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恶自败


【明慧网2004年11月1日】2001年9月29日正是合家团圆的8月15日中秋节前夕,恶警及帮凶7~8个人闯入我家,不出示任何证件,像土匪一样到处翻,当他们发现《转法轮》时,我把书抱在胸前,但这些邪恶之徒从我胸前抢走,并把我和另外一同修同时绑架到洗脑班。

一、在洗脑班说明真象

一入这洗脑班,感觉这是邪恶黑窝,我坐在床上就发正念,并和同修商量应该怎么对付邪恶?一致认为看录像就发正念,写心得就写修炼大法身心变化的心得。

有一个镇里女干警,是新分配的大学生,找我谈话:“你签名不炼法轮功,就放你回去。”我向她讲:“修炼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去做好人,我修炼法轮功后几年没進过医院,没吃过一粒药,身体非常好,为什么不炼?世界上有几十个国家有炼法轮功的,国家都支持受到表扬,中国在7.20之前有许多人在炼,全国大街小巷都可看到,不好能有那么多人炼吗?我说你要想了解法轮功,你就静心的不带任何观念的去读一读《转法轮》。我又给她背一遍师父的《论语》,最后她说法轮功这么好,我也炼。

有一个中年男子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你们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就抓我?信仰自由你为什么抓我?按真善忍做有什么错?”

另一个镇派出所女警让我放弃法轮功,让签字,我向她讲真象,她骂大法。我说你要遭报的。就这样我因不放弃法轮功,又被关入看守所。

二、集体学法,与同修共同抵制迫害

一入看守所号房,就看到一女青年被脚镣手铐锁在靠墙的铁架子上,问明才知是大法弟子,因不报号而遭迫害,因抗议迫害正在绝食。为了更好的抵制邪恶迫害,我们共同学习师父刚发表一个月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同修因为被抓半月,没有背会此经文,我背一句她写一句,使用三厘米长的小铅笔头,在12厘米长6厘米宽的小白纸片上,在高高的灯光下写、学、背师父的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在看守所的第二天,我也与其他两位同修共同参与绝食抵制邪恶迫害。我们三位同修共同学法,背《论语》、《精進要旨》、《洪吟一》。我们还开了三位同修的小法会,我讲外面正法之势的惊心动魄,她们讲她们证实法中挂条幅、撒传单、贴标语,五次被抓的经历。我们在号房里炼功、学法、讲真象,有几个刑事犯(错案)当时就要学法轮功,我就教她们。有的说马上就要释放了,你再讲一讲法轮功,表示出去一定要炼法轮功。

因为不报号,同修被手铐脚镣锁在墙上的铁架子上。我们说:“我们不是犯人,没有犯罪,是好人,是按真善忍去做的好人,所以我们不报号。”恶警气急败坏,叫来四个犯人,把我抬出号房,我一路喊“窒息邪恶”。

三、在所长办公室讲真象

不法人员把我放到所长办公室,我心平气和的跟所长和所有在场的人讲真象,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炼法轮功的不许杀生,更不许自杀,这是有严格要求的。说我们师父敛财,可我们只花12元买了一本《转法轮》,我们花多少钱都治不好的病就好了。而一本谎言连篇的政治书就几十元,你说谁敛财?我还讲我丈夫的情况,刚刚发生没几天的事:8月8日我夫妻俩买一篮子鸡蛋驮在自行车后架上,正慢慢骑,背后开来一辆三轮摩托车,把我丈夫带走七八米摔倒在地,我看到后赶快推车过来,丈夫耳朵,口,鼻子,眼等处都出血,死过去了几分钟,我把他拖到路边还没有醒,围观的人很多,司机看没气了吓坏了,赶快拿出500元让去医院,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没事。这时司机磕头作揖让去医院,说钱不够我回家去取,我说你记住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法轮功好就行了,我不要你的钱,只赔20元鸡蛋钱就可以了。常人谁能这样做?我们炼法轮功的就能这样做。看丈夫还不醒,我就拍了拍他的嘴巴,我说我们是炼功人你是在消大业吧,他慢慢睁开眼,围观人奇怪:怎么活了?围观的人都说司机遇到好人了。我们回家,给丈夫读读《转法轮》,他睡了两个小时就觉得一切正常了。你说你遇到这事,能不感谢师父,能不炼到底吗?最后我又说:在93年健康博览会上师父获得“边缘科学進步奖”及“最受欢迎的气功师”称号。

我又讲: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一切结论在调查之后。希望你心平气和的读一读《转法轮》,你就会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学。我敢说:法轮功学员你们是抓不完的,越抓越多,因为大法太好了。所长说:那就在家炼,我们也知道好。

四、不准灌食迫害,堂堂正正闯出看守所

一大法弟子被灌食回来,满嘴是干的咸盐。我看过明慧网的材料说灌咸盐水把大法弟子灌死了,作为老学员,不能眼看着同修被灌食灌死。那天又来几个犯人拽那位大法弟子去灌食,我挡住大声喊:“不准灌食!”几个人把我推开,把大法弟子带走。我对这牢房小窗口大声喊,女管教过来踢我一脚,说:“为什么绝食?”我说:“抗议非法拘捕。”又问:“为什么喊叫?这里从没有人这样大声喊叫过。”我说:“灌食会灌死人。”

我绝食三天了,我得向所长讲清情况,我说:“我没有犯法,我不应该在这里,我不会自杀的,灌食就是迫害我,谁灌死人谁负法律责任,谁灌死我谁就遭大报应。”最后没灌我。

几个犯人、号长、管教轮番让我签字不炼法轮功,不法人员威胁不签字就劳教。我不签,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炼,不签字。”我心里一直想着它们判不了我劳教。半月过去了,号长说:“放你走了。”

这样,我堂堂正正闯出看守所。但是同修仍在牢笼,回到外面证实大法的环境中,没忘狱中同修,我每天都发正念营救狱中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