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路不同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我原患有腰椎骨质增生、腰肌炎、坐骨神经痛、盆腔炎、月子落的胳膊疼、肾虚、美尼尔氏综合症等疾病。1996年修炼大法,各种病都不知不觉的好了,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

在正法的洪流中,由于学法跟不上,在很多时候把观念当成自己,而被其左右着,加大了磨难,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师父每时每刻都在看护着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大法的神威也经常在我身上展现,使我能破除邪恶安排,在师尊安排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了过来。仅举几例。

1999年7.20以后,大法、师尊被诬陷,我利用上班时间把真象传单送到每个科室,有时当面讲清真象,特别是给我做工作的领导,我用我的亲身感受及电视、报纸是如何造的谣,多次给他讲,使我单位多数人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后来我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力,同事多次去家中看望我,并说全单位的人都很同情你,你太冤枉了。后来4.25、7.20因進京上访,领导被责令看着我,我动了人心,曾说过为了不牵连领导,想辞职。被邪恶钻了空子,失去工作没有了一分钱的生活来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上班期间一次组织部门派人找我谈话,我趁机给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我是怎样在法中受益的,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必须亲口尝一尝,我们才最有权力评说法轮功,有个人点头认同,有一个人不听,并说你还敢这样说。我当时抱着争斗心喊着说:“就是枪毙了我,我也得炼。”当晚被关押看守所。

在高考的前一天晚上,为了让更多的学生、家长明白真象,我和同修将真象材料贴在几个考点学校门口周围,当我在一所学校门口贴时,发现门口那边有个人,随即那人喊,谁呀,边说边向我走来,我贴好了那张也向他走去,他问我干什么的,我告诉他我贴法轮功真象材料,为的是不让学生和学生家长受谎言毒害而将来毁了他们。借此机会我把真象讲给他听,他说你就往这贴吧,家长等孩子都在这里,这事决不会走漏风声的。

由于边缘地区没有大法弟子,为了那里的人明白真象,我们晚上骑自行车往返几十里路到那里挨家挨户发资料。我们二个人在一个村子,当发到只剩下十几份材料时,同修说,赶快发了这点,回家晚了怕家属说。我说越怕越不顺利、越晚,没察觉。我认可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说完進了一个死胡同,发了两份,后面来了一个人走过来你们干什么的,那时我没有一点怕,只想让他明白真象,我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给你一份真象材料看看吧,他边接材料边抓住我的衣服说:走,跟我去见一个人。我说我们是好人,半夜三更跑这里,冒着被抓的危险,给你们送我们自费做的真象材料,我们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你们、为了所有的人不受谎言欺骗,将来有个好前程,你不知道法轮功是多么的冤枉,电视报纸栽赃陷害大法,而我们没有说话的权力,有多少大法弟子为了让人不受毒害说句真话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我们不图人给我们一点回报,我给他讲着他慢慢的松开了手,最后说你们走吧。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们离开了那里。

恶警怀疑我弄资料,多次想抓我未成,就通过组织给丈夫施加压力,丈夫(不修炼)承受到了极限,给我提出三个要求:一是写保证不炼了,二是将我送公安局,三是离婚。我向内找,发现我对丈夫的情重,总怕牵连了他,被邪恶钻了空子。情是给人的,我决不要它,在学法修炼中修掉它,你旧势力给我安排的三条路,我一条也不要,他们的阴谋未得逞,又想加害丈夫,听说丈夫要替我写个保证也就算了,我决不能认可,不准害我丈夫,同时又害了他们。我抱着一颗救度他们的心,给所有参与迫害的主要领导每人写了一封劝善的信,给他们讲明了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并表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什么样的人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邪恶的阴谋又一次破产,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恶人不惜花钱想送洗脑班迫害我,在二次绑架未得逞、还在想抓我时,几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而且迫害还在继续,我的心里极其难受,想着受迫害的同修在魔难中,又想起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在无知害自己,我泪水止不住的流,坐在那求师尊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几次发正念后,我想我们这出现问题,我应该亲自找参与迫害的主要领导讲真象了,这时怕就来干扰我:人家找你还找不着呢,今天你找上门来了,抓走。我清理干扰我讲真象的一切邪恶及怕心,二名同修帮我发正念,我调整好心态,来到领导家,在门口我向他家人报了我的名字,便在门口等候领导见我,过了好大一会儿后,我发现一辆车停在了不远处,我知道让我等了这么长时间是在通知公安,当时我一点没怕,我想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我都不承认。

后来门开了,领导很凶的样子,问我干什么来了,我说要他帮忙放出被抓走的大法弟子,不要再抓我了,他说他做不了主,我就给他讲真象,他不让我说,我一定要给他讲,并告诉他我是信任他才给他说句心里话,这才缓和下来,我告诉他我为什么修大法,决不是无理智的,大法才是真理,钱再多买不到好身体,官再大得不到心胸宽阔、舒畅,所以钱多官大不是福,又谈了历次运动的教训和大法弟子被折磨,并告诉他你也是一个受害者。最后他高兴的把我送走,看到他向停车那边走去,我才想起来,外边设有埋伏,心里一惊,怕就干扰我,骑车猛跑,一下撞到一个东西上,摔了一跤,清醒了,用人的办法我能逃得了吗?其实,我知道他不会来抓我,而是自己又把自己当配角了,被怕左右了。回来后同修说你到老虎嘴上蹭痒痒了,我们都说其实是纸老虎。

那年的冬天,由于没有察觉到的怕心、求安逸心的干扰,没有做好三件事,被无辜绑架到看守所。到看守所后,一切不配合邪恶,对他们的问话一律不答,只给他们讲真象,绝食绝水,躺在水泥铺上背法或念正法口诀,并用一硬物往墙上刻上法轮大法好。当我在背法或念正法口诀时,我全身轻的象飘在空中一样,舒服美妙极了,我清楚是慈悲师尊在鼓励我。警察给端着鸡蛋方便面让我吃,并说你在这炼功,我们又不管你,我告诉他我没犯罪,不应在这儿,不会吃这儿的饭,这也不是炼功场所,我要回家炼。警察告诉我不吃要灌食的,我认可了旧势力的安排,说灌就灌吧,这一念之差,被加重了迫害。警察让七八个犯人抬着我出去,我坐在那里看着这些被当做枪使的犯人和警察,心里很难过,含着眼泪给他们讲真象,我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对你们都不好,我是多么的不愿看到你们在干这些事,将来的人类是美好的,将来的人都是诚实善良的,我多么的希望你们都能看到那一天啊。我看出当时他们的心都那么沉重,有的警察让给我少灌点吧,有的说按轻点(灌食时我被犯人按着),过后有个犯人给我说,你在那说的我真想哭。连续三次灌食,我用了人的办法都吐掉了,当时我想胃是我的,不能存这些东西,要把这些东西都吐出来,有时很难吐,过后一想,我自己要的我让人家往胃里灌的,还怨胃不配合好。师父说:“念一正 恶就垮”。又一次要灌食了,我想不能让他们灌了,我求师父加持给我身体演化病态,瞬间我喘着粗气,身体抽搐、脑袋空空的,狱医检查说快休克了,才忙打点滴,后来我想让他们找不到血管,不准再给我用药。他们要判我刑,那不是师父安排的路,我根本不承认,我要出去救度众生,今天一定要回家,要让他们在可耻中收场,当天我被送回家。

一天,蹲坑抓我的警察将我在半路截住,要我到公安局,我不跟他们走,他们就和公安局联系要求派人抓我。两个警察死死抓着我不放,我给他们讲你们迫害我对你不好。他们说放你走我们交不了差。我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让他们放开我,答应跟他们走,边走边想师父发表不久的经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想决不能被他们抓走,就是到公安局我也得想法跑出来。走到半路,我说要回家放自行车,他们骑摩托车跟着我往家走,一進胡同,我就看到离家门口不远外停着增援抓我的警车,旁边有好几个警察,我一直走到家门口,他们根本没看见我。当跟着我的警察和增援的警察碰头时,我已到家插上门,并坚决抵制他们的非法抓捕,使他们的阴谋未得逞。我知道都是师父在帮我。

在修炼的路上,我真正体会到时刻要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分清自我,清除后天观念,才能破除邪恶,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则,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