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说的是事实


【明慧网2004年11月25日】那天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课上,老师让我们用一分为二的观点讨论一下“法轮功”问题。班上有同学知道我炼过法轮功,就问我法轮功到底怎么样。我就对她们讲法轮功其实并不像电视上讲的那样,法轮大法讲“真、善、忍”,让人做好人,真心修炼法轮功的人都可以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她们听我这样讲说:“你跟我们讲没有什么用,你上去讲。”当时有三名同学都上去讲了,都是讲法轮功怎么不好,我当时认为是师父给了我一个讲清真象的机会,所以我上了讲台。

我走上讲台,下面出奇的安静,我就说:“我炼过法轮功,我经历了法轮功自传出以来到中国政府把他定为所谓‘×教’这个过程,所以我认为我是最有资格说话的人。”我这话一说,台下有人在议论,我笑了笑,决定从祛病健身这个角度来讲,我说:“我从小是个药罐子,家中从不断中药,但是自从我和妈妈炼了法轮功之后,身体越来越好,就没再吃过药了,一年节省一千多块钱的药费,这一千多块钱对于我家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还有我妈妈,以前腿不好,走路一跛一跛的,去医院检查是骨髓炎,要住院,否则要锯腿,但自从炼了法轮功以后,腿好了,还能打双盘,这些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结果。”

那天课后,有同学笑着跟我说:“那么多人讲的时候下面都好吵,就你上去讲的时候下面好安静。”我说:“因为我说的是事实。”

第二天晚自习,辅导员把我留下,开口就问:“你当时怎么想到说这些?”。我说:“怎么了?我说的是事实啊!”老师说这件事情被别人告到学校去了,某大学两名学生就是因为宣传法轮功被退学,又说法轮功的学员又是自杀又是自焚,问我怎么想的。我对老师说:“法轮大法讲的是‘真、善、忍’,做个比雷锋还好的人,一个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是不会杀生更不会杀人的,至于天安门自焚,那是假的,有很多真象是您不知道的。本来中国至少有一亿人在炼法轮功,如果这一亿人都以‘真、善、忍’为标准来要求自己,那中国社会会是什么样子?我们那里有个婆婆,她有个儿子精神有问题,后来那儿子死了,就有电视台的人扛着摄像机来说:‘如果愿意说你儿子是炼法轮功死的,我们给您钱。’那位婆婆也是大法弟子,她对记者说:‘我儿子是怎么死的,就是怎么死的,我不会诬陷法轮功。’那么作为电视台,作为中国的媒体机构,应该有他的职业道德,他们这么做,让我不得不怀疑中央电视台和报纸上报道的究竟是真是假。”老师又说:“那许多人被抓去办学习班,还要好酒好菜招呼,天天劝他们,好好看管,生怕他们自杀了”。我说:“学习班我们那里也有,可情况不是这样,很多人进去以后被戴上脚镣,大冬天赤脚干活,大热天一个月不让洗澡,还要被拳打脚踢,脚肿得碗口大,连脚镣都拿不下来。中国政府甚至为了有更多的监狱关押大法弟子,而把一些真正的犯人放回社会,这种做法不是会让社会更加混乱吗?到后来很多警察被大法弟子感化了,主动向大法弟子要书看,这些您都知道吗?”

我和老师谈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来老师说:“我不跟你说,一会儿系里书记跟你说,你要想清楚。你这学期要拿奖学金,还要推荐入党,你这一搞不仅什么都没有了,还有可能被记过,你好好想想吧。”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钱和名利都不及证实大法,讲清真象重要,我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好。

然后我进了办公室,把上课的经过跟领导说了,我说:“我只是从自身经历来说,并没有半句假话。”领导又说了些法轮功是×教啊,天安门自焚的例子等,我把我和妈妈炼功身体变好和记者造假的事情对领导讲,我说:“不管政府怎么说,‘真、善、忍’永远是好的,大法弟子是善良的,我们只是希望自己有一个学法炼功的环境,让大家知道这个法好。”

我和领导谈了半个多小时,领导让我考虑清楚,好好想想,后来老师说我的奖学金可能保得住,但推优不可能,系里还要向院里汇报,这件事要备案。

晚上寝室熄灯后,我在想:这些邪恶势力休想利用领导向我施压,坚修到底我是永远不会变的,我是不会后悔的。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四周一片漆黑,犹如是盘古开天地的时候,突然间看见师父坐在中间打着手印,当师父两手拉开时,从两手的中指发出两道白光,将黑夜划开,白光照射进来,我和一群大法弟子手拉手将师父围在中间,在我们身后有许多人压着我们。

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要讲清真象,我做好准备等领导再找我,领导却没来,反而我们辅导员跟我说:“你要炼我也不拦你,你偷偷炼,我相信你不会去天安门自焚,也不会对我们有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