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抵制迫害、证实大法的一些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28日】2000年5月8日,长春苇子沟劳教所一大队开始半个月在卡伦湖清淤,每天下着小雨,时停时下。劳教所仍强迫被关押的人员出工,我身上潮湿,手脚都起了血泡,鞋湿透了没处晾没替换的。我腿上被土篮子边上的铁丝刮成鸡蛋、鸡蛋黄大小的伤疤,每条腿6-7块,衬裤粘腿上50多天才换一次。劳教所让每人手拎两、三个土篮子在河流石上跑,后边有刑事犯看着,不跑就用石子、小棒打。晚上睡觉两人一张床,颠倒着睡,盖一床被子。我身上被两个刑事犯一拳打在软肋上,一个“窝心脚”踢在胸口上,睡觉翻身都得用手搬着,喘气都痛,二十多天才好。每日三餐都是酸馒头,不够就吃发糕,大萝卜汤上面一层辣椒面,喝不了,刷盆时一盆凉水下肚就是一顿。大米饭不给吃,有钱的刑事犯还有炒菜,我有时只买点袋装榨菜条。和我挨铺的刑事犯说:“你怎么不买点饭菜?干这么重的活,也不是没有钱?”我说:“修炼人吃什么都一样,只要吃饱就行。你们不吃好的不行,我们到这里来又不是来吃来了。”我就给他讲我们是被迫害的,根本没罪。他说:“你真了不起!”

后来一大队找一个挖地沟的活,是我小时非常要好的同学负责,我同学在饭桌上和所长说要把我调到伙食房子去。第二天,所长找我说:“你写个保证,把你调到伙食房去!”我一听用写保证作为条件,我说我宁可不去也不写。

过几天后,那个队长找我说:“跟你同学商量好了,你写个保证,明天就放你。”我还是没有写。当时正念非常强,什么也动摇不了我的心。过一段时间后,教育科长赵士杰找我好几次,和我谈话。我就跟他讲“4.25中南海事件”的原因,“1400栽赃案例”的事,我身体原来啥样,现在啥样式。他一看我这么坚定,也就无话可说了。正如师父所说的“一个心不动就能制万动。”

2000年7月12日,长春司法局把苇子沟、朝阳沟的大法弟子集中到奋進劳教所成立“集训队”加重迫害、强制洗脑。奋進劳教所找来“邪悟”的人散布歪理邪说,半夜两点前不让睡觉,放诬蔑师父的录像带,强迫五个人坐一张床,七个人坐一条大板凳,利用刑事犯打人。然后就分成两个班,一个班有29人,是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叫严管班。在当时那种邪恶的形势下,我的人心出来了,让别人给写了一份“三书”,当时就想回家,可二个月后也没放。后来,大多数违心写“三书”的人声明作废,往回要,劳教所不给。我们在写“思想汇报”时写“4.25中南海事件”的起因,“ 1400例”。再后来主动找管教洪法,讲真象,最后那个管教叫张某某说等你们修成了,我再修。

我们進行了两次绝食:10月2日不法人员把一个比较坚定的同修押入小号半个月,我们基本是整体绝食一天半,最后那个同修被放出来了。再一次就是2001年元旦,原定让我们去升国旗。大家当时心非常齐,90多人说去升旗大家炼法轮桩法,结果劳教所没敢让我们去,随便找几个人应付完事。元旦早饭回到寝室有一个屋就背《论语》,各个屋都跟着背。劳教所不法人员把当时声音大的人都拽到教室,把各屋带头背的大法弟子都分下队了。然后大家开始绝食抗议,70多人整体绝食。王先友就是那次被灌食迫害致死的。

2001年2月9日,长春司法局把奋進劳教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集训队”解散,不法人员用二辆大客车把我们拉到最邪恶的朝阳沟劳教所,我被劫持到六大队三分队,后来把我调到一分队,这时我已经被非法超期关押。他们给我非法加期一个月,让我签字,我签“不同意”。我申请复议,要求无条件放人。我在那里讲真象、洪法,最后有的犯人说:“我们都知道你们是好人,等我弄到四、五十万元,我也炼法轮功。”我当时给他们背师父写的经文《富而有德》。过了四个多月,于8月1日才把我无条件释放。

回来当天,同修就把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给我拿来。晚9点多,我洗完澡,炼一小时静功,12点多开始学DC讲法,天亮前才看了三遍。用半月时间学习了有关讲法,五天身体恢复正常如初。第十天早,我给单位主管领导打电话说要上班,想告诉她一声。她说:“我已被调出,找史主任联系。”我给史打电话,他爱人说他出去散步,在外面吃饭后才上班。我一听只好上单位去了。早饭后我去单位找到主管领导,跟他讲了我这一年多的被非法迫害。我说:“听说你是我们的领导了,我要上班”。他说:“你得等张书记来后,我们几个人商量。”我说:“行。”然后,我去看其他同事,给他们讲真象。正说到这儿,张书记就来了,让我先回去休息,商量妥了再通知。

几天后通信员来电话说:“史主任要和你谈谈。”我去单位后,史主任说:“只有在写保证的情况下才能安排你上班。”我当时就想到旧势力又用上班来迫害我,心想:“你说了不算,只有我师父说了算,我就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我当时斩钉截铁的说:“保证不能写。如果能写,何必多押四个多月呢?班得上!”他说:“那你口头保证也行!”我说:“这些都不行!”他想了一下,上楼和其他领导商量。不一会回来说:“这样,我们商量了。班你上,还是原来的工作。等610办公室来了之后,你跟他们说。”我说:“行。”610办公室来了之后,根本没说此事。

这是我亲自见证,只要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大法。“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你也争不来。”2001年8月15日,我重新正式上班后,开始要欠我的十六个多月的工资。每天上班时,晨会后我就去副书记和主管领导办公室跟他们讲真象,给他们拿光盘、真象资料。他们带回家后,我再去取回时,问他看没看。他说看了。最后单位没意见,但610的李风林说:“不能给,没上班给什么工资。”我是在单位被绑架走的,硬说没上班,可见这个610办公室主任有多么邪恶。

单位都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走廊没有灯泡,我从家拿几个放在办公室里,坏了换一个。厕所没人打扫我就去扫,自来水龙头里的水流着,78个人散会后从旁边经过,没有一个人去关的,就连看都没人看一眼,我去关上。有一次我正在拖地,现在我的主管领导说:炼法轮功是和别人不一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