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讲真象体会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

尊敬的师父好!全世界大法弟子们好!

我是2002年初得法的。得法前,我患关节炎、慢性咽炎、偏头痛、坐骨神经痛、腰骨质增生、牙痛,还特别容易感冒上火,一上火就导致口、鼻生疮。我常年与各种药打交道。

我看着兄弟姐妹都炼法轮功,他们的身体都比修炼前好了许多,而且都是修炼后没服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以前的好多种疾病都好了。我对法轮功产生了兴趣。尽管当时政府还利用宣传媒体,不时的造谣,编造一些谎言污蔑大法,为了治病,我还是走進了大法。可能是缘份吧,我只读完一遍《转法轮》,师父法身就给我下了法轮。我非常高兴。每当我学法或听看师父的讲法时,都感到师父为我净化身体。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我上述的各种病都不治而愈了。

2002年上半年,正是大法弟子到处讲清真象、发资料之际,但由于自己存在着严重的怕心和一种错误认识,即:自己不属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记得在我得法之前,师父在一次讲法中所讲的大意是:如果现在有新学员得法,他就是未来修炼人的精英或骨干。我抱着这样一种错误认识,只管自己学法炼功,不与当地同修接触。我居住的乡镇除自家人外,基本很少人知道我炼法轮功。师父的新讲法、新经文及大法宣传资料,也都是从潍坊和邻镇传来。我看后就存在家里,也不敢向外发。真象资料和真象影碟在家存在了一大堆。

直到2003年,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下来后,有学员问:是不是2002年以内得法的,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我没这么说,因为那些好的,不是每一个时期都有進来的吗?其实还有要進没進来的,当然也有掉下去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以前的认识是错误的,只要好好修,主动证实法讲真象,虽然得法晚,自己也属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接着,我又学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学法后,我深感到不做维护大法的事,就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

对法的理解提高后,我就开始发家中存留的真象资料和每次同修送来的新资料,也开始讲真象。开始只对熟人,自己认为与自己不错的人讲,而且是带着很大的怕心讲,所以效果不理想。我向内找,分析原因:自己讲真象时不是抱着救度众生的慈悲心去讲,而是抱着不做大法的事,怕不能圆满的私心去讲的。抱着求圆满,本身就是为私为己的,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相比之下,我的修炼不是与过去的修炼人一样了吗?不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吗?

找到了问题的根源,我再去讲真象时,效果就大不一样了,对方也爱听了,自己讲起来也顺利了,发资料时也大胆了。原先我只是在晚上没人时发,之后,在集上、在路上,甚至在参加婚宴时都可以发,可以讲。对于发正念,我是比较重视的,我认识到:清除邪恶因素也是救度众生的一个主要方面。我基本上做到了长期坚持一天四次正点发正念,遇到邪恶干扰就加大力度延长发正念时间。在讲真象中,有人想得法,我就尽最大努力请同修帮助请到大法书。改字的经文下来后,我积极行动,改完自己的书后,还能主动帮助年龄大没有文化的同修改。另一方面,通过修炼,我对钱财看淡了。修炼前,我只知道拼命的挣钱,把钱看得很重。修炼后,自己明白了钱财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只有修炼的功才是最珍贵的,他随着人的元神走,生带来,死带去。所以,我宁愿少挣一些钱,尽量多抽出一些时间学法、炼功,讲真象与同修共同交流与提高。

回想自己两年多的修炼过程,虽然心性有了一定的提高,也做了些证实法的事情,但与那些修得好的同修相比,可以说,还有很大差距,甚至很近的人,很多都未能讲到。分析起来,主要根源还是人的各种执著,如:求安逸心,怕碰钉子,丢面子等执著放不下,归根结底就是法学得不好,慈悲心不够。

师父在“读《疾风劲草》”中讲“生在苦难中,挣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今后我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抓紧正法的最后时期,做好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错误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