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出牢狱

【明慧网2004年11月22日】我是退休职工,一九九八年末得法,个人修炼仅七个月就走入了正法進程。

99年7月20日我和几名同修進京上访,在三河被当地警察劫持,带到一所学校里。被劫持的人来自全国各地,大约有300多人。由于当时学法不深,不知道在法上认识法,所以恶警问什么就配合什么,还以为这就是说“真”话。晚上十点被本县公安局接回,做完笔录让每人写一份“保证书”。我虽然没有写“不炼功”,但也写了“以后因学法的事不再進京了”。

回家后的几个月通过学法和师父陆续发表的新经文,认识到带着感情坚定大法修炼是不够的,修炼的人必须从法理上认识这场迫害。师父说:“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走向圆满》)有了正确认识以后,我明白了这场迫害表面好像表现在人这儿,实质不在人这儿,那么就必须处处“以法为师”,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2001年我市辅导站站长被判了三年劳教,我主动的担当起当地大法弟子之间的协调工作。听说当年11月中旬,县610和公安决定办第一期“转化班”,我通知了几名精進弟子开了一个小型交流会(办班头两天),由于当时念比较正,会开的很成功。我们首先学习了师父当年4月24日发表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篇新经文,通过切磋达到共识,决定“以法为师”,正面对待,不藏不躲。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会上还明确的通知所有的学员从即日起每天高密度的发正念,阻止这件事的发生,果然这个班没有按预定计划办起来,还听说不准备办了。这时有些学员起了欢喜心,发正念的密度少了,被邪恶钻了空子,杀了回马枪。

2001年11月27日,县国保大队张××等四人来工商银行行长室,在行长高××、纪检干部韩××等人的配合下,把我叫到单位,让我参加县里办的所谓“学习班”。我问是不是“转化”班?他们说:“就是这个意思。”我表态不参加,并向他们讲真象。张××见我很坚决,示意他们的人动手强制把我拖上车。我当时不停的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有人见我年纪大没动手,僵持了大约两个多小时不能收场。到中午,我严肃的对他们说:“去也行,但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这时他们把队长刘某找到现场,问我什么条件,我提出了三条:1、不在“学习班”吃饭;2、不在班上住宿;3、不准借机拘留或送劳教。刘同意了我的条件。下午我自己去了党校(班址)。

参加班的还有三个同修,他们比我早到。开始洗脑班履行了前两条。班上灌输的谎言,我们四个都不听,不停的发正念。第四天见我不仅没有转化的意思,而且态度很坚决,为了杀一儆百,就强制的把我劫持上警车,送進了看守所。下车时他们让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不配合,心里一直默念师父的法:“当磨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道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当时我想正念闯出看守所,观察了环境,钢窗、铁门、岗楼,怕暂时还不具备这种能力,所以就采取了力所能及的办法——绝食抗议。第二天提审让我穿号服,我坚决不配合,恶警指着我的鼻子气急败坏的说:“你等着!”好像是去取刑具,我不为所动,不停的发正念。过了几分钟他回来,泄了气,用商量的口气说:“不穿拿着行不?”,我向他一笑:“给你个面子。”拿着就出去了。恶警把我拽到队里,我就站到队的前面,退回来又站到队的后面,我郑重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犯人!”

接着他们想利用我的家人、支行、公司领导、同事,公安干警等多人用亲情来感化我。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不为所动,我除了向他们讲真象其他什么都不配合。这次他们的安排又失败了。

在号里我除了不停的发正念,就是向犯人讲真象。开始有几个人对我绝食很不服气,说:“我见的多了,没有一个真绝食的,不用多了,你三天不吃不喝,我们就佩服你。”我说:“我不用谁佩服,我绝食也不是给你们看的。”到第三天他们见我没事,就黑天白日的安排人监视我,怕我找东西吃找水喝,又说五天还这样我们真佩服你了。我没有理他们,仍然不停的发正念,有时也炼功。到第五天上,牢头说:“你真行!”我向他们说:“不是我真行,是法轮大法的威力。”他说七天你再不吃不喝我们大伙都喊“法轮大法好”。第七天早晨他们起床见我已经在地上溜达了,牢头带头喊“法轮大法好!”震动了整个监狱。一个岁数大点的犯人说:“要不是亲眼所见,我决不会相信,法轮大法真神奇!”

在这之前国保科狱警都慌了神,有点象热锅上的蚂蚁坐不住了,狱医对着打饭窗口跟我说:“得给你灌点食了”,我向他们郑重声明:“我不是想利用绝食出去,我就想向你们证实一下法轮大法的神奇。不信给你跳三下看看。”他说:“你蹦蹦我看看。”我就地拔葱跳了三下,他不可思议的笑了笑,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走了,也没有灌食。第十一天头上,他们看改变不了我,还把犯人影响了,同时也怕出问题,加上我的家属也整天找他们要人,在内外压力下,他们把我无条件释放了。

通过这次体悟到只要按着师父说的去做,正念正行,就没有做不到的事,这就是大法的神圣和威严。

修炼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