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中修出自己的路


【明慧网2004年11月27日】我是1997年11月得大法的,最先看到的是《在美国讲法》,觉得大法简直太好了,真想告诉世上所有的人,激动得我一周都睡不好觉,心里不断暗下决心:我要一修到底。每天下班后除了集体学法外,早上做饭时间一定背一段法,大法在我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

一、背法使我从魔难中走过来

我从小就胆小,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看到同修都去北京证实大法。我就找同修想结伴同去北京,但几次都没去成。那时我们单位领导怕受牵连,在1999年9月21日把我们单位的几个炼功人都劫持到公安局,后非法关押在拘留所69天。在拘留所里,我还在不断的后悔没有去北京。那时我上北京的心很不纯,怕被同修落下。

从拘留所回来后,丈夫用离婚来吓唬我,以达到不让我学法的目地。那时我怕离婚给大法抹黑,就背着丈夫学法。时间一长,觉得很苦。我不断学法,随着心性的提高,我悟到,还是自己走的不正,有怕心,最主要的是受亲情的干扰。当时我把心摆正时,家里环境完全变了,又都支持我学法了。

回过头看,我悟到只要坚信师父,坚定修炼大法,就能做好。还记得1999年8月单位给我们办“学习班”强制洗脑时,让我们读攻击大法的报纸,我就是不读,他们也没办法。2000年8月,我们单位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都强令下岗,我失去了工作。有一段时间,下岗费都扣发了,就这些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

2000年3月-10月,我先后五次去了北京说明真象,每走一次都面临着各种考验。在这五次进京中,由于没真正放下生死,每次到了天安门都找同修,盼望多数同修做什么我就跟着做什么。回来后,静心学法,修去自己的不足。终于在2000年11月30日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横幅,喊出了“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的心声。

当时我被恶警抓住,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在那里我给犯人讲真象,不断背法。悟到了看守所是关犯人的,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后来我被送回当地拘留所。这时我非常担心被劳教。心想,师父啊!我不能去劳教所,那里既不能学法也不能炼功。晚上我反复想《理性》经文中的几句话,师父说:“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它、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我突然悟到,在劳教所不就是被邪恶带走吗?那我采取什么方法回避呢?

15天后,我从拘留所转到监狱。这时我更加静心背法,背了20多篇经文,包括《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从《忍无可忍》经文中悟到大法弟子的功能已经被师父给打开了,再不允许邪恶迫害我了。就这样,在送我三年劳教之前,我的身体出现心脏不好、血压高的状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检查身体被拒收,只住了一宿,就被家人接回,从魔窟出来了。

2001年9月14日,我再次去了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还贴了50张大法真象标语。在正念下,理智的证实大法,安全返回。这就是背法、正念强的结果,正如师父所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二、风风雨雨中修出自己的路

由于自己性格比较急,干什么都快。2001年的一天晚上,我第一次和同修去农村发资料。我边贴大法真象标语,边发真象资料,也没被同修落下,不知不觉中产生了欢喜心。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第292页)。这时我和同修走散了,夜间巡逻的人也出来好几个,他们问我是谁,我一听不是同修,吓得拔腿就跑。同修们又着急又担心。我发现了自己有欢喜心,马上去掉后找到了同修。

2001年秋,我和两个同修去农村讲真象。当把资料发到一个屯子里时,发现有一个人,我和同修就躲到一家院子里,没想到这个人就是这个院子里的主人。我和同修站起来就走,突然他大声喊起来:“快抓住那两个人(他把我们当成了小偷)”。这时,我撒腿就跑到一片玉米地里,这里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原来同修给他们讲真象,围上来二十多人要大法资料。过后,我发现自己很自私,只顾自己,根本不考虑同修的安危。

在这一次次的发资料的过程中,我修去了自己很多执著心:怕心、私心……,使自己逐渐锻炼成熟,纯净了自己。在以后发资料时都能以整体为重,使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得更好,慈悲的救度众生。

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刻不能懈怠

2002年3.05期间,我们当地邪恶疯狂绑架大法弟子,非法劳教了70多人。恶警带着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到处抓我,我被迫流离失所了。但我仍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这时《北美巡回讲法》来了,师父讲了大法弟子有三种来源。我心想邪恶怎么抓我,都没能抓住我,我肯定不是第三种来源的大法弟子,觉得自己学大法上了保险,放松了修炼。这时亲情、名利心、显示心、欢喜心、求安逸之心……都上来了,危险向我走来,但这时我还没有悟到。终于在2002年9月14日,我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弯路。为什么摔了这么大跟头,我才清醒,我痛不欲生,有生以来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这时恩师不断点化我,加持我,我悟到旧势力想击垮我,不让我修炼,不让救度众生。我这样让师父着急,邪恶高兴了。这一次,我真正悟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刻都不能懈怠,只有修正自己,才能救度众生,我重新站起来。

我修炼到今天就快整八年了,在这八年中风风雨雨、摔摔打打走过来的。这其中溶入师父多少心血,没有师父的时刻呵护,弟子不能走到今天。在正法时期的最后阶段,我要严格要求自己,加倍弥补,时刻不能放松自己,走好这最后的路,这是对自己和众生的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