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译文)


【明慧网2004年11月23日】向同修们以及我们慈祥的师父致以问候!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法会,也是我第一次交流我的经历。过去几个月中,我感到我多次受到指点,鼓励我用文字的形式来证实法。我个人正是由于阅读了明慧网上的心得交流,才能够在正法中赶上洪流。

我在七个月前,也就是2004年4月得法的。最初和大法结缘,是以对一个大法同修在感情上的执著而表现的。作为一个常人,我很敬佩这个年轻人。我感到我从未遇到有这么高的道德标准,这么耐心(我在这方面很欠缺),又有这么好的修养的人!除了他的正直之外,我感到他能和我谈许多其他朋友不感兴趣的东西,而且我对这些东西比对所有哲学课中的东西都更感兴趣。比如,他使我认识到做个好人是值得的。我从不是个坏人,但也从没有想过如何做个好人,因为学校里从没有教过这些。

我记得,当他第一次告诉我他遵从宇宙“真善忍”的基本特性的时候,我想:什么?他怎么能相信这个?是谁从世上众多词汇中挑选出这三个字的? 我问他,你为什么觉得“真善忍”是宇宙的基本特性?这三个字好像是我们的社会随意制造的!但是他镇静地解释说,这一特性在宇宙不同层次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这三个字是人类社会这一层的准则的体现。这在我心中立刻产生了共鸣。我早就认识到,人类在社会上的出发点都是自私,包括我自己。我感到我一生都在渴望找到万物的真理,这也是我在大学主修哲学的原因。于是,当这个特殊的人向我讲述了一点大法的更高准则时,我内心中某些部份开始相信了“真善忍”。

哪知这就是我结缘成为大法弟子的开始!在常人一层上,我只是等待这个青年与我约会。等了许久,以至于我的朋友们劝我不要再挂心于他。可我还是等待。的确,师父为我安排好了一切。我和这个大法弟子还有其他一些朋友一起去度假。度假时,我看到他白天读《转法轮》,晚上炼功。内心深处,我对他有些忌妒。当时,我在读一本精神方面的书,因为我想遵从更高的准则。但我不由自主地注意到他的读物比我多出许多。不但如此,他还有音乐,讲法录音,录像,和一群能够交流心得的同修。我很向往这些,但我的羞怯和对名声的执著使我无法迈出学习大法的第一步。一天,他终于来找我,给了我一本《法轮功》。我没有任何障碍的读完了。可是,我还想進一步了解。

回到学校以后,我等了几天才鼓足勇气问他我可不可以参加早上6点半的炼功。我对这第一天的记忆是这么深刻―― 老学员们是如何围在我周围,炼功的感觉,他们解释功法的口诀的涵义。师父在中国传法时,在第二天就打开了实修的学员的天目。师父还说过(不是原话),一个实修的学员,能够在读《转法轮》中找到所需要的一切。在我炼功的第二天,静坐时我额头中突然看见刺眼的白色月亮,无论我的心多么剧烈地跳动,它都没有消失。这个圆盘是如此的明亮,我甚至觉得整个房间都应该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记得当时想“不管怎样,伊丽莎白,你都要记住坚持修炼,因为你在书中读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这就是我第一次看见和相信任何超自然的东西。从此,我下决心尽量多地读法。

修炼两个星期后,当我艰难地克服着思想业、感情上的依赖以及其它形式的干扰,我的男朋友认真的为我在浅层上解释他所理解的什么是“正法”。当我终于了解了他为什么总是发传单和揭露迫害时,我真是觉得了不得。从此,我开始零散地帮着发传单,当有人问时,我就和他们交谈。可是我仍然对迫害的事实缺乏了解,仍然有许多东西要读。学期结束时,师父为我安排了暑期工作,使我能完成更大量阅读。每天我坐火车3到4个小时,这些时间都可以用来阅读《转法轮》,如果有可能,我还发传单。我的下一个工作是在缅因州为叔叔刷农场的房子。因为我一般一个人在房子里,我工作时,一天能听三讲讲法。晚上,我花几个小时阅读明慧网上同修写的文章。许多时候,眼泪沿着我的脸颊流下,我感到,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如此的珍贵,我们的联系比家庭还要深。我独自一人度过了夏天,我渴望和大法弟子交流心得。我的理解快速地转变着,有时,我害怕我理解得不正确。回校前,我只能阅读心得交流。我也赶着尽量多读师父的经文。

一天吃过晚饭,我正在阅读明慧网上大法弟子的体会,我内心突然明白了什么。几个星期以来,我没有站出来在复杂的环境中讲清真象,相反,我业余时间一直坐在家里阅读,以求保持简单的生活和避免产生执着。在我看来,这也许是过去修炼的方式,但这绝不是正法时期的修炼的方式。当我认识到这一缺点时,虽然处于好意,但是我也变得过度激动,我跑出房间,好像一秒钟也等不及。我哥哥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但我却一点不觉得做错了什么。我心中只是想着,众生在等着得法,而我却在自私的无所作为。虽然我对那个地区不熟悉,我还是跳進汽车,在黑暗中行驶,直到找到一家能复印传单的商店。不知是不是巧合,在同一个购物中心,有一家叫“莲花”的中餐馆,我在那里发了许多传单。

终于,我来到纽约证实大法,而在这之前三个月的修炼中,我一直无法和其他同修见面。当我看到黄色的T-恤衫时,我高兴得眼中充满了泪水。我身上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见人便发传单,与人交谈直到口干舌燥。第二、第三次去纽约时,我就镇静多了。

在第三天,一件很有趣的是发生了。在我们正准备收拾起讲清真象的资料时,我还在街角发传单,突然我父亲的表弟出现在我面前。我们许多年没有见面了。我当时立刻明白了,不由得在心里感谢师父。仅仅一个星期以前,我得知他一个月内要和妻子孩子一起去中国永久定居。我一直想给他打电话,但却忘了。正巧,他那天在纽约就停一天,下个星期就要去中国了。能在这么繁忙的城市中相遇,他也非常惊讶。他笑着对我说,他要在上飞机前阅读讲真象的资料,因为到了中国,就很难读到有关法轮功的真实的资料了。我很为他高兴,并且祝他路途平安愉快。

最近,每当我讲真象时,我都能认识到我在理解法上存在的不足。一次,我向一位被邪恶深深毒害的中国妇女讲真象。我们谈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一直保持镇定和清醒。但正当我想起一个我不想迟到的会时,她问了我一个问题。邪恶利用了我的自私,使得我没有能够清除残留在她心里的对大法的不好的想法。况且如果我对迫害的事实有更深的理解,也许我就已经能解答她的问题了。另一个例子是,每当我有需要补上的漏洞,我母亲就会打电话来。一次,我的电话账单很贵,她打电话让我少和大法弟子在一起,多和学校的同学来往。我能听出她声音中的担忧,而且我在某种程度上觉得她是对的。在我心中,由于对法的理解的不足,我一直压抑着向学校里的同学讲真象的愿望,而且,我也忘了我们应该尽量和常人社会保持一致。我知道,每当我有缺点,我父母就会把我的缺点怪罪到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上,这使我非常难过。但这也提醒我把每一件事做好,从而使他们认识到大法是真正好的。

直到现在,随着我对《转法轮》的理解的不断加深,我仍然能进一步学习如何修炼和讲真象。我已经放弃了许多使我走进大法修炼的最初原因,比如,对我男朋友感情上的执著,我对哲学的兴趣,和我达到内心平静和身体健康的愿望。但每当我和同修一起阅读并交流心得时,我总能找到自己身上的缺点。有时遵从“真善忍”变得很难,这时,我努力告诫自己要坚持向内找问题,发正念,和学习法。

当我早上早起,在课前带着平静的心境读法时,大家便从四处走来,向我了解法。当我带着正念走向课堂,不论是中国人还是西方学生都转首看着我的徽章,看我是什么样的人。然而,当我心中没有怀着拯救良知尚存的人们的意愿时,就没人问及我的徽章,也没有人看我。当我以法为本,拯救众生就成了生活中自然的一部分,但当我不能正念正行时,我便无法真正履行这一大法徒的使命。每当我摒弃一个不良的心念,我都发现师父一直在耐心地等着我醒悟,期望着我能做我该做的事。

如果我的经历在某些方面帮助了你,我希望你也能分享你的经历,因为这也是在同修之间证实法的一种方法。对我来说,这还是认识到自己身上执著心的好方法。作为一个新学员,其他同修的经验帮助我在内心最压抑时看到自己身上的缺点。我知道自己还应在许多方面赶上师尊正法的洪流。让我们通过互相帮助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断向上。也感谢大家对我理解法不深的宽容。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们!让我们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并且将“真善忍”永驻心间。谢谢。

(2004年11月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