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残酷的迫害也无法改变正信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我在第一次被注射毒药时整在床上躺了两天,浑身瘫软无力,那种滋味难以形容,就象严重输液反应症状那样,寒颤、发冷、浑身缩作一团,呼吸急促,心跳得难受,神志也恍惚,真是生不如死啊……身为三级警督的C同修被注射针剂后上厕所时昏倒在地,面无血色……后来我悟到: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身体怎么能被这层物质空间的分子细胞制约呢?后来每天再注射时,药品对我就不起作用了。真是“心性多高功多高”啊!
——本文作者

* * * * * * * * *

很小的时候,我好象曾有一念想过:人为什么而生?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直到1995年8月有一天,无意中看到了《法轮功》修订本这本书,才有了一种终于找到了的感觉。知道了人为什么会有苦有难,为什么会疾病缠身,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就是那时起,我开始走入修炼。

那时我正身患甲亢在家休养。曾住过院,用了四个月的药也未治愈。由每月抽一次血到后来一星期抽一次,很痛苦,已对治疗丧失信心。另外,多年的颈椎病(椎管狭窄,椎间盘突出)也是用尽各种中西医治疗方法也无明显效果。对医疗不抱任何幻想的我从修炼的第一天起,停用了所有治疗药品。每天坚持炼功,并按书上师父所要求的“真善忍”的标准努力做人。随着思想境界的提高,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各种家务都能干了,也能带孩子满处去玩了,晚上睡觉也不用抱着枕头来回翻个了(得颈椎病的几年来,从未睡过一宿好觉),终于体会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

随着学法的深入,做人的境界越来越高,明白了得与失的关系,真的不会以医谋私了,不会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了。不会拿着公家的东西讨别人喜欢了。包括医院的一个棉球、一块纱布我都很看重。因此很多人不理解,甚至得罪了最要好的朋友。这就是修炼人与常人的区别。因为修炼要重德。“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转法轮》)。就象师父说的,只有“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

这几年来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有目共睹。我们走的是一条最正的路。后来受迫害时科主任对院领导说了一句公道话,我管账他最放心,一分钱也差不了。(当时我曾在门诊兼管财务)如果不是修炼人,有些事是很难把握的。

别的不说,几年来的医药费不知省了多少。“医疗本”没动过,里面有多少钱不知道。孩子有病都是花现金到药店买药。有的人说我傻,难道国家多一些这样的“傻子”不好吗?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呀。我们没有名利的奢望,只知道做人要重德,要做到象师父要求的那样“无私无我,先他后我”。

然而就是一群这样的普普通通、安分守己的炼功群众,却从1999年7月起受到了史无前例的打压,经历了常人难以忍受的各种魔难。我和A同修曾先后5次被非法拘禁到医院的地下室里。最长一次达4个月之久,院领导指示:“不要有同情心,要把她们仇恨起来。”你能想象到当时那内心的感受吗?我们究竟做了什么?信仰和言论不都是人的自由吗?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呀!谁在犯法?

在地下室拘禁的前15天,被医院强迫進行劳动改造,由中层干部监管拔了全院各个角落的杂草,有的地方竟有一人多高,大概这是平生干过的最累的活。烈日当头,全院的人趴在窗户口看着小A我俩,那心里的滋味啊……为什么?这是谁之错?那时我记住了师父教的,修炼人就得能吃苦中之苦,有大忍之心。也想起了老师曾讲过的韩信忍受胯下之辱的事。“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的忍过来了。

15天后,我们被反锁在一间阴暗、潮湿、屋顶漏水的地下室里。每天早上7点左右到晚9、10点钟。屋里两只方凳和一张写字台,小A我俩每天面对而坐近14个小时。那种难耐的寂寞呀,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呀,都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基于“真善忍”的力量,我们走过来了。

后来,不法之徒把我俩骗到会议室请精神病专家和心理医生作鉴定。问了一些不可思议的话,被我识破,我说“我没有精神障碍也没有心理障碍,希望你们公正!”可哪里有公正啊!第二天,党委副书记打开反锁的门,对我俩说:“你俩被诊断为精神障碍。”最近,我得知他的姑爷(也在我院工作)真的得了精神障碍。这难道不是现世报应吗?就象师父说的:“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干的什么都等于是对它们自己干的,因为将来它们都得同样的加倍偿还。”(《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这是真理啊!难道一个人只是因为有了自己的信仰,不受外来左右说了真心话,就该被视为异类而被任意打压,甚至虐杀,被剥夺正常人拥有的一切权利、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吗?

因为我们学炼法轮功,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其中,最有发言权,而媒体的各种宣传都是谎言。我们觉得站在良心及道义上有责任讲清真象,澄清事实,所以才出现了后来那么多人的依法上访。可万没想到心里的话没说出口,却反被捏造了上访滋事的罪名。2000年10月26日我正上班,同修小A在家做饭,上午11:30左右被分别骗到保卫科办公室问话后,带到地下室呆了一宿。第二天由保卫科念了拘留证。虽我俩提出抗议并拒绝签字,但无济于事,还是被戴上手铐强行绑架至第一看守所。院领导就是这样为了保住乌纱帽,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可以不讲任何法律”的授权下,违法犯罪,伤天害理。

在看守所的日子里更是受尽了种种酷刑折磨,所里和刑事犯一起制定对“法轮功”的整治措施,并以立功减刑为诱饵唆使刑事犯任意打骂大法弟子。并且学员之间说话都受限制。面对不公正待遇,我们怀着大善大忍的精神默默的承受着。

看守所脚镣都是给死刑犯戴的,在那里我们也被戴上了,由于人多不够用,我和一位T大姐戴铐在一起,夜里还要一起值班,可想而知行动的不便。并先后坐了两次铁椅子,手脚固定后几个日夜下来肿得惨不忍睹。心软的刑事犯看了偷着流泪,连上厕所的权利都被剥夺,我说那是人最基本的权利,而刘恶警却说:“你没有人权。”凡此种种在看守所可用的一切酷刑都给大法弟子用上了,就连老太太都不能幸免。第一次我带的手铐是被砸坏取下的,第二次是背铐,由于手臂短用力大,手铐的卡齿陷進肉里,双手眼看由红变黑,抖个不停,疼得全身湿透。王恶警 害怕了想打开时已打不开了,却还气急败坏的骂着:“别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你是撞着了南墙也不回头,我们还得给你下跪。”(只好跪在炕上给我开)要知道它们是在犯罪啊。我想:你怎能不跪。后来只好请来男警李某,叫我忍着点,拧了半天才打开了,之后两手指麻了好些时日才恢复知觉。

为反对看守所的進一步迫害,我先后多次绝食共计48天,并三次被送往安康医院精神病戒毒所。在那里不是被治疗而是受到更严重的迫害。第一次9个日夜没進食水的8个人送去后,被强行命擦楼梯及扶手(从这一点上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不修炼的人未進食水9个日夜能有如此状态吗?)后被吸毒的几个大小伙子摁倒强行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毒药,之后五花大绑在床上输一瓶液体,而且每天还不知要被在外面铁栅栏上吊几次,T大姐曾被吊得昏死过去,小便失禁……我在第一次被注射毒药时整在床上躺了两天,浑身瘫软无力,那种滋味难以形容,就象严重输液反应症状那样,寒颤、发冷、浑身缩作一团,呼吸急促,心跳得难受,神志也恍惚,真是生不如死啊……身为三级警督的C同修被注射针剂后上厕所时昏倒在地,面无血色……后来我悟到: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身体怎么能被这层物质空间的分子细胞制约呢?后来每天再注射时,药品对我就不起作用了。真是“心性多高功多高”啊!“谁悟谁得”。

一次保安用大皮鞋运足了劲一脚把我踢出几米远,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麻了半边脸,可能眼睑睫膜受损,眼酸得很难受,止不住的流泪。如果当时悟到金钟罩、铁布衫、击打和抗击打的功能,结果就不会是那样了。还有一次,两个主任及几个吸毒人员将我单独弄到一间大空病室進行电休克迫害。把两个黑黑的圆圆的电极头放在两边太阳穴上持续通电(给精神病及吸毒人员用30毫安电流,嘴上说着:“给她用40毫安。”)闭着眼睛就能看到两个太阳穴之间发出的一串串蓝绿色弧光,非常恐怖,那种滋味无法形容。那时我心里默念着老师的名字及讲法时嘱咐我们在以后经历的魔难中,如果感到不行或难忍时记住“难行能行,难忍能忍。”不知过了多久,它们电得自己害怕了,看我没动静,听听心脏,数数脉搏才住了手。对师父及大法的正信使我闯过了这一关。

安康医院的多数医护人员被江XX训练成了丧失人性的魔鬼,它们对大法弟子用尽一切手段進行折磨,就连晚上睡觉也是经常双手铐在床头或用布带固定在床上,还对绝食者進行野蛮灌食。记得一次,一个外地的它们称之为“宇宙”的一个大法弟子,由于胃管下不進去,女主任气急败坏左右开弓用劲了力气,打了她无数个耳光,然后把胃管强行插入,并不停的上下来回抽动,之后我们看到“宇宙”吐出的唾液变成了红色,大概食道及胃黏膜已严重受损。之后那个女主任又把“宇宙”弄到另一间病室,把别人轰了出去。在走廊里我们听到了持续的噼噼啪啪的令人心寒的电棒电击声,还有魔鬼般的叫骂声。很久之后我们進屋时,看到“宇宙”惨不忍睹的躺在床上,脸上到处布满了大大小小一串串的水泡,脸肿得变了形,身上也布满了电击的伤痕……自始至终“宇宙”也没有配合邪恶,她那颗对大法坚定的心令人震撼,令邪恶胆寒。后来那个女主任叫嚣说:“就是让她吃也不会吃了。”几天的折磨,它们认为“宇宙”已不再会吞咽食物,就一脚踢开,令看守所接人。这哪里是治病救人,分明是虐杀……正是因为江泽民对大法弟子“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问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指令导致了这场腥风血雨的镇压,这难道是人权最好时期吗?

这五年来,面对如此疯狂的打压,大法弟子没有以恶制恶,始终遵循着“真善忍”的原则,默默的忍受着,用大善大忍的胸怀感染着身边的每个人,以至于后来的吸毒人员及刑事犯们纷纷学起了法轮功,学起了师父教我们如何做人的道理,把大法弟子当成最可信赖的人。就连杀人犯小D也发自内心的忏悔“要是早学了法轮功,就不会去杀人了”。只有小学文化的她渐渐会背了《论语》、《洪吟》及很多经文……后来面对死亡,她非常坦然,行刑前在窗口最后看了我一眼,挥挥手说:“大姐,你要多保重啊!”那一幕真是难忘……

我们只是想拥有自己的信仰,那是宪法赋予的权利,我们只是想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我们只是想做一个利国利民的道德高尚的人,对政治及权力不感兴趣。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的妒忌,强奸民意,以权代法,制造了举世震惊的这场骗局,使上亿修炼人蒙冤。多少人一夜之间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多少人流离失所,没了消息,多少人被开除公职、党籍、学籍,多少人被投入了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整个中华民族蒙受磨难,亲朋好友、单位因此受到株连,人们违心的表态,违心的执行着各种命令,违心的践踏着法律……这是民族的浩劫,世界的灾难,是对人性的扭曲。

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真善忍”的法理已经深入人心,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尽管邪恶用尽一切手段封锁信息,这场迫害已被世人公认,大法弟子用纯正的行为破除着各种欺世谎言,救度着被蒙蔽的世人,当邪恶被曝光、谎言被揭穿后,明白了真象的人们还会助纣为虐吗?自古以来善恶有报是天理呀!天灾人祸的警示,活生生的见证,使越来越多的人觉醒了,开始反思这场迫害,并以各种方式予以抵制。江泽民终将受到法办,成为历史的罪人,人类的罪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