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零距离讲真象和法办江罗刘周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前几天看到网上有同修谈到在讲真象时有常人问:“在法轮功与你丈夫之间,你会选择哪个?”对此,我也遇到过。以前我会毫不犹豫的说选择‘法轮功”,现在想想也没错,但当时别人听到时会说“看看炼法轮功连家都不要了”,这样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有时也会遇到“炼功与工作”“炼功与学习”的选择。

问题出在哪呢?后来想想,就象同修说的“这是表现自己”,再往深处想,这就是表现自己——看我立场多坚定(仿佛有头可断,血可流,革命意志不可丢的架势)。考虑和处理问题不圆容、不全面。现在我可以这样说“不是说要选择哪个,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法轮功教导我们做好人,作更好的人,所以我会更热爱我的家庭,爱我的工作,而且要做得更好。”同时引申的讲一些许多同修由于炼了法轮功家庭和睦、工作成绩突出的例子。我发现这样更能讲清问题的实质和全貌,效果很好。

下面谈一下关于怎样积极营救被迫害的同修的问题。在谈论之前,我想请大家想这样一个事情:假如我自己被非法抓進监狱,被疯狂迫害,我自己会怎样面对?同时也希望走出来的同修谈谈你们当时是怎样面对的,这样可能会给现在仍被迫害的同修有个借鉴。

我曾遇到这样一位同修,有一天突然被抓進去了。开始也许是觉得无辜、冤枉,显得情绪低落,那些警察说什么他也不听,表现一种很倔强的样子,那些警察也不管(因为他们见的多了,等过几天情绪好了,他们才软硬兼施,来转化你)。后来情绪好了,但是还不听他们的,于是这些恶徒就开始迫害了,而且越演越烈,到了一种不可收拾的地步,比如:这学员采取了绝食的方式(我不反对绝食,尤其在特殊情况下我们必须绝食,这里只是引用一下说明另外一个问题)。那些警察叫他吃饭,他就是不吃,于是恶徒就说你不吃我强制你吃,他说你强制我也不吃,于是恶徒就灌食,他还是不吃,于是恶徒就采取各种方法迫害,他还是不吃,于是……

当时我一听到这件事时,我很敬佩他的精神,但后来我仔细的想了一下,他为什么会受到这么严重的迫害呢?是有漏吗?但是漏在哪儿呢?这不就是个吃饭的问题嘛,但也不只是个吃饭问题。在恶徒眼里:仿佛就是你吃饭了就是被转化了,你不吃饭,就是不转化,就要迫害你。就是相当于问你炼不炼,你说炼就迫害你,你说不炼就释放你。其实这是恶徒下的一个套,我们不管选择了吃还是不吃,都被邪恶给套住了,从而顺从了邪恶的安排。

我们如何才能否定邪恶势力的这种安排呢?换一种角度考虑,我们为什么被抓進监狱呢?我们在监狱应该怎么做呢?是坚定立场强烈对抗呢?还是逆来顺受被迫害呢?其实最关键的一点还是,我们在监狱里做好了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了吗?师父讲过“中国的监狱是邪恶势力的黑窝”,我们来到监狱就等于是和邪恶势力零距离接触,虽然不是主动来的,但既然来了,就要有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精神,如果能在这里发挥最大能力做好“三件事”彻底清除邪恶势力的黑窝不是更好吗?所以我们来到监狱不是来强烈对抗或逆来顺受,而是来讲真象、清除邪恶来了。因为他们是最不了解大法真象,而且背后邪恶最多的人,因此我们就可以采取很多方式跟他们讲真象。

另外谈一点“抗”与“容”的关系问题。抗,就是对抗;容,就是熔化、包容。还有一种叫“依”,即依附,做别人的俘虏和奴隶。从修炼上说:依,就是向邪恶转化的;抗,就是在人的层面上,掺用人的心态和方式硬性抵抗的;容,就是大法弟子按照师父的法做的,放下生死,抓紧时间更好的学法、发正念、讲真象,这是任何常人斗争的方法都无法相提并论的。这三个方法的效果用数字比值表示,就好比:依=0(学员):100(邪恶);抗=50:50;容=100:0(只是说这个意思,不可能是准确比值,因为还有因人而异的因素)。因此我们不能依,只会抗也不解决根本问题。

有人说我们没有抗啊,原则是没有抗,但有时我们的具体做法中会含有抗的成分。比如上面所说的吃不吃饭的事,虽然做到了抵制迫害,但是心态多少有流于常人被迫害的情况,那么人对常人迫害,两方面是处于同一层面的矛盾统一体中的,无论是明抗还是暗抗。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你见到那个警察叫邪恶,警察见到你叫顽固,结果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另外空间的黑手也觉得你心性不够格,从而导致迫害加剧。

我觉得“容”比较好,大法弟子怀着大善大忍的胸怀向人们讲清真象,清除邪恶,救度所有能救度的人。真好!可是也有人会问:你讲“抗”与“容”,为什么你们对常人都“容”了,而对中国政府是“抗”呢?其实我们并没有“抗”中国政府,《明慧网》所刊登的都是事实的真象,也不是抗,这一点是不可辩驳的。那么这种所说的“抗”出在哪儿呢?一方面是邪恶势力所操纵的那些人认为我们抗,那是他们的个人观点,与事实是不相符的;另一方面,我们有些个人做法上含有“抗”的成分,比如反迫害的时候带着人的争斗和仇恨心理,常人感觉到了,就认为你在争,他认为你无论对错,心态和方式都属于争。我们一方面要及时察觉自己作为修炼人的不足,另一方面要及时讲清真象,讲清我们反迫害的道理和本质,以免常人因为我们一时的不足而陷入误解。

但是,我们反迫害,并要求法办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这四个迫害的罪魁祸首和积极参与者,这不是抗。这是顺应天理、人情、国法的。

从天理角度讲,谁迫害了大法,都不可能干完就没事了,众神要让他们下地狱承受无尽的惩罚的,因为他们的罪过太大了,神容不得他们这样胡作非为、祸乱世间。

从人情讲,因为江罗刘周四个世间邪恶之徒的操作,全国打死这么多大法弟子,打伤、打残这么多人,反复抄家、巨额罚款,开除公职,让多少人失去维持生活的经济来源,倾家荡产,干下这么大的坏事,他们能说句“不干了”就一笔勾销吗?迫害停止了那些被打死的大法弟子已经永远失去人身了,不能返回世间;被迫害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大法弟子及其家属,这些年受尽了人间地狱之苦,各方面都应该得到赔偿,否则,今后人都干尽坏事,然后只要一停手就一笔勾销,那不是在人间开辟了最坏的先例吗?那不是人世间道德、人情、公义尽丧吗?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无论是执法犯法、还是故意枉法,都有宪法、法律、国际法衡量着。依法惩办犯法做恶者,正是法律在人间维护正义、维护公正的使命所在。

因此,要求法办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这是神人鬼各界众望所归,这不是大法弟子在对抗谁,而是大法弟子顺天理,清除这四个对抗天理、国法、人情的世间恶魁,为民除害,为天下这几年遭受惨痛迫害的大法弟子及其家属在人世这个层面讨还正义。这是必须要做的。当世人看清这个邪恶集团的罪恶后,他们都会认同这一点。

在迫害停止之前,虽然是邪恶就得清理,可是我们在做法上不能满足于常人反迫害的层面,否则不就是50:50了吗?我们必须要超越这场迫害的表面表现,从本质上认识问题。

从做法上看,我们放下人心,按照师父讲的三件事做好,就能从所有层面彻底清除邪恶,清除迫害。能做到做好,就是宇宙中很高的神对残余的黑手烂鬼,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因此,我想我们所面对的不只是那几个被邪恶操控的人,而是他们背后的邪恶势力。我们如何更好的清除邪恶,救度更多的众生是我们的目地。

做法有多种多样,也可以零距离讲真象。比如在大陆的同修可以直接接触政府中的官员,面对面跟他讲真象,清除他背后的黑手烂鬼。这不同于“上访”这个形式。上访是国民依法向上级机关申述冤假错案,而直接上门“讲真象”是大法弟子所必须做的“三件事”之一,基点不同。接触他们讲真象的形式可以多种多样。国外的也可以和中国的官员接触,比如大使馆人员等。一个一个的来,一个一个的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

有时我在想,为什么到这个阶段我们还在被迫害,是因为我们有些学员还不能从法上认识法,不能从法上认识大法修炼;同时,大法的真象没讲到那里,或者没有讲足、讲透,也是一个原因。

以上是我的个人理解,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