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是充斥着“假恶斗”的邪恶黑窝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北京女子劳教所是一个充斥着假、恶、斗的邪恶黑窝。什么学电脑、打篮球之类的,全是找可靠的“大烟儿”临时拍的照片。“文明”的表象全是造假!提醒从女所走出来的大法学员注意,一定要看清其本质!迄今不知醒悟的部份邪悟者,也希望你们不要再错下去。

(一) 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的折磨与女子劳教所的伪善画皮

当大多数女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送进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后,她们面对的是“大烟儿(因吸毒被劳教)”的包夹与训斥、低头侧行、严格的管理与作息和警察们板正阴沉的脸。动辄受罚挨训是家常便饭。老实巴交的女大法弟子们往往被满耳的脏话与肆无忌惮的惩罚折腾得一惊一乍,疲惫不堪。

而从调遣处到女子劳教所后,往往迎面而来的是微笑与热情的面孔,一口一个“宝贝”的“亲密无间”的叫着。这种历经调遣处的冷酷之后的乍一“热情”,往往容易麻痹大法弟子的意志,会生出劳教所比调遣处“好”的感觉,不知不觉放松、上当。据说一位老学员在调遣处受尽冷遇,而一到女子劳教所某队后,大队长“温和”的笑与一句“到家了,抬起头来吧!”(其实走路和站立时低头也还是警察制造的),使该弟子被伪善感动得不觉落泪,当天就被所谓的“转化”!而那位女大队长也道出设置调遣处严厉冷酷的实质——不经过调遣处的“严”,哪能这么快就“转化”呢?!这就是利用人们心理感受上的“落差”来腐蚀人的意志,迷惑人的双眼,搅乱学员的思维。在其“温和”与“热情”的假象背后,是一只只黑手--要把大法弟子拉入地狱的肮脏黑手。江××政治流氓集团为私利费尽心机,于此可见一斑!

北京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对于入所之初的大法弟子,统统实行单独包夹,不许劳动,不许与他人接触,三、四个邪悟者围将上来,开始用种种方法引诱迷惑,死力的贩卖其真正的歪理邪说。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一点,大法弟子面对就是这些邪恶的包围。几天过后,若不按照他们的要求“转化”,立即延长“做工作”的时间,要熬到凌晨两点才让睡觉,三个小时后,凌晨五点就让起床。疲劳战与心理战相结合,一方面一队警察极虚伪的客气嘘寒问暖的问家长里短、关心倍至,一方面又极“客气”的告诉你:“晚点休息,多聊会儿。”邪恶的帮教又游说、鼓噪,说明“队长的良苦用心”,宣称“队长为其(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食不安,寝不眠”,为恶警们勾勒出一副“全心为你”的画皮,让一部份大法弟子上当受骗,被魔鬼吃掉思想而不自知。

更可恶的是被一队警察转化成犹大帮凶的李月秋之流,利用她以前原来在大法弟子中的影响,利用她与师父以前见过面,随意编造鬼话、颠倒黑白。而李月秋的另一面则待人温和,节约粮食,引得“队长”及“大烟儿”称颂不已,也在一定程度上迷惑了部份大法学员。当李月秋等邪悟者的歪理邪说被揭露、曝光后,她们又从反面歪曲师父的经文,散布谎言。

(二) 夜以继日的残酷折磨及人格侮辱

当这些伪善的一切欺骗不了大法弟子时,就撕下了假面具,开始暴露“假恶斗”的丑恶嘴脸。首先是开始长期不让睡觉,罚站。一站就是连续六、七天,并要求鼻尖贴墙、双手叉开,稍一困,就有“大烟儿”如狼似虎般扑上来推搡、呵斥。白天还是群邪恶的包围,鼓吹歪理邪说,晚上则一站通宵。更有甚者,有的大法弟子被强迫以某种姿势站着,如“飞着”、“壁虎爬墙式”、“美女照镜”、“单腿骑摩托”等等,都是以体力的大量消耗与透支,以及对人格的侮辱来瓦解大法弟子的意志。

在这期间,队长会暗中指使“大烟儿”们打大法弟子,而当大法弟子正念否定时,队长便假以“义正辞严”的面孔出现,训斥“大烟儿”并抽其耳光,还扬言要给处份。既迫害了大法弟子,又落了个“没打人,而且制止打人现象”的所谓“文明劳教所”的名誉,真是人世间最虚伪的地方。正如一位“大烟儿”所说,女所“不打你,不骂你,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度日如年!”

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邪恶又成立了“攻坚队”,专门抽调身强力壮的高大的“大烟儿”充当打手,在原女所二队的位置,开始夜以继日的残酷折磨。女所一队正好在攻坚队的楼下,长期听到打骂声。据一队的“大烟儿”说,电棍是几个、几个的往上电,就这样没有停歇的折磨!一队的大法学员就这样无休止的听到那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可又看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种惨叫声与警察们“温柔的笑脸”构成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的气氛,真是如身在地狱一般的精神折磨!据说原二队有不少人从来到走就几乎没怎么挨过床板,陈凤仙是一队一位坚定的大法弟子,而一队的学员则有不少人只见过“陈凤仙”等人的名字,却始终没见过这个人!

即使对一些已被洗脑之后的人,邪恶也丝毫不放松,也要时时洗脑,并处处用“大烟儿”当特务,对转化不彻底的学员跟踪、监视、孤立,制造高压气氛。

女所四队是邪恶的黑窝,常放邪恶的录相给学员看,尔后就强迫学员写感想。据说有一天看完写,写完看,竟折腾了三、四回。女所二队一开始是可以随便交流的,往往有人不知什么时候就明白了,“反弹了”,所以否定“转化”的学员多了,二队后来就解散了。

女所一队是劳动强度最大的一个队,每天早五点到晚十点,几乎没有多少空余时间,更没有休息日,活多时还要延长劳动时间。如果没活干,就会开始放邪恶的录相,逼着人写感想。对眼睛不看电视的学员,队长和“大烟儿”会一再“提醒”:“怎么不看?!”强制灌输歪理邪说。一队一直使用特务手段对部份头脑清醒的学员暗中包夹、监视,记录其言行,然后上报。一队还有更损的一招,边劳动边开座谈会,先让邪悟者发言散布歪理邪说,然后让每个人发言,营造出一种貌似“公开、公正”的气氛。有时气氛热烈,邪悟者“慷慨激昂”,听者在不知不觉中上当受骗。

请善良的人们擦亮眼睛,看清北京女子劳教所的本质:一个充满了假、恶、暴的邪恶黑窝。请给予大法弟子支持和帮助,请对信仰“真、善、忍”的人们保存善念,请和我们一起反对邪恶!

世界需要“真、善、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