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凌海市史宝东在劳教所惨遭折磨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14日】辽宁省凌海市娘娘宫乡信用社职工史宝东,于1999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多种疾病痊愈,同时更加懂得了如何做人和人生的真正目地。就在他沉浸在无比幸福之际,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以欺世的谎言毒害世人,因此无数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用自己修炼的亲身经历,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他也是大法中的一员,在法轮大法遭到江氏集团无理诽谤和迫害时,也来到北京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

史宝东于1999年10月9日進京上访,到了信访局登记处,被守候在那里的警察拿走身份证,将他带到院外,恶警谎称是专门接待法轮功上访的,他被带到锦州驻京办事处,然后送回凌海市被拘留,回家后,遭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他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在各种压力面前,妻子与他离婚。在这种情况下,他于2000年2月27日又与当地十几名功友再一次進京上访,去火车站的半路,当地派出所几名警察将他绑架到派出所,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金铁权带几名警察给他戴上背铐,按倒在地,拳打脚踢,然后把他的鞋扒掉,让他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过了大约两个小时后,将他劫持到凌海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对他進行威逼恐吓,他带着背铐过了一宿零半天,手肿得象馒头,恶警霍中山将两臂抱圆用手掌猛打他的脸,打累才停下来,打得他两眼冒金星,脸被打成青紫色,当晚被关進看守所。2000年3月16日,他被劫持到锦州教养院。

来到锦州教养院第二天,史宝东就被分到劳务大队承受繁重的超负荷的强制劳动迫害。每天都有管教警察逼迫劳动和疯狂的辱骂。2000年9月13日,他被转到新收大队的严管队進行迫害,早6点开始坐凳,一直到晚10点,长达16个小时;恶警只给早晚两顿饭,不许说话;一天只许上几次厕所。由于长时间坐凳,他被迫害得腰也疼,屁股也疼,都起了包,三五分钟就得蹭一下。这种迫害持续了一个星期,他意识到不能就这样顺从下去,就站了出来,脱掉马夹(在教养院马夹是犯人空的统一号装)不坐凳,管教刘铁林拿来两副手铐让犯人把他吊挂在禁闭室关犯人的铁笼子门上,第三天中午警察冯质彬、刘铁林、冯林、张春风带着犯人焦宝民(焦宝民手里拿着电棍),進来后问他穿不穿马夹,他回答不穿,冯林朝他头部打了一拳,接着张春风打了几个嘴巴,焦宝民用电棍电他的脸、颈部、前胸、腋下,一直电到电棍没电才罢手。第四天开始将史宝东扣在木凳上。10月5日的晚上,政委张海平从劳务大队将五名法轮功学员带到禁闭室,坐木凳到凌晨四点,六点又接着坐,只允许睡两小时的觉。这五名功友第二天就开始绝食抗议。史宝东是在10月7日开始绝食抗议的,要求无罪释放,绝食到第三天,张海平、金福利亲自到新收大队指挥,由卫生所的几名警医给他灌食,当时被灌食的除他外,还有王文清、王舟山、王贵令等几人。第三天,也就是10月9日,他们几人分别被扣在大铁椅子上,警医用撑子将嘴撬开,将大拇指粗的胶皮管子,从口插入胃中,插管一次就得持续五、六分钟,插得非常恶心,一直呕吐,胃都要吐出来了,满脸是眼泪。往里灌的是浓盐水,把他们几个灌得连拉带吐。第二天张海平、金福利亲自在灌食现场指挥,仍然是这样灌,但灌的是玉米粥加了大量的盐,又是连拉带吐,胃里烧得难受。到了第三天,史宝东将马夹脱掉扔到窗外,坚决不坐凳,恶警顾建国,叫几名犯人将他带到恶警办公室,将他按倒在地,恶警顾建国抡起胳膊狠狠的用手掌打他的脸,套上马夹,戴上背铐,恶警顾建国使足了劲压铐子,直到铐子不能再压为止,铐子已经刹到骨头上,肉都压开了,只有一层肉皮贴在骨头上,逼迫他面对墙站着过了一阵子又将他吊在禁闭室的铁门上,快到中午,又象前两次那样灌了一次,到了第四天,也就是绝食的第六天,10月12日将他送到阜新教养院,他仍继续绝食。

到阜新教养院的第六天,恶徒开始灌食,由几名犯人,将他按在床上,警医用胶皮管从鼻孔往里插,插了好大一阵子才插進去,疼痛难忍,这样的灌食以后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有时插管把鼻孔插破流了很多血,钻心的疼,从锦州到阜新,恶徒假借救死扶伤,出于人道主义,利用医疗手段,野蛮灌食迫害方式,给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心造成极大的摧残和伤害。

在这里还有其它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一次一名法轮功学员因早上点名没有出去,没等警察吱声,他手下的一群犯人打手就开始骂上了,同时又骂他,并疯狂叫嚣不给他们饭吃,骂的话非常难听。在这种情况下史宝东被迫绝食抗议。新收大队的大队长张玉军,逼迫他吃饭,开始让犯人轮番辱骂恐吓两天,第三天晚上,恶警张玉军将他叫到他办公室,逼迫他吃饭,他没有服从,张玉军就操起电棍,猛打他的头部、肩部、双腿并大声吼道:“你要不吃饭他要将你折磨得死去活来。”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然后指使以犯人张彦军为首的一群犯人(关彦生、钱冲、李凯等)逼迫他在走廊站着,他稍微一靠墙,关彦生就对他拳打脚踢,用手掌猛砍颈部,过了一阵张彦军问他“吃不吃饭?”他回答“不吃。”张彦军、关彦生、钱冲三人对他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第二天一早就逼他到走廊站着,恶警张玉军与佟超走到他跟前,张玉军又大声吼道:“你要不吃饭,我要把你折磨得死去活来。” 史宝东在走廊里站了一整天,晚上恶警李全林值班,在张玉军、李全林的指挥下,张彦军、关彦生、钱冲、李凯又是对他拳打脚踢,张彦军用手掌将他的左耳打穿孔,这批暴徒将他打倒在地,张彦军用皮带猛抽他的脸,用脚踹他的头,李凯用鞋底抽打他的头,他双眼被打得充血,肿得老高,眼睛睁不开,双眼已是紫青色,上厕所用手摸着走,浑身碰哪哪疼。

2001年4月12日恶警将史宝东劫持到四大队迫害,当时,他正在绝食,大队长黄连成,对他進行一番恐吓,过了几天,有一个姓王的警察来到他的房间,与其他犯人唠嗑,当时史宝东躺在床上,一名犯人把被撩起,将他拽起来用脚后跟猛砸他的后背(那里叫定跟脚)。史宝东被砸得呼吸都困难,砸了一阵子后,他去了管教办公室,回来后将史宝东带到达另一个房间,留下两名犯人,把别的犯人撵了出去,对他大打出手,用拳头重重的击打他的脸,一拳一拳……另一名犯人用一头套了铁箍的棍子,砸他的后背,一下、两下……然后骑在他身上用一块破布堵他的嘴。第二天一早史宝东满脸肿得很大,全紫了,恶警黄边成对他進行多次恐吓,黄边成又指使犯人对他進行辱骂和恐吓。

2001年4月27日恶徒又将他送到抚顺教养院对他進行迫害,到抚顺教养院的第二天,恶警关振和带领一群犹大将史宝东的头按下,身体折成180度;头、肩、后肩贴在墙上,头朝下,臀部朝上,用椅子背紧挤双腿,椅子上坐着人,两边站着人,双手也被两个犹大紧贴在墙上,过了一阵又将双手反背绑上,双腿被拉得撕心裂肺的痛,呼吸都困难,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将他放开,然后强行穿号服,几名犹大把号服穿上他就脱下来,一名犹大走了过来用巴掌打他的脸,恶警关振和也抡起手臂朝他脸上打,一下挨一下,然后又拿来电棍电他的脸、颈部、手臂等处,直到电棍没电,此时双眼内严重充血,眼眶是青色的。然后对史宝东進行灌食,关振和命令一群犹大将他抬到桌子上,用手抓肋骨,抓了一阵子,然后一个犹大用羹匙把将他的嘴撬开,上牙床被撬了一个大口子,烂糟糟的,然后掰开嘴往里灌,都洒在衣服上,指使一群犹大進行恐吓,这样,史宝东仍没有屈服。

2001年9月12日,史宝东被送到葫芦岛教养院,由一批犯人将他直接抬到禁闭室,当天晚上恶警王胜利到禁闭室抡起手臂打他的脸,接下来挥起拳头打,然后用两副手铐将他扣在床上,大小便用人接,想翻身都非常困难。第二天,脸上都是青的,七天后,恶徒对他進行灌食,一根塑料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管子不拔,双手被扣在床上,使他痛苦不堪。在2001年12月1日那天晚上,恶警郭爱民到房间里转了一圈出去后,上来一群犯罪分子将史宝东抬到院内的招待所二楼一个房间里,满屋子警察,其中他认识的有郭爱民,生活科的杨科长、王大柱,还有法轮功专管队的大队长刘国华,还有一个姓纪的,还有七八个不认识的,進来后不容分说铐上背扣,扒去衣服,上来四个人手里拿着电棍,将史宝东按翻在地,其中一人脚踩着他的头,两只脚被踩着,然后就开始电面部、颈部、下颌、腰部、臀部、双腿、双脚、手臂,电击时浑身抽成一条线,往起蹦,呼吸停止,思维停止,牙咬得紧紧的,心脏咕咚咕咚的,多根电棍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象爆豆一样,不知电了多长时间,将史宝东送回房间,双手扣在床上由专人看着,撒尿都在床上。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满脸、满身起了大水泡(电棍放电时打的火花烧伤的),整个脸肿胀得很大,嘴不能张开,几天后冒黄水,整个面部被毁,嘴唇烧得很厚,很硬,满脸、下颌底下、满脖子、两耳后全是电棍电的伤,是黑色的,这是露在外面能看到的,脚、腿、臀、腰等处的伤连成一片,都是黑的,手铐都刹到肉里去了,到现在伤痕还很明显(当天被电击的还有凌源市的吕大伟、北票市的王彦庆,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电击的迫害)。

史宝东被释放后两个月他因再次上访又被非法劳教,关進锦州教养院,时间是2002年6月份,在七月末再一次关進禁闭室严管,由于他不穿马夹,在恶警张海平、金福利、王鹏的指挥下,四个犯罪分子(四防人员)将他狠狠毒打,犯人使足了劲拳打脚踢,打不动了将他绑在铁椅子上,到了晚上九点才打开。第二天没穿马夹,又一次更加疯狂的毒打,然后将他又绑在铁椅子上,这两次迫害表皮没有伤,重拳都打在心口窝、软肋、胸部,满胸、满腹都非常疼痛,躺着呼吸都疼,起床也非常费劲,一直疼了两个多月。

到了九月份,锦州教养院强制转化开始了,很多大法学员遭受电刑、罚站,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最长的有四天四夜不让睡,恶徒播放污蔑大法的光盘,如果他们困了闭眼马上就有犯人骚扰。到了十一月份迫害更加疯狂,在这期间史宝东也是受迫害的一个。一天二大队管教赵永立将史宝东叫到一楼的一个房间,墙角放了一张桌子,一只凳子,让他坐到木凳上,前面横着桌子,二大队的教导员冯质彬与他谈了一会儿出去了,然后恶警闫国生与康国新走了進来,闫国生手里拿着本夹子坐了下来,向他问了几句话然后就叫来两名犯人四防员给他戴上安全帽、背铐、操起电棍开始电,脸、颈部与后背,他牙齿咬得紧紧的,整个身体抽搐着一蹦一蹦的。

这场野蛮的迫害使史宝东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头发变白,两只脚从踝关节以下变得麻木,身体极度虚弱。

以上是史宝东这几年来在教养院遭受的部分迫害事实,希望世人认清江氏流氓集团邪恶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揭穿他们那欺世的谎言,望世人了解迫害的真象,愿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营救仍在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