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修炼、讲真象的体会


【明慧网2004年11月26日】我名老石(化名)离休干部,今年81岁,现住在石家庄市,1996年得法,炼功时间不长,但收获很大,身心变化特别明显。

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冠心病、低血压、鼻炎咽炎、心肌缺血,特别是心绞痛,一旦发作简直憋得够呛,住过三次医院。也练过多种气功均无效果。常年药不离身。正在绝望之时,邻居大法弟子找我老伴叫炼法轮功,老伴又给我说,开始我还不信,因为学的功多了,也搞不清哪种功法好,后来又给我说,我就同意炼了。

1996年10月初,我们一开始修炼,就觉得很好,通过学法炼功,不几天就出现了奇迹,经常发作的心脏病也不犯了。可当时一日三次的药还不敢停,10天半个月过去了病也没犯,我就逐渐的把药停了,从此与医院也无缘了。

是大法治好了我的病,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几十年的愿望实现了,我的人生道路得到重新安排。

师父传出的高德大法,直指人心,要我们先从好人做起,按照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放淡名、利、情,做事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一深奥的法理使我的世界观得到彻底转变。今后我要做好人,坚信师父在大法中修炼,永不变心,以回报师父的救命之恩。我想,这么好的功法,自己受益了,要让所有的人都要受益,于是先从熟人和亲朋好友做起开始洪法,就在我家(客厅)做为炼功点,由我们几个人带头学法炼功,接着,来的人越来越多,屋里站满了,搬到外边去,到了街上炼功。参加学功的人就更多了,又有其他点上的学员支持和帮助,最后这个点发展到上百人。

1997年春,我和老伴带着书、录音带回农村老家,向乡亲们洪法,原来老伴就在村里搞计划生育兼接生工作,每天走街串户,环境特别熟悉,熟人见面更好说话,因此洪法進展顺利,不几天就发展到30多人,炼功点先设在我家院里,后来搬到街上,经过人传人,心传心,到7.20前包括邻近的两个村,发展到100多人,炼功学法都很积极。

1999年4月24日,老伴给我说:出事了,上北京你去不?我当时也没问去北京干什么,只是想,只要是为大法的事,立即行动,说去哪就去哪,所以立即答应,去。后来才知道是天津抓了我们大法学员45个人,学员去要人,他们说:只有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于是马上动身去车站,天不明到了北京,先到的国务院后边,我们去的最早,当时四周还没有人,接下来去的人越来越多了,天亮后由一个警察带领大家到的府右街,先在马路两边站着,后来都叫站在马路的西边靠墙站住,整个动作有条不紊,那么多人没有一点杂乱声,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既没影响交通,又没有过激行为,静静的在那里站着等候答复,这时马路中间和东边国务院围墙下一个学员也没有,只有不远一个警察,不远一个警车。听有人说这时把北京周围所有的武警甚至连军队都调来了,真是军警压境,我就觉得奇怪,就这么一群赤手空拳的老百姓,和平上访就动用这么大的力量来示威,真是不可思议。待国务院信访局有关人员接待了上访代表,事情等到圆满解决于晚9点左右上访学员静静离开,事后地上连一片纸屑也没有,和打扫过的一样。

江泽民一看法轮功学员这么齐心,这么团结一致,秩序又这么好,就错误认为法轮功背后有什么能人操纵,有什么严密组织和政治目地,担心法轮功对他的权力造成威胁,出于妒嫉和恐惧,大造假宣传,说是要包围中南海,欺骗群众,其目地是借4.25诋毁法轮功,给以后公开镇压找借口。

7.20的恶浪铺天盖地而来,我们为大法说公道话决定去北京上访。1999年12月25日上午8点到天安门广场,我们有的打横幅,有的坐在地上炼功,还没等我们坐稳,突然来了一群恶警连打带踢,强拉硬拽把我们拖上警车,拉到天安门派出所,一進门就瞅见木栏里关满了大法弟子,一看我们進来立刻掌声雷动,象见到久别亲人一样热烈欢迎我们。我因有尿频的毛病,不时想解手,可是警察不让去厕所,同修们看到我很难受就帮助,有的给我找塑料袋,有的给饮料瓶,围住我解手,其关怀备至,使我难以言表。

警察一整天不让我们吃饭,也不让喝水,天黑了老伴拿着点心给我,说这是一位不知名的大法弟子自己拿钱给大家买的。我一听当时激动得我说不出话来,我想这种事情除修炼人这一块你去哪也难以找到。

当晚,警察叫我们登记填表,我们不填,他们就把我们转交到省办事处,那也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一進门就给我们戴上铐子锁了一天一夜,26日晚8点当地公安局去的人象凶神恶煞一般,看见我们就开口大骂,把换上的铐子紧了又紧,几乎吃到肉里边去,把我们带到当地拘留所后,又是拳打脚踢,特别是那个局长更凶,抓住给我们戴着的铐子使劲的扯,前推后拉,嫌不解气还用脚踹,手腕立刻就被勒破了,骂我们该死不死,今天我打不死你也得把你们骂死,那个低级下流的词句百姓也难得以启齿,简直不堪入耳,我们也没吭一声。后来那个凶恶的局长说:只要你们说上一句不练了,我立即放你们出去,因为我在历次运动中养成了那么一种习惯,就是被整者无条件服从,叫怎么着就怎么着,都是违心的答应整人者所要的一切,运动过后再落实平反。我就违心的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不炼了”。这句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虽然以后在明慧网写了严正声明,也是给大法抹了黑,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只为这句话我长时间吃不好饭,睡不好觉,翻来覆去的想,这句话虽然不是本意,是骗他们的,以后还炼,对自己也是个污点。后来有好几次警察问我还炼不炼了,我就不答理他们,第三天叫我填表,我不填,第四天又叫我签字,我不签,他们就威胁我说:你不签字就是扣发工资、送劳教,我也没答应,他们又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要叫我说实话我不能不炼,我身上好几种病特别是心脏病,就是炼了这个功炼好的,截至现在三年多一片药也没吃,也没住院,我是公费医疗,这三年多,我得给国家节省多少药费呀!不信你们到医院去查,以后他们再也没问我。

在拘留所伙食每人每天15元,(一天三顿每顿2-3片小馒头一碗白菜汤,都说吃不饱)还有所谓的教育费每人每天10元,(大概数)我们二人共交款一千多元,最后找我儿子去又交款(数不详)作保才把我们释放。(共计26天)

师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我们老家农村还是个薄弱环节,所以我和老伴每次回家都是讲真象,我村和邻近两个村的法轮功学员是我和老伴为主洪法建起来的,7.20开始镇压后,大部分都不炼了,尤其是我村主抓这项工作的村干部,积极跟随江XX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特别邪恶,搞得人心惶惶,因此不敢出来的人更多,通过我们回去讲真象,启发他们,随着邪恶烂鬼大量被消灭,形势的逐渐缓和,大部分又回到大法進程中来了,现在有的找书,有的要真象材料,都行动起来了。

在村里我们是逢人就讲,因为我们没病了,身体健壮,面色红润,加之年龄又大更令人注目,许多人看见我们就说,你俩的身体真好,我们就把以前得什么病,吃多少药,尤其我老伴的附体病更明显,村里人多数都知道,我们一炼这个功所有的病都好了,到现在八年了,我们一片药也吃,电视上说:法轮功不叫吃药,死了1400人,都是造谣,千万别相信,我就是自己停的药,我若是不炼这个功我活不到现在,他们都听得心服口服,都说好。事后有的想学功,有的想要书,(已经给他们请了两本《转法轮》。)最后嘱咐他们,凡是电视上演的诬蔑法轮功的节目,如自焚、杀人等,都是造的假,是栽赃陷害,都是骗人的,别相信。

我原在县城工作,对一些老同事、老熟人以看望的名义找上门去,以身体的健康状况拉到正题上,使他们感到是为他们好,关心他们,来给他们讲真象,离退下来的老年人多数是有病的,一看我身体这么好,我就告诉他,我现在是无病一身轻,可以前我是多病缠身,药不离身,自炼了法轮功,所有的病不翼而飞,八年来一粒药没吃,我要是不炼这个功,咱们也就见不着面了,多数人听了服气,可这么好的功法,江XX就是不叫炼,为了消灭法轮功造了很多谣,如、自焚、杀人、不让吃药等问题我都给他们作了解答。

有的人问你们师父为什么跑到美国去了?

我说:我们师父1994年在国内传完法以后,1995年应外国的邀请,就到国外传法去了,现在法轮功已经洪传60多个国家,大法书《转法轮》在世界上已翻译成30多种文字,有一亿多人修炼法轮功,有1200多项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对师父和大法的褒奖,江泽民和他的追随者已被多国起诉,那些迫害过大法弟子的高官很多都不敢出国了。

后来我问他们,电视上演的那个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你们看出是假的吗?好多人说没看出来,我说那么多疑点、有的人一看就说是表演的,你想一想,人身上要浇上汽油一点着几秒钟就能把人烧死,可那火一点着好几个灭火器同时喷出水来,要不事前准备好了,哪来那么快呀?再一说警车上从来也不带灭火器,假如说他就是有,从车上弄下来再接上水喷出去,那人早烧糊了;那个照相的,要不是在那等着,怎么就照那么准,连开头都照上了。那个所谓的王進东演的更离谱,他的脸烧变形了,可眼眉和头发还整整齐齐一点也没烧着,他腿上放着盛汽油的雪碧瓶完好无损,他盘的腿和手结的印一看就是个外行;那个老太婆说的那个黑烟白烟的与法轮功更不沾边;那个刘春玲是被警察打死的,是外国专家用慢镜头放出来的,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亲自到开封访问刘春玲的邻居,说她是个三陪女,从来没见她练过法轮功;她的女儿刘思影气管切开后四天就能说话唱歌,简直是笑话,因为气管手术后起码七天以内不能说话,再说她身上包扎那么严实,更是丢尽了医务人员的脸,因为烧伤重者不能包扎须進行无菌处理,严防感染,那个记者不穿隔离衣進病房对着病人问话,按规程是绝对不允许的。

细分析还有好多疑点,因为假的就是假的,假的你演的再好它也真不了,其实我们炼功人不看也知道它是假的,因为师父严格教导不准杀生,更不能自杀,既是修炼人谁也不肯干那个傻事, 我家老伴看了这个节目以后,不多几天她就说这个刘思影也活不长,结果不出所料。因为他(她)们都不是炼法轮功的,是江泽民为了达到镇压法轮功的目地,把他(她)们当成了牺牲品。他们听后都点头称是,很多人知道了真象。

以上所述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