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改善交流效果


【明慧网2004年11月4日】大法弟子在修炼中和工作中经常需要交流、切磋。从明慧消息和文章中,我们看到有不少大陆同修对大法非常负责,把搞好当地的正法形势和修炼环境视为己任,但有时候交流效果好象并不理想,而且有时候同样的问题在同一地区、在不同地区反复出现。这里其实体现了提出问题的同修必须要修的部分,也体现了大家都必须注意的工作方法问题。

一、与别人交流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

首先,无论我们作为修炼人,看到别人的什么问题,看到问题、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整个过程,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纯净自己、修炼提高自己的过程,而不是单纯的去改变别人,象完成一项常人工作一样。那么效果不好的时候,就需要看看自己是否有不纯的心在里面,把自己造成的这部分障碍先去掉。

这方面好的例子,在这次“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 交流稿中有不少,其中有一篇《做而不求》(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18/86248.html),讲了一位青年大法弟子和母亲都修炼,两人如何从相互要求、自我保护,逐渐做到正念对待彼此的批评意见、提高上来的。还有一篇《在风雨中昂首前行(二)》(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13/86513.html),作者写道:“看到资料点同修的干事心、领导心、嫉妒心……有的同修象常人中的领导一样,有的同修在制作真象时凭自己的喜好,……。我的内心对同修产生了隔阂。我站在自己的基点上和同修交流体会,交流的效果不理想,同修根本就不接受我的观点。我在心性没有升华的情况下,说出的话没有法的威力,同修之间甚至产生了矛盾。我的心里很难过,心里对师父说,象他们那样执著自我的做法(其实,我也在执著于自我),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苦于心性无法提高,我在邪恶旧势力安排下的自己的观念编织的陷阱里徘徊。我痛下决心,在改变别人的时候,先改变自己。我用十四天的时间背了一遍《转法轮》、看同修的交流体会、向内找,……终于看到了自己固守的观念。”

这两个修炼故事都很有启发,值得所有希望改善交流效果的同修都来看一看,大家在交流中共同提高。

二、善意的体察同修的处境

其次,要善于从师父正法大局的需要出发,同时也要善意的尽量体谅、体察出现问题的同修的处境。没有这种全局的眼光和思想方法,就很难从法上看清哪些是问题、不容易判断好问题的轻重缓急;不能善意的体察同修的处境,就很难真的起到交流和切磋的作用。

出问题的学员,没有一个是故意出问题的,都是因为学法学得不好,不重视向内找,一些观念和执著长期不去、放不下自我等等,才酿成了问题。如果认识都在法上了,绝不会出现那些问题,所以我们指出问题是很重要的,但仅仅指出问题还不够,还有更深入细致的思考问题和做工作,这就更需要善意和体谅了。其实上面举的两个法会文章中的例子,也包含着这方面的因素。下面再举一个我个人的例子。

在过去几年的工作中,有两名学员因其个人的执著和强烈的自我,对大局的工作造成了损失,在一件事中就给至少十几名同修直接造成伤害,同修被抓被关被判,个别流离失所的算受影响最小的。而造成问题的学员事后也没在认识上表现出有本质的提高。对此我长期耿耿于怀,一想到这个事就心有不平,很不满;自己也知道作为修炼人,这样的心态不对,师父都不计一切众生的过往之过,就看对这次正法的态度,做错了只要能弥补回来照样一视同仁,可是自己心里还是有隔阂,而且有种放不下的感觉,因为“他们做的太成问题了、太过分了”、“等于在我们与邪恶肉搏最艰难的时候从背后给了我们几刀”。在这个具体问题上,带着这样不想积极改变自己的愿望,一晃几年过去了。最近在某个场合见到其中一同修,又想起这个问题,心想自己这样下去不行啊,可好象道理归道理,就是做不到坦然相对、不计过往之过。这天我和一位同修谈出这个问题,同修自然提到法理并讲了自己正念的认识,我都同意,因为我自己也这么认识的,但就是差一块——感情上有隔阂,还觉得不愿意放下。这时同修表示非常理解,然后简单了说了自己的一个故事,说当时自己下决心改后,一出现这种负面感觉就排斥,结果很快一切都消散了。听到此,我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差就差在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警醒,这些年把当初事发时因掺入人情而产生的隔阂当成了自己的真实感受,对这块不好的物质完全不加排斥。认识到这点,当下决定,再出现这个隔阂感,立即发正念清除,因为这不是我要的,我知道法的要求,不允许这个东西再起作用。结果再“想起来”(其实是黑手烂鬼的干扰,利用我过去的执著和糊涂把这个问题反映到我的思想中起障碍作用)马上清除,这个几年没解决的问题,当时就基本解决了,在师父的帮助下,发正念清理两三次之后,已经相当坦然了。

在与其他同修的切磋中,我也遇到类似问题。有的同修非常努力,不怕吃苦,但却思想机械,很多问题上显得比较麻木,好像坚持干活就是最大目标。创造条件交流后,发现同修相关的法理都很清楚,但认识上也差了一块——认为一旦迫害结束自己所做的大法工作也就随之结束了,所以既然自己所做的能起到反迫害讲真象的效果,那么自己能坚持做到结束那一天就足矣。当认识到自己的工作还要留给后人继续做、继续受益时,同修的思想状态立刻就变了,变得非常主动,积极做改善工作质量、改善整体配合效果的努力。反过来从中让我见证到大法的威德。

类似上述这个例子中的情况,如果只简单的说你做的不对、师父的要求不是这样的、我很着急,往往起不到作用,因为出问题的本人自己也知道不对,“就是改不了”(其实是不愿意改,因为内心深处有个“不用改”的“理由”)。善意的、耐心的、体谅的帮助对方,愿意深入内心找自己了、看到隐藏在背后的问题了,大法就能在其身上发挥出威力。当人在那个问题上愿意修的时候,大法改变起一个人的那么一点点东西,比一大炉钢水熔化一个小小木屑容易许许多多。

当然,有很多情况下,可能没条件那么面对面的谈、细致的交流,但心态和思想方法是共通的。

至于一些走过弯路的学员,更要用慈悲善念去唤起对方的正念、熔化对方的障碍。着急、指责如果作为方法,也许未尝不可,就象有的家长笑呵呵的打孩子两下、自己并不动气一样,能起到教育和加重印象的作用未尝不可;但如果是自己不理智、掺杂了执著什么自己求的东西才表现出着急和指责的,就应该马上注意修自己、先纯净自己。自己尽到了自己的努力之后,对方如何选择,是不能求的,修炼要靠自觉自愿,发自内心的自己想修才能修上去。

三、不执著别人的错误,也不执著于自己的想法和意见

有的学员的交流其实不是修炼人所说的真正意义上的交流,而是为了让别人赞同自己、肯定自己、实现自己想做的。有的学员是认定别人不对,抱着否定别人、改变别人的心去谈的,所以话里话外都在想办法否定和改变对方。从衡量修炼人的心性标准“真善忍”来看,这样的交流谈不上基本的真和诚意,没有完全为对方好的善意,更不会去考虑与体谅别人的想法,更多的是人的工作方法和思想模式,所以即便有效果也是表面的、短期的,很难达到大家从本质上提高的深层效果。

这次“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虽然时间比较仓促,但同修们还是谈出了许多正面的修炼经历和认识提高、心性提高的过程。认真阅读所有这些故事,也是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广泛切磋、整体比学比修的一次好机会。希望更多的大法同修能够找时间认真的把这些稿件读完,从中让自己的修炼受益,让我们局部的、整体的修炼环境受益,让各自所做的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工作受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