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在济南讲法班期间的一些故事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我荣幸的聆听了师父在济南皇亭体育馆讲法班的讲法。回想起那难忘的日子,在此将自己感受较深的以及同修所提供的一些情景写出来。

一、把苦累留给自己,把慈悲送给学员

开课第二天下午,师父与学员合影,地点在黄亭体育馆院内楼梯台阶上。这次拍照有两个特殊情况,一个是天气特别热。那天是夏至,济南是有名的大火炉,当天预报的气温是三十七度,又安排在下午最热的时候,在院子里晒得滚烫的水泥台阶上。另一个特殊情况是人特别多。过去其它的气功班一般一、二百人,少则几十人,照一张像也得一个小时,还得抓紧才行。我们几千人,地方又不大,那得分几个组,五个组就得五个小时。晚上师父要讲法,现在连四个小时也不到了,搞会务的学员如何能应付呢?

这时,人群前面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是师父。原来是师父在指挥大家排队。在人多声杂、时间紧迫的情况下,师父既没用扩音器,也不大声喊,只是不时的用手势示意着人们向左右前后移动着。我当时想,怎能这样安排呢?师父是来讲课的,是受到国家级单位多次测试、奖励、承认的,算得上超高级大师了。合影前,他应该坐在专家待的地方,有空调、有饮料和周到的服务,象常规那样,等大家排好队了,然后往中间空位一坐就行了。而在“火炉”里,在水泥台阶灼人的热气中,师父指挥着汗流浃背的大家站好了,然后往人群中一站,转过身来,“咔嚓”一下拍完了。然后师父说:下组抓紧来。有弟子说:老师晚上还要讲课,这么累怎么能行?

师父一下午就是这样在高温下忙着,直到合影全部结束。结果是不但能按时在晚上讲法,还给大家留出了足够的吃饭时间,晚上的讲法准时进行。北京、山东和东北等地的老学员有了经验,很快的吃完饭后抢先把走道、墙角等不太好的地方先占了,把好座位留给新学员。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男孩稳稳当当的坐在大后方的走道边。我问他:这不有座位吗,你坐吧。他回答:我是老学员了。我听后用手拍拍他的肩膀,以免哽咽的声音发出来。

师父开始讲课了。可是室内太热,很多人摇起了扇子。师父说:“不妨大家把扇子放下……”,不一会儿微风拂面而来。感受到师父慈悲的学员们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

二、象征性的收费

师父的讲法班收费特别低。我参加过多次气功班的组织工作,也听过多次气功班。我所知道的情况是:社会上的气功班一周左右的课程120-200元,还有一些更高。师父10天课程50元,有些还减免。为什么收费这样低,当然不是因为内容不高。虽然我看不透这宇宙大法的内涵,但是师父那开门见山的“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转法轮》),这不就解决了长期在修炼界逾越不了的祛病健身层次吗?而那寥寥数语道破的天机、秘中之秘:玄关、卯酉周天、天目啊,多了,让那些跑遍天下求道者惊叹不已、佩服至极。大法学员们手捧大法,老泪纵横的说:过去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现在是师父把大法送到门口了,得来全不费功夫了。已经不断学法修心的弟子们已深知这《转法轮》“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天法了。常人的东西怎么能比呢!只是因为师父慈悲,为减轻学员弟子们的负担而将收费降到最低。内行人说,外行人也说:这是象征性的收费。

三、给我母亲清理身体的故事

这次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原来约好与一同事同去,准备好的听课证由我来保存。可在开课前几天同事突然遇车祸身亡。这飞来的横祸让人悲痛之后更加珍惜这改变人命运的修炼机缘。可是这张听课证经历了多人之手后又退回来了。最后送回来时,离开课还有三个小时。我想可能会有有缘人在等退票,就准备早点到会场把这事办了。在此之前,我必须先到母亲那儿去一趟。

我母亲80多岁了,我们轮流在晚上照看着她,今天轮到我。我到家里一边简单的吃些东西,一边和母亲聊起了听课的事,又给她讲那听课证的“周游列国”史。我无意中想起了母亲能去多好啊。可是她病得太重了,由于严重的心脏病,心力衰竭,肾功能衰竭,医院早已下了病危通知了,必须按医嘱卧床休息。所以对于听课的事连想都没想过。

谁也没想到在这时她说了一句话,使事情发生了变化。母亲说:昨晚我做梦,来了个唐僧打扮的师父教我炼功,还带了个瘦男孩。我忽然想起母亲从小就信佛、敬佛、心地善良、能吃苦,难道这就是高人点化吗?我们商量好了,决定让她去一趟试试看。我请来了同修帮忙,打上出租,奔皇亭而来。好不容易进了课堂,当母亲看到师父时,她立即抓住我的手说:这就是梦里见到的那师父。我见她泪已流到唇边,声音都变了。在课堂上,我这颗人心老在动,生怕她身体撑不住,出什么事。可她听得那么入神,一点都不像个垂危的病人,我想她缘份够大的。

由于我悟性太差,又怕麻烦,第二天师父与大家合影竟没带她去,失去了一次不会再有的机会。第三天乘车到了院门口,下车后同修见她太吃力,背她走了一段路,可很快撑不住了,我俩只好架着她。她除了心脏病,还有严重的风湿,关节痛得不能走路,全身浮肿,加上六岁就裹了小脚,整个身体头重脚轻。我俩架着她向前挪,累得几乎撑不住,更担心的是母亲是否能行,能站起来对她来说就很困难了,真不知她的心脏是否受得了。我此时真后悔不该冒这个险,万一……,不堪设想。

抬头间,忽然看见师父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前面,正健步走过来,我们齐喊老师,可师父并没有搭话,象在做着什么事情,专注的目光边走边看着我母亲的身体。走过去后,我们回头看师父,师父正以同样的目光看着母亲的后背,随后快步走进课堂。此时院内的学员早已全部坐在课堂里,可师父却独自在此,一定有事,有急事……,来不及多想,先听课去。

次日,母亲身体发生了大变化,尿量大增,而且是血尿,尿完后全身轻松了,症状没有了,消肿了。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昨日师父是给母亲清理身体来了。可是师父在课堂上就给大家清理身体,为什么还急着单独给母亲做呢?一定是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母亲的病当时的危险性(随时可能心跳骤停),来听课也太费劲。

师父每天都提前到会场,如果我们也能提前到,师父就可以给母亲清理了。可是我每天都要等同修下班匆忙赶到我家后,才能搬动老母亲前往,总也早到不了。反而是师父早在院子里等我们(只能利用课前的那一点时间),等我们一进门,师父抓紧赶过来做。师父做得不动声色,以至于我们都没有觉察,直到母亲身体产生剧烈变化后才意识到:师父之所以赶在几乎没有时间的课前做,就意味着在课堂上做已经来不及了。

是师父及时的赶到,母亲的性命才保住的,同时从根本上给她清理了身体。想到此,我后怕得出了一身汗,心中充满了对师尊的感激。是慈悲的师父洞察一切,才使即将发生的夺命横祸化解在不知不觉中。师父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在这里得到了证实。师父还说过:“你要学我就对你负责”(《美国第一次讲法》)。

四、当遇到恶语伤人时

有一次,师父与一弟子在一小店吃面条。店主端来了面,师父轻声说了一句:“这面条放的盐多了点。”店主一听发了火:“你这人找事啊,还没吃你咋知盐多了!”

师父没吭声,开始吃面。那人像得了理一样,训斥够了才算罢休。师父一直到吃完没再说一句话。

弟子收拾碗筷送给店主时,顺手在师父用过的碗底用手一蘸,尝了尝,对店主说:“确实盐多了,太咸了。”

师父为我们做出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典范,做得那么坦然。

五、石佛寺看门人的故事

师父有一天准备去石佛寺一趟,消息灵通的一些辅导员和学员急忙赶到这里,等着见师父,等了很长时间没有来。中午将过,大家认为不来了,各自回去了。他们刚走,师父来了。

首先看见师父的是寺里看大门的老人和他的小孙子。彼此认识后谈着话,后来师父谈起了法轮功,向他做了介绍。看门人说:“我年纪大了,没什么文化,功是炼不了了”。

老人向师父说了他和全家人的一块心病,就是他的小孙子脑子不好用,上学不愿去,越来越跟不上了。

师父亲热的摸摸小孩的头,顺手拿了一块糖给他,小孩高兴的吃了。

事过不久,看门人家里传出了喜讯:他家小孙子整个变了样,人聪明了,愿意上学了,听话了,学习成绩好了。

看门老人想:这法轮功师父心肠好,和气,一块糖就让我孙子变了样,他教的法轮功一定也孬不了。从此他带着村里一帮人炼上了法轮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