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慈悲点化我去掉怕心和私心


【明慧网2004年11月26日】我是1996年5月得法的,一直是锁着修的。炼功前早有的坐骨神经痛、痔疮、漏管全好了,左眼角上由芝麻菜子米粒般大迅速增至绿豆大小的硬子奇迹般消失了。八年多一颗药未吃,身体非常健康,翻年就满74岁了,还神采奕奕走路生风。认识不认识的人都说我红光满面,问我是否有高血压,我说血压一直正常,低压70高压120,怎么这么好呢?我说炼功炼的,什么功啊?法轮功呀!趁机就讲真象。

1999年7.20迫害一开始,我就见机讲真象,主要是在亲朋中讲,串门讲,婚丧聚会上讲,本地认识、半认识人中讲,外地书信中讲,虽这样面还是很窄。师父讲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三件事”后,我讲真象的面虽有所扩大,但与同修比无论是讲真象、发正念差距仍很大,只是学法炼功一如既往。但失去集体学法炼功环境,层次提高很慢。“7.20”后虽说思想也有充分准备,但还是有怕心,没去北京证实大法。2000年10月一天上午,610、国安、公安民警、居委会一起九人突然来家中搜查,说“有人揭发,家中藏有传单,最好自己拿出来,免得把家翻乱了。”我说“没有,翻什么?”整整半个小时,箱箱柜柜、旮旮角角全翻遍了,什么也未找到,虽之前有同修打招呼,把资料都藏好了,但还有四篇明慧网资料与师父新经文漏藏了,在恶徒眼皮底下他们也未发现,好险!自那以后,与同修交流,接送资料传单,讲真象更加小心,注意安全。

今年10月师父中秋《问候》经文,由于材料渠道一时受阻,同修只手抄了一份,要我找地方复印,Q同修走后我看虽写得清楚,但不很正规想自己重抄后去复印。又想一旦落入邪恶手中,笔迹容易辨认,而Q同修的字不易认出,遂立即找一店家(熟悉的)复印。第二天Q同修来取时,一看,“我字写得不好,你怎么不重抄呢?”一下子捅破了我的私心与怕心,面对同修心里十分愧疚。第二天三点左右,做了一个梦:我坐的一列客车向南开去,中途突然猛的停了下来,一看自己坐的这节车箱和后面的两节车箱停在原地不动,前面的十多节车箱向前急驰而去。后来恍惚走進了一眼望不到边的沼泽泥地里。听身边有人说:正法洪势已过,大法弟子圆满飞天情景十分壮观。听到这,一下惊醒了。立即悟到这是师父在警示我:一念之差,前功尽弃。随即起床跪在师父像前忏悔,忏悔自己有私心,怕心,把安全留给自己,把危险推给同修;二是对师父的经文的尊重不如同修,修了这么些年,连“先他后我,无私无我”都未修出来,我算什么大法弟子?师父,我对不起您呀!天亮后即赶到Q同修家,要她退回复印件,如已发请如数收回,我要重抄重印,Q同修讲,当晚即送给Y同修了,你赶快去打电话,在街上打。Q同修把Y的电话号码抄了一个给我,打通后,还好,全部还在Y手上,我叫她早饭后给我送回换重印的。早饭后正正规规重抄后又找到小K店主,请她打印,如为难即复印我手抄的。小K说“等一会儿(因旁人在),我给你打印。”打印好20份回来,Y已来等,以旧换新拿着就出门了。

由于师父的慈悲,及时给我警示,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明白了一念之差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修掉怕心、私心、放下人的最后执著,才能放开讲真象,救度更多的众生。自师父这一次的慈悲点化,猛击一掌,我会跟上,我会做得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