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到北京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19日】我是96年得法的。没得法前身体一直不好,学了几个功法都没用。经人介绍学了法轮功。一学炼才知道这是高德大法,是宇宙大法。不单是身体好了,思想境界也不一样了,知道了更深的内涵。我们也一直在平静、祥和的佛光照耀下学法炼功。

可是99年7月20日突然间要取缔了,为什么呀?这么好的功法;使有病的人康复了、婆媳不和的都和睦相处了,二流子、混混都变好了。在法轮功里找不到贪污、盗窃、吃喝嫖赌的人,是一片净土,对国家对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是有目共睹的,可是偏偏要取缔,为什么呀?那就找个地方问问吧!于是我在99年7月20日早5:30分到了市政府门前,没想到来了数倍于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把我们包围起来,然后三个警察抓一个人。他们都是全副武装,带着武器的,(用得着这样对待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吗?)把我们一个个往警车上推。踩掉鞋的、抓破衣服的,简直象土匪。这其中有一个男同修被四五个恶警打倒在地,用皮鞋踢他、打他。就看他的脸上、身上全是血。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光天化日之下所谓的“人民警察”干出来的事。这时把我们拉到一个小学校,挨个审问,问还炼不炼?炼。闹到后半夜,才把我们都放了。第二天没亮天,我们就想到省里上访能行,坐出租车能到省里,结果半路上就截住了,把司机也抓起来了。到了市公安局个个填表,问还炼不炼?炼!这样问了下半夜,还是那句话:炼!他们一看也没什么意思了,就放了我们。

我们想,这儿不讲理,那就上北京。99年10月15日晚9点40分,突然街道政法委7、8个人好像如临大敌一样来我家,说:现在外边很紧,各路口都把住了,千万别上北京。我一听,这不是告诉我去北京的学员很多,那我也应该去。到了车站已经不卖到北京的票了,我就倒车走。在火车上一路念着师父的经文:“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车上查的很紧,有看书的,看看你看的什么书。有谈话的听听谈什么,有一个青年正在看书,便衣抢过来看看,是本小说,就又还回去了。就这样在不平静的气氛中到了北京。我们有几个人没带身份证,找了几家旅店都不收,最后在师父的呵护下住入了一家小旅店。

白天我们分头上街,碰着有同修有困难的,没吃饭钱的,没地方住的,我们就互相帮助。没出发前,就听说北京有流离失所的同修,他们都是到北京很长时间了,钱已经花光了。有一个同修是山东的,家里很困难,那时是10月末了,天气很冷,她只穿单衣服来的。我们一个同修给了她绒衣、毛裤。我们没被盖,湖南的同修买了四床被送给了我们。

99年10月25日晚上听说第二天要定×教了。26日一大早我们收拾好东西到天安门广场请愿,从住地到天安门得半天时间,我们心里念着经文:“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大家怀着视死如归的心情到天安门,因为早就听说六四学潮时机枪扫射、坦克压人。这些都不怕,就一往直前。12点多到了天安门。那里已经乱糟糟的了,警车来回抓人。几分钟一车,往各派出所送。(派出所装不下了)站前派出所里有一个房子大小的大铁笼子,关押了很多人。

一个警察问我们:干什么的?我们说要上访。他一听,说:是法轮功吧?我们说是。他赶紧打手机,却怎么也打不通,他自语道:刚充的电怎么没电了呢?又拿了一个还是没电,他把别的警察的手机夺过来这才打通了。把我们拉到站前派出所,后又被拉到各地驻京办事处。开始搜身,因为怕有特殊情况发生,都带了很多钱,都被没收了。晚上10点40分的火车,上车后又把我们锁到车厢的铁柱子上,不让上便所。

到了住地拘留所,岁数大的人要检查身体,查到我,狱医说:“这老太太心脏病这么严重还上北京,拿着心电图到市内大医院复查一下,我想我通过学法炼功,什么病都没有了,我心里就想你怎么查,反正我没病,这一念一出,结果市内大医院大夫说:“没有心脏病,你这心电图不准”。回来狱医一看,问我:“你发功了?怎么又没病了”?结果关押了15天。这15天我们在里面背‘经文’、背‘洪吟’。炼功是一个人看着外面,大家轮流炼(因屋子太小)吃的是玉米面窝窝头,一眼看到底的白菜汤,上面一层蜜虫,碗底一层沙子,(我们那时都没绝食)照了一次侮辱我们,挂大牌子的像,我们那时想着都没啥,但在另外空间看,都是闪闪发光的。15天到期了送到区政法委,问还炼不炼?我说:“炼”师父、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获得新生。我怎么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呢?问到晚上还是这句话,就放了我,那时99年11月11日。

第三次去北京是在2000年3月4日,开人大的前一天。这时火车站、汽车站全是便衣警察,有一点可疑就抓,我就发出一念:我一定能到北京。结果是到了北京,可是从家到北京一路上查了10多次,站站查,有几次不是站也查,因为我第二次去北京时,身份证就被没收了。由于师父的呵护,警察每次到跟前就象没看见有我这么个人似的就过去了。其中一次,司机挺明白事,回头问大家是不是没有法轮功?告诉警察:“没有”。车就开走了。我到了北京刚走上金水桥被抓了,又被送到驻京办事处,又搜身,有了上次教训,同修们只都带了一次路费,所以没搜出几个钱,恶警气坏了,大骂我们不是物。

我们被送回到原地非法关押,强迫劳动、做操。天气又冷,三月天就撤了暖气了,我的脚被冻坏了,由于我没承受住,写了保证,在4月20日被放回来。回来后,我心里一直非常痛苦。7月19日我在家又被抓到了教养院,这次我坚定实修,结果在师父的呵护下,6天后被释放回家。回来后,我就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所谓保证彻底作废,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跟师父走。

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我贴送真象资料。一开始很害怕,看见来人了,不知怎么好了,那时还不知道师父的正法口诀,我就心里念叨:我是师父的弟子,做最正的事,是伟大的。有一次挂条幅,在铁路边上挂,人来人往的,我就念正法口诀,这时周围好像一个人都没有了,非常平静,我顺利的做完了。

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粒子,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