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4月纽约法会发言稿: 修炼心得

【明慧网2000年4月30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李东,来自纽约州,自一九九九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感到精神不断升华,身体日益强健。每天炼功读书,使整个人在不断脱胎换骨。短短一年,身心的变化今非昔比。法轮功使我从一个脾气暴躁,自高自大,名利心极强的人逐渐转向一个心胸开畅,宽以待人,利欲淡泊的人。别人问我为什么大病小病连感冒都没有?我说,法轮功是正的,所有的病毒都是邪的,“一正压百邪”。

过去我表面上文质彬彬,但内心好胜心极强,爱听表扬不能听批评。北京中南海的事及我在美国的亲戚帮我了解到法轮功。我想,法轮功能吸引这么多人炼,必有原因。马上上网,原来法轮功强调德与心性,只有提高了心性才能长功。这种道德与心性的力量一下子打到我心底最深处。是啊,世风日下,尽管在美国生活无忧,但每天忙碌,不知道生活还有什么意义。提高心性,返本归真,就象磁铁一样牢牢吸引了我。我意识到,这就是我要寻找的,我要发奋在这门中精进。

开始修炼什么也不懂,就知道我要修,我要炼功做好人。听到老学员谈起“实修”,“过关”等感到一头雾水。当时,每次到曼哈顿小组炼功很积极,一次赶不上,回家一定补上。但对读书不够重视。这也是知识分子的一种障碍,认为书看过几遍都记住了。但实际上根本没记住,真正关卡来了,要提高心性了,却缩回去了,退下来了,不敢冲过去。这样,就是在反复的反省中,逐渐增强了对看书读书的认识,启悟真理,摆脱人的错误观念。

在去个人名利这个执著时,也是不吃苦头不明法理。开始修炼了,我就立志要去这个执著心,那个执著心,把所有能想到的执著心都列在纸上,放在电脑键盘上。心想每天看到了,就督促自己去掉它。后来才渐渐地发现,在真正过关时,能不能迈过去,才是最关键的。我办公的位子不够隐蔽,一天八九个小时都坐在那位子上,心里不自在。随着职务提升,就盼望能挪一下位子,换一个更好的区域。正好有人离开公司,留下了一个好位子。因为早就与主管打过招呼,我就认为那个位子理所当然地是我的。没想到,主管居然把它分配给了一个比我职称低的人。我顿时心里愤愤不平,找主管评理。主管说,对不起,忘记了你提的事。又提议找具体的经理及其他的主管谈谈,也许还有办法。因为那个职称低的同事属于其他的经理与主管。我忘记了自己是个炼功人,居然真的到别的主管那里力争那位子,还四处游说。结果,不管怎么争,尽管别人也说同情我,我有几分理,位子还是不是我的。事后,我十分后悔。以后当我把这个利益心放下后,不久经理与主管就通知我找到一个好位子上去。

我以前好大喜功,做了事,就想要上级承认,求表扬。还自认为这种心是立足于美国公司,求得提升的关键。实际上,从修炼的要求看,这从里到外都错了。但真正悟到,也经过了彻心的痛苦与摔打。

年度工作考试是一大关。因为关系到提级长工资,所以每个人都把这看得很重要。我也知道要看淡这件事,但我一看到经理在评估中漏掉了我去年做的好几个项目,心里马上激动起来。我想,有的漏写的项目可能是因为我在别的经理手下干的,他忘了或不知道;但有的明明是他叫我做的,怎么记性这么差呢?再左想右想,感到很不公,实事求是,是做了就该记上。但是我就是忘了,作为一个炼功人,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过关与考验。我硬是在评估上加上了自己的补充,因为评估必须有我的签字同意。当我与经理面对面讨论我的修改补充时,他承认是漏掉了,并当场加上了有些项目。但是,他严肃而耐心地对我说,你好胜心太强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听后感到震惊,想到老师的要求,我觉得羞愧万分。我低下头,沉思片刻。经理察觉到我神气不对,问我是不是不舒服。只是几秒钟,我想通了,抬起头笑笑说:没有不舒服,就照你的评估写,这件事到此为止。随之我就把这件事看淡了。尽管其他经理在评估我的项目时也不完全合乎实际情况,我也不争了,我已经不在乎了。

这件事对我是个极大的震动。在接下来的提级考核中,我就注意到要做到忍让。当时,我的前任提升后,留下一个空缺。我实际在接着做他的事情,我在技术上也是很符合这个职位的要求。我申请了,同时也有其他人申请。我就想:如果有两个最合格的申请人,但只有一个职位,而我又是这两个最合格的申请人之一,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应该让,不应该争。但人的观念马上提上来:你主动让,人家会不会误认为你信心不足,或者你自认为自己不如别人呢?这在美国公司中以后怎么站得住脚呢?但这次法的力量战胜了人的观念。在最后面试时,我说出令两位主管感到吃惊的想法:如果我与另一位同事都是最合格的申请人,但只有一个相应的职位,请优先考虑他,不必考虑我。他们感到这不象以前的人。以前我会强调自己的优点与特点,力争把别人比下去。当讲出这话时,我眼里是带着泪水的。我明白,这关过的可能还不圆满,但我迈出这一步了。

在近一年的修炼中,我真正感受到了老师的巨大关怀和保护,那种感激是无法形容与报答的。有一次开车出去,一辆已经离开了我这一车道的面包车突然间又插回来。当时,我正在加速,眼看车祸不可避免。我一面刹车,一面把车导向路中间的路肩。但车直冲路肩的水泥挡板。眼看就撞上挡板了,奇迹在这时发生了。车突然安然停了下来,离水泥挡板只差几寸远。旁边的夫人惊呆了。我马上意识到这是老师保护了我,眼眶里充满了泪水。

这样的事还有多次。两千年的第一天,当我打开《转法轮》时,书中滚出了许多小小圆圆的结晶体,半透明,很坚硬。这也许是老师给我的某种启示。检查下来,我发现那几天看书不勤,整个修炼的步伐很慢。我想这是老师对我的鞭策与督促。我每次看到这些小晶体,就暗暗下决心,今生今世一定要修上去,不辜负老师的心血。

我的修炼刚刚起步。去尽执著心是一个反复而长期的过程。中国的事发生后,我经常被网上的故事感动得流泪。开始时,我对人们去天安门打旗炼功有所不解。但渐渐我了解到这是国内同修在更高层次上护法圆融法的行动。尽管我现在还没有这种机会与勇气,但我去做力所能及的事。到联合国与领事馆去的时候,看到时代广场车水马龙,而在那边,我们的同修在安祥地打坐。我顿时感到,在这茫茫人海与万世轮回中,我就属于这些人。尽管他们衣着土一些,有的年纪大一些,不象街上上班族那么衣着光艳,神气活现,但他们是人类的正觉,是我真正的归属,我属于他们!三九寒冬,这股神圣的热流却贯注全身。

我在这近一年的修炼中已经认识到生命的意义。要坚定地修炼,象雄狮那样勇猛精进。只有永远地找自己的不足,敢于承受更大的压力,跌倒了,爬起来,闯过去,就能达到老师指引的彼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