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尊在广州传法的日子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1994年7月,我有幸参加了师尊在广州第四期传法学习班,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觉得那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也是非常难忘的。

在我未参加学习班之前,还有一个不寻常的人生经历。那是在我出生以后。我的亲生父母也不知什么原因把我扔進一个天主教堂。据当地老人讲,那里面的小孩都是孤儿,这些孤儿是由外国人管理的。小孩整天不见天日,所以就死了很多小孩;而我很庆幸,我的养父母把我抱养。听我母亲讲把我抱出来时头上生了一个很大的包,我父亲就送我去医院做手术。从那以后我就落下了后遗症,经常头痛,参加工作后基本每月要痛一次。止痛药总吃,但其它病也没有。

我这个人心肠一直是好的,但脾气很坏,遇到不顺心事总爱发脾气。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的同事就介绍我去炼法轮功。当她对我说她妈妈要去参加师父在济南传法班。叫我也去,说师父能治好多病。当时我没在意,一直拖到1994年6月底才去公园找她妈妈(那可能当时是缘份未到吧)。她就借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给我看,我二天就把书看完了。明白了一些事。就在7月中旬,我有幸参加师父在广州传法学习班,我参加班时,由于人非常多,我们九江一行十多人就拿着听课证,進了师父讲法的礼堂。我们的座位是楼上,看师父不是很清楚。这时师父早就来了。全场都响起了掌声。师父就说大家坐好,现在开始讲课了。我就静静的听,越听越爱听,从不知困(因没学法前总爱犯困)。

当时师父讲法一般都是晚上7-9点,除周末师父就把最后要讲的都在一天讲完。师父从不迟到。师父讲法没有发言稿,只是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条。从讲课到讲完师父从没有喝口水。工作人员给师父倒水,师父也没喝,只顾给我们讲法传功,师父是多么慈悲,多么平易近人哪!在讲到佛家功与佛教时使我明白了。彻彻底底明白了佛教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在这以前我也曾在庙里拜佛,庙里的和尚、方丈、居士都是要钱的,说钱要的越多,佛就会保护你。所以我听了师父讲到这一节时,我明白了师父讲的是真实的。现在很多和尚的行为是在败坏释迦牟尼佛的法,他们并不是真修的人。

在学习班快结束时,我们几个人正和师父碰面,我就说,请师父和我们合一张影吧!师父就问我:你们是什么地方的?我很兴奋的告诉师父:我们是江西九江的。师父一听带着微笑说:“江西九江好啊!”师父说我们没有时间照相,如果要照大家都要照,而且当时学员很多,师父要一视同仁。所以没照成,但我们还是很高兴真正和师尊面对面说话了。

就在学习班结束回来之后,我就按师父所说的话去做。把以前去庙里的东西送的送,烧的烧。在这同时曾介绍我去庙里的人(居士)听说我现在“炼法轮功”不去庙里了。他大发雷霆。他对我说,我对你不客气,我要发怒发威。我说我不怕,我有正法师父保护。从那以后此人再也没有找我,这就象师尊在经文《悟》中所说的“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一正压百邪,从那以后我就真正走向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