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团滥用精神病院 法轮功学员受摧残致死致疯

【明慧网2004年6月17日】(明慧记者林展翔报道)2002年7月,世界精神病协会(WPA)发表了长达300页的报告,报告中列举了具体的事例说明中国存在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的问题,并说被中国当局关押進精神病院的不但有持不同政见者,而且有法轮功学员。2002年8月,人权观察与日内瓦精神病治疗委员会共同发表了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详细报告,也明确指出中国把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诊断为精神病,不符合国际精神病诊断的标准。

近五年来,滥用“精神病治疗”是迫害法轮功的众多酷刑之一。在江泽民针对法轮功学员“死了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下,参与迫害的医生和警察在“上边”的高压下,为了保护饭碗或者为了捞取升官发财的资本,昧着良心,滥用“精神病治疗”摧残法轮功学员。

在许多劳教所、教养院(或所属的医院、卫生所)里,不法医生或警察偷偷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饮食中加入损害身体或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或强行给身心健康的学员注射或灌食大量破坏神经的不明药物。不法之徒还把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精神病院里,强行注射或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有的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有的部分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有的导致内脏功能严重损害;有的被迫害致疯;有的由于药物发作很快死亡。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不法之徒们完全知道一些药物的致命后果,害怕受害者死在劳教所或精神病院里,为了逃避责任,把一些受到严重摧残的学员放回家,有的由于身心衰竭而死,有的在神志不清、精神错乱后甚至做出危害自己或他人的举动。

今年五月初,国际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中国精神卫生观察”对江氏集团利用“精神病治疗”迫害精神正常法轮功修炼者的情况進行了联合追踪调查,结果显示,在近五年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遍布中国23个省市自治区,至少有上百所省、市、县、区精神病院参与了迫害。从案例的数量及分布范围看,对法轮功学员的滥用精神药物的迫害,是一个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系统实施的政策。目前已知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進精神病院、戒毒所,许多人被强迫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并遭受长时间捆绑、电击等酷刑,至少15人被迫害致死。

由于篇幅限制,下面仅列举明慧网从今年四月份到六月中旬报道出来的部分案例,以前的案例请看本文后面的资料。

* 山东省平度市张付珍被注射毒针致死

张付珍,女,约38岁,原山东省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她于2000年11月份進京讲法轮功真象,在被公安送回的路上跳车时臀部摔伤,经平度市人民医院检查无生命危险。在医院治疗期间,她头脑清醒,还起来打坐炼功,结果被公安强行按倒绑在床上。公安强行把张付珍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折磨、侮辱她;成大字形绑在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尔后,公安强行给她打了一种毒针,不知什么名,打上后,张付珍痛苦的就象疯了一样。直到她在床上痛苦的挣扎着死去。整个过程“610”的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

* 强行灌食及不明针剂导致黑龙江鞠亚军死亡

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普通农民鞠亚军,身体非常健康,平日为人忠厚,老实,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只因他坚信“真、善、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他因抗议非法劳教而绝食,大约在2001年10月21日下午,他被抬進长林子监狱卫生院强行灌食,灌食期间被注射不明药物。回来后,他就抬不起头来,处于神智不清状态,嘴张得很大,大口大口地喘气,几乎不能说话,用手不停的指着手臂说:“打针了,打针了……” 劳教所为推卸责任,2001年10月24日送其回家,回家后全家人不顾一切,全力抢救,从阿城市医院,连夜转送哈尔滨市医大二院,36个小时不停的抢救,因医治无效,鞠亚军于2001年10月26日早4点18分含冤离开了人世,年仅33岁,抛下7旬的老父和年幼的孩子。

* 海南省文昌市史月琴被迫害致死真象

史月琴,女,海南省文昌市人,三十多岁,原海南省粮食局职工。她多次到省政府上访讲真话,被非法关押,公安也多次非法去她家抄家,还把她抓到公安局连续审讯三天三夜,拳打脚踢,钢筋打,单手吊。史月琴虽然被打得遍体伤痕还是说法轮大法好。公安后来把她非法关押在秀英第一看守所,直到2000年元旦才放回来。于是史月琴上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抓后,被非法关押几个月后又放出来。不久,史月琴第二次上北京,被抓后,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段时间后被送到海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不久她又被送到了海南省精神病医院──安宁医院。她在安宁医院被作为精神病强行所谓“治疗”了一个多月后,医院终于打电话给劳教所,叫劳教所来接人,付医疗费。劳教所没有去医院接人,而是让安宁医院打电话叫史月琴的姐姐去接,并由史月琴的姐姐付了3800多元钱。(准确数字不详)。由于她被海南省精神病院注射了大量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回家后表现出行为有些失常,并终于在2003年3月6日早上跳楼身亡。

* 遭精神病院药物摧残 河北衡水教师王冬梅神志不清落水而亡

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某镇教师王冬梅,女,三十多岁。于2001年在当地市洗脑班被强制洗脑迫害后又被送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非法劳教。在劳教所期间,她受尽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例如:上绳、电棍电、不让睡觉、长期隔离。警察利用各种手段都不能逼迫她背叛信仰,就把她转送精神病院,继续使用药物摧残。她被保外就医接回家后,人们看到王冬梅精神恍惚,行动迟缓,说话反应迟钝,痴呆,很多事情已不能想起,记忆力减退。问她怎么被送精神病院的,她慢吞吞的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问她在医院干什么,她慢吞吞的回答:吃药、打针;问她是否被强制吃药、打针,她说:是。她的两臂还有被上绳时的伤疤,呈黑紫色的一道道痕迹。王冬梅因被药物摧残得神志不清,于2004年3月12日落入水塘丧生。

* “周满秀杀人案”背后的实情

2004年5月15日晚6点30分左右,湖南怀化电视台“新闻夜班车”播放“周满秀杀人案”,这是江氏迫害法轮功的又一起利用媒体栽赃陷害,向社会、民众進行误导欺骗,煽动仇恨的事件。周满秀的真实情况如下。

周满秀,女45岁左右,怀化市中方县接龙乡人。1999年2月她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变化巨大。她虽然生活困难,却乐意帮助他人,与人为善。2000年9月,她在辰溪县讲法轮功真象时,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而再次被抓。2001年11 月,她被非法判劳教。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对周满秀進行高压棒电头、关铁笼子、吊铐等酷刑迫害,并对她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这样的迫害达近两年之久,周满秀最终被逼疯、精神失常。

据知情者说:2003年4月的一天,周满秀在夹控她的犯人不注意时上吊自杀(用布条绑在高低床的上部铁栏杆上,跪着上吊),因及时发现,幸免遇难。她常痴呆呆的见人就问:“是爸爸好还是妈妈好?”且经常不睡觉,半夜里坐起来望着窗外发呆。7大队管教谭××声称:周满秀已被转化,放弃修炼,不炼了。由于周满秀已经被逼疯了,她才于2004年4月17日被释放。回家后,她精神状况一直不好,她丈夫说:“去劳教所之前,周满秀不是这样的。”事发前,周满秀症状加重,5月15日,周满秀在神志不清醒的状态下用刀砍伤邻居一女青年。

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里,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冬眠灵”的法轮功学员有:喻颖祝、杨有源、夏婷、陈楚君,还有怀化辰溪县年轻女裁缝刘六妹在那里被迫害致疯。

* 辽宁苏菊珍被药物摧残致疯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古城苏菊珍,女,40多岁,曾以美容美发为生。修炼法轮功前有严重的心脏病、胃病、胆道蛔虫、胰腺炎等疾病,小腿经常浮肿。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多年的疾病全部消失,连皮肤也变的光滑润泽了。她按照修炼人的要求,事事为别人着想,屈己待人。她自己非常朴素,但在帮助他人上却毫不吝惜,曾多次被评为“先進个体户”。苏菊珍多次资助贫困学生,还经常带着生活用品和米面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自己掏钱修补当地的西河桥。因为她的无私,她家被葫芦岛市评为“十大先進家庭”。

1999年7月,苏菊珍为了给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進京上访,途中被截回家。8月,她再次進京上访,之后被抓至绥中看守所,身上携带的2000元钱被不法警察抢走。1999年10月31日,苏菊珍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之后又被转到张士教养院、少管所、龙山教养院、沈新教养院、大北监狱等法西斯集中营迫害。在这期间,她遭到多种酷刑折磨。有一次马三家警察邱萍等人把苏菊珍拉到沈阳的某医院精神病治疗处,又给开了几瓶治疗精神病的药,天天有专人强制她服用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不久,她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2002 年春节,苏菊珍的家人接到教养院通知接她回家,被告知拿1500元付“医药费”(即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的费用)。当时苏菊珍是由几个人架着走出教养院大门的,四肢已无活动能力,两眼目光呆滞,面部毫无表情。她回家后二十二天才能進食。家人后来无意中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

苏菊珍现在仍不能正常思维、讲话。如今她与体弱的老伴终日默坐于家中,生活仍都需别人照应,小女儿年纪尚小,家中的生活来源仅依靠大女儿经营的小店。苏的父亲由于伤心过度双眼接连失明,苏的母亲每日伤心叹息,二位老人在无望的期盼与悲伤中苦度终日。即便如此,绥中不法官员和警察仍多次骚扰这家人,2002年10月的一天,不法警察翻墙而入绑架苏菊珍的大女儿,把她从被窝中强行抬出家门,一家人哭成一片,而妈妈苏菊珍则面无表情,毫无反应。

* 安徽副教授吴晓华、区教委干部李纪娟被精神病药物致残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优秀教师吴晓华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优秀教师吴晓华因坚持修炼经历了强制洗脑、打骂、戴镣、灌食、关小号、用擦厕所的抹布及带污血的卫生巾堵嘴、强迫服用精神病治疗药物、绑在床上电击等许多毫无人性的残酷折磨。吴晓华在精神病院被强迫打针、吃药、通电、电击,吃药打针后,出现昏睡,意识麻木,坐、立、卧不安,头昏、剧烈呕吐,月经失调,大脑思维出现空白现象,记忆减退,视力间隙性模糊,短距离看不清人、物,听力明显下降。身体非常虚弱,有时一天昏倒三、四次。

李纪娟是阜阳市颍泉区教委中教科的干部。她从小身体就孱弱,成家有了孩子后身体更是每况愈下,最后十几天不解一次大便,走几步就心跳、气喘,失眠、烦躁。到处投医,不见缓解。修炼法轮大法后使她绝处逢生。所以她逢人便说:修大法吧,法轮大法好啊!说真话却遭来无端迫害,她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药物摧残下她连续发烧,频繁呕吐,转胺酶指数高得惊人,她丧失了对事物的正常反应能力,整日整夜睡不着觉,每天神情恍惚、心烦意乱,象万蚁噬心、痛不欲生。

[注]:2004年4月之前报道的部分案例,请看下列报道:
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国际社会持续密切关注(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71368.html
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国际社会持续密切关注(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71369.html
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国际社会持续密切关注(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3/71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