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张春郁在万家劳教所受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4年11月30日】万家劳教所充满白色恐怖,到处都有监控,法轮功学员每天被迫超负荷劳动,从早6.30分到晚8、9时左右,不完成任务不准收工,回到宿舍还被逼码小凳。恶警随时折磨法轮功学员,轻则逼在烈日下训队列,重则办小集训班,戴手铐、坐铁椅,随意上大挂(反吊,脚尖着地)等等酷刑,或将学员带到僻静处大打出手。万家劳教所最近还配备3500瓦高压鸣笛电棍,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点上立即电翻于地,却只有内伤,不见外伤。

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张春郁因不背守则,曾与4名大法弟子被关小集训班,强行被反背戴手铐,扣于床下,下蹲近一天一夜,半夜蹲不住便连打带拽。恶警强迫写揭批,没能如愿。

在洗脑班,张春郁被绑坐铁椅子7天8宿,整夜不让合眼,狱警一个半小时换一次岗,如闭眼马上抓住头往后拽,一整夜不准方便。在第三次洗脑班上,五六个恶警对张春郁大打出手,致使她两次倒地昏迷,后被长时间上大挂。一次半夜时分,两名女干警轮番殴打张春郁,一名恶警手抓张春郁头发朝大铁柜猛撞,当时眼冒金花,额头撞出一鸡蛋大青包,一恶警照她后心一拳,当时张春郁就昏迷倒地、鼻口出血,狱警奸笑声中连拉带拽抓她的脸,致满脸抓痕。第二天交接班,白班狱警看到她被打得如此惨状,都吓了一跳。期间劳教所来过帮教团、检查团,劳教所为掩盖真象,不让她露面。但刚好有帮教团人员从窗口往里看,吓得够呛。

张春郁拒绝放弃信仰,被送到集训队。在集训队,几个大法弟子被送到不到十平方米的小班,又冷又潮。春节前,一57岁的大法弟子因不写“三书”,被强迫坐铁椅28天,期间不准上厕所,长达二天一宿,后期脸、脚、腿肿得化脓流水,散发腥臭味。狱警用电棍电时,将其嘴用胶布封住,不准吱声,夜晚轮番看守不准闭眼,头发用绳编成小辫系在铁椅后背,严寒期间不准随便加衣服,白天在警室上酷刑等。

集训队大排气氛更加阴森,每天为首的是男干警,可随意用刑,命令早晚必背守则,必须抄写决裂书,否则会拉出任意打骂、用刑,包括坐铁椅子、上大挂下蹲等酷刑。夜晚灯火不息,有总监控、值宿人员在室内来回走动,发现睡觉姿势不对等,立即报告狱警。

一次张春郁看经文被发现,被十来个男女恶警围住,推到女狱警宿舍,白天给大法弟子用刑专用房间,按于铁椅子上,反戴铁扣子后,两名高大男警一边一个人手里一根大电棍往脸上、嘴上、脖子上、手上、手膊上同时猛电,电棍所到之处,立即大泡、烫伤累累等。

劳教所逼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坐铁椅,随意上大挂、反挂、脚尖粘地挂与铁窗铁栏之上,叫两名邪悟者帮扒去外衣,只剩内衣,掀起内衣后背处排着电,学员的手腕多处被铁扣卡破化脓出血烂成大洞。

张春郁大腿被恶警踢成红紫色,一片片,整天整夜大字挂几次,困、迷糊一下迷糊过去,手铐卡开手背卡出血,长达七天七夜,期间实在困放铁椅子坐一夜。后期又因不背守则每天在一块地砖上下蹲、不许出砖,两脚紧贴一起,一动不许动,每晚3-7小时,种种酷刑没有改变她坚修大法之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