我再一次感谢你们。正因为如此,反过来,我也要为中医学院的同胞们负责。当然,我的能力有限的,实际上别人的命运我也根本把握不了,但我试图告诉大家我发现的真理,人生的真正目的和意义。然而目前的现实太残酷了,我的话没人听,没有人理睬,我的努力可能会白费。当今的局面就好比历史上发生的哥白尼的“日心说”出台,然而它被视为异端邪说,若干年后布鲁诺捍卫这一真理,也被处死,直到伽利略发明了望远镜证实了这一点,人们才猛醒了,难道我的同胞们──中医,你也非要等到一切都明了的那一天吗?

    其实你们都认为你们掌握的知识和观念是对的,然而我要提醒你们一下,你的一切观念与看法都是后天形成的,不是你先天就具有的,它不一定是对的,想一想,如果你出生在一个居士家庭,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宗教信仰的氛围之中,如果你生活在一个人烟稀少,僻静的山沟里,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奇异现象,如果你有过一段真正的修炼、信仰经历,如果……如果……你还会是现在坚持的,自以为正确无误的“科学”观念和无神论思想吗?

    古今中外都信神,信徒数以几十亿计,他们都傻吗?他们如若没有体验到神灵的存在,他能那么坚定吗?为什么宗教、“迷信”长盛不衰,为什么宗教经典极富哲理、高深莫测,听说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在藏传佛教中早就有记载,为什么牛顿、爱因斯坦最后信仰宗教,实际上他们研究到科学的顶峰时穷途末路了,而宇宙真理他们远未探测到,他们付出了一生的艰辛却没想到宗教中早就有了,而且讲的更高,真正的科学是神学,而人反而说他们信仰宗教后就没有什么贡献了,认为宗教在阻碍科学的发展,实际上,从历史和现实也看到了这一点,按“科学”去发展,地球肯定会短命,按“神学”去发展,地球和人类才会长盛不衰,欣欣向荣。

    所以,请你们不要再、太固守你们的观念不放了,你们的观念是建立在“没有看到就不存在”的基点上的,而别人是建立在“看到了就是存在”的基点上的,你说谁的对,谁的准确呢?衷心祝愿你们都有一个良好的抉择和未来。


    写给吉林四平的同乡们

    尊敬的四平同乡们,你们好:

    自从1999年7.20江××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在中国的新闻媒体不断造谣诬陷,逼迫上亿群众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江××及其帮凶在法律和政策的掩盖干着惨无人道的虐待、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事,抓打、不许睡觉、使用各种电刑、强迫长时间劳动、强奸女学员、注射破坏神经类药物、强制穿“约束衣”,致使学员筋骨断裂、关进水牢,直至全身溃烂……

    在全国被各种酷刑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超过千人,近四平地区已有8人被迫害致死,他们是:于文江,56岁,家住四平铁西区北沟街,原四平宾馆厨师;韩翠媛(女),33岁,原四平秦吉织布厂办公室干部;戴春华(女),33岁,四平梨树县第一人民医院护士;李丽(女),35岁,四平梨树县;孙友发,24岁,四平十家堡;田俊龙,45岁,四平伊通县;李晓东,32岁,四平铁东区黄土坑街,在四平联合收割机厂工作;宋士杰,65岁,四平地质街,在四平市艺术团退休。

    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教人重德向善,提高身体素质,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和家庭。学法者一身正气,讲真话,自觉抵制腐败,许多法院、政府干部学法后拒收贿赂,并把自己以前收贿退还。随着大法修炼者日益增多,社会风气渐正,道德回升。党员中学法者也很多。全国人大调研结论:法轮大法利国利民,百利而无一害。

    这样的正法由于江××个人妒嫉、害怕等变态心理,被扣上“迷信”,“邪教”的大帽子。

    每一个看过大法书的人都知道大法不允许杀生,更不允许自杀和杀人。江××一伙为了制造迫害大法的借口,煽动群众仇视大法,导演自焚、杀人丑剧,为掩盖实事真象,投巨资封锁明慧网等一切真象渠道。

    五年过去了,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法书被译成30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公开发行,各国政府和人民授予大法的褒奖一千多项,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反对法轮大法的,唯独江氏一伙。

    江××一伙被世界上10多个国家被告上法庭,其罪名有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等多项罪名。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大法真象,纷纷谴责江泽民一伙捏造的欺世谎言,抗议迫害的呼声四起,部分国安、公安人员已经觉醒,弃恶向善。人们越来越多的认识到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就是对人类善良本性“真、善、忍”的迫害,就是对你我他的迫害,就会助长假恶暴腐败,就会给人类带来灾难,给每一个人带来灾难。

    可是时至今日,我们四平市还有个别利欲熏心的人,由于受江氏集团造谣宣传的毒害太深,为了完成所谓的工作任务,还在昧着良心做着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事,助纣为虐,甚至在学校坑害无辜的学生,让天真的学生写揭批文章。如不醒悟,只能成为江××的殉葬品。

    善良的四平人民,我们怎么能容忍这种邪恶的迫害在我们身边发生呢?让我们共同揭穿邪恶之徒的丑恶嘴脸,使它们见不得人的罪恶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