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劳教所恶警的疯狂:“是用火烧死还是活埋?”


【明慧网2004年11月3日】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自2000年开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该所的公安人员知法犯法,紧随江××政治流氓团伙,为了争夺迫害法轮功的“全国第一名”,对被非法关押在该所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实行了野蛮的折磨,其中近三十名狱警熏烤、土埋五名法轮功学员;并由保定、石家庄、张家口等地劳教所和洗脑班转送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2003年4月20日至23日的一个夜晚,近三十名狱警分别将五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押到野地里,分别推到正在燃烧着的五大堆火旁,火堆间相隔几十米远,每堆火旁有五六个狱警把守,还有事先挖好的土坑。恶警冲着法轮功学员吼叫:“是用火烧死呢,还是活埋?长痛不如短痛!”话音未落,就把唐山市开平女子劳教所(即河北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转来的法轮功学员杜红彩、刘艳香分别推到燃烧的火堆边。守候在土坑旁的狱警把从保定劳教所转来的法轮功学员李金玲推入土坑中,用土埋到腰部;把从唐山开平劳教所转来的法轮功学员宋桂贤用土埋到颈部,几个狱警又把她抬起来横着在火堆上烤,整个后背烧的都是泡。迫害持续到天亮,这些弟子才被押回劳教所。

2003年5月26日晚,狱警把由唐山开平劳教所转来的王春梅,弄到野地里,把毒蛇、壁虎放在她身上,然后把她按倒在地,粗木棒从腰部用力往下身滚压,再用电棍电击她的脚,致使她双腿紫肿,小腿里面化脓,脚肿得流脓水,穿不上鞋。

2003年7月得一天晚八点左右,由石家庄劳教所转至高阳劳教所得贾容娟,50来岁,被弄到二楼的酷刑室,把她的双手铐在胸前,当时她得血压是低压160,高压200。五六个狱警(其中一个是狱医王保国),同时用五根电棍在她身上乱电,有的电完后用手掐住她的脖子窒息她,有的用皮鞋碾她的脚趾尖、脚脖子处,有的用手掐、拧、抓大腿内侧。就这样从晚八点一直折磨到次日早晨近九个小时,其中共昏死过去三次,每次都是给她注射一种不明药物,醒后再接着迫害。当送回时身上没有一块好地方,人已脱相。全身到处都是血沟,后背三分之二面积都是用电棍烧糊得血洞,全身伤口奇痒难忍。

2003年8月,狱警把由唐山开平劳教所转来的法轮功学员陈雅丽的嘴掐住,不叫出气,将辣椒面放在她的鼻子处吸,绑死人床,卸膀子,杀绳,残害了两个多小时。

在2003年10月以后,吴守芝、曲小英、×景芝、一个有残疾的学员(姓名不详),分别陆续被同时用几根电棍电击,精神已失常。特别是吴守芝从2003年10月27日被6根电棍电成精神恍惚,劳教所不但不给治疗,反而说她是装的,叫吸毒犯人看管,并唆使犯人每天打骂她、电她长达两三个月之久,使一个健康、清醒的人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随处拉,神志不清、精神失常,瘦得成了皮包骨。家人向劳教所要人,劳教所不但不放,还对家属说:“放人?拿一万元钱就放!”它们害怕承担责任,于2004年2月对其家属勒索钱财后放回。该学员至今尚未恢复正常。

2004年6月4日至8月8日期间,对王桂兰等18名法轮功学员分别用电话线绑住手,固定在地上的铁镢子上(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另一头接上手摇发电机(即老式手摇电话机)的电极通电,张树梅(赤城人)、乔连英(赤城人)当场被电昏两次。

2004年4月12日,河北省枣强县男法轮功学员蔡保祝,37岁,被狱警弄到酷刑室用电棍电成脸部肿大变形,还有一位不知名的白发法轮功学员,尽管已经70多岁高龄也未能幸免。孟俊罗,女,衡水人,四次被恶警强行拖出院子迫害都未得逞,最后恶警穷凶极恶,几个狱警就在楼道里电击她,使她全身抽作一团。刘玉玲,60岁,北京人,被电击后不省人事,全身青紫,大小便失禁,数小时后送进高阳县医院抢救。还有法轮功学员李霞,被强迫她骂师父50遍,她不认就被恶警杀绳,绳被杀进肉里,用电棍电击数次,都在几十分钟以上,面部肿大变形,双手麻木。

在高阳劳教所用几根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强制野蛮灌食是经常的事。2002年11月以后,由保定、石家庄、衡水、张家口等地劳教所和洗脑班转送到该所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张家口赤城县的法轮功学员刘淑芹,因不放弃对大法的修炼,失去人性的狱警竟用电棍电她的阴道,造成其大小便失禁。从唐山开平劳教所转来的法轮功学员刘艳香被弄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房间里(其实是酷刑房,整个房间用隔音板全封闭,没有窗户,安有高音喇叭,监控器,整个房间都是污蔑法轮功的恶毒语言和漫画),恶警威逼她骂十遍师父,她不答应,就扒掉她的棉衣,按在地上,9个狱警用9根电棍同时电她。

法轮功学员宋桂贤,由唐山转来的,被灌冷水、灌大粪、灌辣椒水、灌超过正常量几十倍的食物,加不明药物。一天两次,每次用大号针管40多管。刘艳香,被用撬口器把牙撬开,再用小铁勺往嘴里捅用水泡过的馒头,嘴都被撬破流血。2003年2月,马桂英,因肠胃不适,不想吃东西,就被强制灌食迫害。恶警将单人床木板两个,用大铁丝环固定住,分别把手铐在上面,强迫她身体成蹲坐式,把双腿弯曲到后面,男狱警揪住头发,身体成十字型,4个狱警(三男一女)三个犯人,狱警拿两根电棍电嘴、手、胳膊,其他人穿皮鞋的脚踢胸部,用拳头打头、脸,致使其胸部肿起剧痛,脸、嘴、手、胳膊青紫,肿起,麻痛。就这样还要干活。

狱警叶淑仙(原中队长),经常下狠手抓、掐法轮功学员大腿内侧,掐得血肉模糊。不法狱警们还用卸膀子、强制在雪地里冻、喂蚊子、在河沟里背带水的泥沙袋、体罚站立(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的站着)等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还把女弟子的衣服扒光,打得转圈,取笑侮辱;用剪刀扎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用火烧头发,一边烧一边笑,强行一天十几个小时的超强劳动……

以上所述只是河北高阳劳教所公安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部分犯罪事实,并希望所有知情者提供更为详尽的情况,以便将来把所有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高阳劳教所部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恶人名单:
王××(原所长,直接责任者,次人因贪污已被抓捕)
×××(现任所长,直接责任者)
杨泽民(五大队大队长,所有迫害的责任与直接参与者)
李雪军(指导员,所有迫害的责任与直接参与者)
叶淑仙(原女队中队长,所有迫害的责任与直接参与者)
马莉(女办公室负责人,所有迫害的责任与直接参与者)
魏红玲(女中队长,狱医,专给注射不明药物,迫害直接参与者)
李继星(魏红玲丈夫,迫害直接参与者)
段广会(女中队长,迫害直接参与者)
胡××(所部负责人,迫害直接参与者)
赵媛(女副中队长,迫害直接参与者)
王保国(男队狱医,所有迫害参与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